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7.第157章 目的不纯
    看着宫佑熠冷静的面色,深邃的瞳孔,苏陌凉的心越发沉了下来。

    她敢肯定,此人目的不纯,寻找药材八成是个幌子。

    只是,南隋国到底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竟然让他想调动皇帝的兵力帮忙寻找。

    想到这儿,苏陌凉注视着他的目光升起一抹警惕和戒备。

    宫右熠也察觉出了异常,微微抬眸,正好对上苏陌凉的双眸,深邃黝黑的瞳孔瞬间划过一道暗芒,快得让人无法察觉。

    苏陌凉见他发现了自己的视线,倒是坦然一笑,似乎并没有什么心眼,只是单纯的欣赏。

    令人惊讶的是,那个冷静淡漠的宫右熠竟然也罕见的勾起唇角,回她一个温和的笑容,看不出任何端倪。

    只是这笑,落入苏陌凉眸底,却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此时,皇上听到宫右熠找他帮忙,好似受宠若惊,连忙应下:“七皇子说的哪里话,能帮七皇子分忧,也算南隋国的福气。”

    看着他热情答应,宫右熠则是微微点头:“那就有劳皇上了。”

    “哈哈,朕即日吩咐下去,倾尽所能,定为七皇子寻到药材。”皇上捋着胡子爽快的笑起来。

    都知道,七皇子有望成为苍元国未来的君主,若是能和他交好,那南隋国以后的处境也会有所改善。

    苏陌凉听到这里,自然明白皇帝的心思,此刻敛起视线,举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酒水如喉,微辣呛口,跟着肚里的坏水一起翻腾起来。

    看来,要想得到那颗八阶兽核,她必须有所行动了——

    ——————

    这次宫宴,临近深夜才结束。

    大伙儿似乎都想与七皇子亲近亲近,离席的少,留下的多,这一拖就拖到了深夜。

    笙歌燕舞,丝竹之声飘荡在皇宫上空,让人深陷这喜庆的氛围中。

    直到苏陌凉从大殿里走出来,耳边还萦绕着歌声,久久挥之不去。

    目睹苏陌凉和南清绝离开,宫右熠身旁的卫勇,忍不住凑上前,低语问道:“主子,要不要干掉那个王妃?”

    他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女人洗刷了,心头那口气始终没消,忍不住朝着宫右熠开口建议。

    宫右熠视线凝视着苏陌凉离开的方向,墨黑的眸子跃上几分难以言喻的冷芒,红唇微动,哼道:“干掉她?你只怕还没动手,就被她干掉了。”

    卫勇闻言大惊。

    主子一向高高在上,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更没有说过这样涨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来。

    没想到——

    “主子,她真有那么厉害?”卫勇怎么也不相信,衰败落后的南隋国也会有让主子忌惮的人物。

    宫右熠垂下眼睑,摇晃着杯里的酒水,眸子晶亮清澈,泛着迷人的色泽。

    “她不厉害,但她身边那个瘸子却不容小觑。”

    “嗯,那个瘸子的确有些厉害,连属下的灵力都敢接下,八成也是个高级天灵师。”卫勇心有余悸的点点头。

    宫右熠笑了,如一朵雪莲绽放,带着清新优雅的美感:“呵呵,怕是没那么简单,就连本宫都看不透他的实力,想来在本宫之上。”

    卫勇一听这话,吓得双腿一软,差点摔下去。

    在他主子之上,那是何等恐怖的天赋!!!

    “以后小心那两人。”宫右熠见卫勇知道厉害,只是冷冷提醒一声,便不再多言。

    卫勇闻言,骇然的连连点头。

    此刻已经后怕得出了一身冷汗。

    他实在没想到今天竟是招惹了这样的狠角色。

    苏陌凉和南清绝走后没多久,宫右熠也以身体疲乏为由跟皇上请辞。

    皇上早已为他们安排了宫殿落脚,这时候直接吩咐贴身太监为其引路。

    宫右熠和卫勇等人便在皇帝周到的安排下,离开众人视线,歇在了甘泉宫。

    回到王府的苏陌凉,很快就钻进了流华殿。

    安嬷嬷见她回来得晚,一路操心的紧跟着伺候。

    “安嬷嬷,明日你传信让血战团王锋来见我。别让人发现行踪。”

    安嬷嬷伺候着苏陌凉脱了外套,听她声音有些凝重,心头一震,严肃的点点头:“是,老奴知道了。”

    “好了,我要休息了,你先出去吧。”苏陌凉走到床榻边,冲着安嬷嬷挥挥手。

    安嬷嬷本就话不多,见此默默退了出去,顺手为她带上房门。

    见她离开,苏陌凉顿时将神鼎空间里的玄炎银蛇唤了出来。

    “你现在立刻去宁溪森林和南源森林,寻找凝火草,想来,七皇子要找的东西应该在凝火草的附近,若是发现有任何可疑的地方,立马回来通知我。”苏陌凉严肃吩咐。

    这两个森林都非常普通,还没有栖霞山来得凶险,可是,宫佑熠却冲着它们而来,苏陌凉敢肯定其中大有文章。

    玄炎银蛇点点头,蠕动着小身子,很快就从窗户爬了出去,悄无声息的隐在了夜色中。

    这时候,苏陌凉也静下心来,打坐将邪血鼎放了出来。

    “真君老人,现在我达到大丹师,应该可以炼制魂牌了吧?”她内心传音询问道。

    “嗯,可以了,只是这魂牌有些复杂,不比丹药,估计会耗费一些时间。”

    苏陌凉微微点头:“我知道,就算再复杂我也要一试。”

    魂牌顾名思义,就是注入了灵魂的令牌,这种令牌相当于一个通讯工具,可以互相传递信息,感应对方的位置,只要不在阵法和特殊环境内,都是可以使用的。

    如今,苏陌凉已经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势力血战团,但却不能保证他们一直都能跟在自己身边,所以她迫切的需要魂牌来联系彼此。

    而魂牌的要求,是必须达到大丹师,灵力达到初级天灵师,因为灵魂力,不比精神力,它需要同时满足两个条件,才能炼制出魂牌。

    所以,莫家那次困杀,不但让她晋级到天灵师,还给了她炼制魂牌的机会,苏陌凉是心存感激的。

    想到这儿,她也不耽搁,直接朝邪血鼎投入精神力,燃起银色火苗,随后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黑色铁牌,丢入了丹炉内。

    这是她第一次尝试丹药以外的东西,还是靠着灵魂力生成的东西,所以,她非常谨慎,不敢有一丁点的粗心大意。

    煎熬了一个时辰,苏陌凉的额头渐渐的起了一层细汗,银色火苗在她双手熟稔的操控下犹如一条银龙,在丹炉口环绕腾飞,散发着美丽迷人的银芒。

    可是,此时的她却没有心思去欣赏它的美,因为炉底的黑铁一直都没有反应,说明她的灵魂力并没有拓印成功。

    想到这儿,苏陌凉有些着急,手上输送的精神力更是翻倍增加,让她有些承受不住这样大的消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