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9.第159章 生来就是极阴体
    走入侧殿,映入眼帘的是雾蒙蒙的热气。

    苏陌凉还没看到南清绝的人,便是先听到了他的声。

    “你专挑着本王洗浴的时候进来,难不成又想跟本王鸳鸯戏水?”一道冰冷却含着戏谑的声音,从侧殿深处传来。

    就在这时,苏陌凉张望的视线忽然瞄到了屏风后南清绝若隐若现的**。

    这一幕,霎时让她脚步一顿。

    这货居然真的在洗澡!

    “你真是奇怪,怎么随时都在洗澡,都不分白天黑夜的!”苏陌凉纳闷的哼了一声,便是快步转身走出了侧殿。

    嘴巴虽然骂骂咧咧的,可是面颊还是有些滚烫。

    钟管家看着苏陌凉彻底离开了,才赶紧跑进了侧殿,疾步来到南清绝跟前。

    “王爷,你怎么样了,还能撑住吗?”管家满脸焦色,却又无能为力,满脸的褶皱说不出的操心。

    南清绝虚弱的呼出一口气,淡淡道:“没事儿,不用担心。”

    管家看着他惨白的面色,额头不一会儿又是冒出豆大的汗珠,心疼得不得了:“王爷,你这身体万万不能动用灵力,你怎么就是不听呢,上一次你把人魂给了王妃,差点要了你的命,这一次又给王妃输入灵力疗伤,你这么折腾自己,奴才看在眼里,心痛啊!”

    说着,钟管家便是已经哭了起来,一大把年纪这样哭着,想来也是伤心到了极点。

    “好了,别说了,再给本王打些热水来。”南清绝只觉得寒冷入骨,浑身上下像是针扎般难受。

    钟管家抹着泪,哽咽的点头,随后快步走了出去。

    南清绝看他走了,那噎在喉咙处的鲜血才再也包不住的喷了出来。

    他这身体的寒病从出生开始就有,找遍了所有大夫都没有用。

    其他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南清绝最为清楚,这寒病是随着极阴体降生的。

    只要拥有极阴体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缺陷,有病痛。

    他那双废腿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过,他凭着前世的力量将这极阴体修炼到今天这种地步,已经非常不错了。

    但是要想克服极阴体的缺陷,重新恢复以前的实力,怕是难如登天啊。

    想到以前,南清绝满腹愁绪。

    不知道那个地方怎样了?

    猜也知道,他的离开,肯定给那个地方造成了不小的动荡。

    想到这儿,南清绝面色更加难堪。

    当钟管家端着热水进来时,看到清水变成了血水,更是吓得慌了手脚:“王爷,你吐血了?这可如何是好啊,以前你每年发作两次,都没有吐过血,可现在才半年时间就接连发作两次,还吐了血。老奴怕——老奴怕——”

    发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已经让钟管家彻底慌神了。

    “不用担心,本王还没那么容易死!”那个地方还需要他回去主持大局,他怎么可能让自己死。

    “可是——可是——”

    “好了,没有可是,本王发病的事情不要告诉王妃,不然,你知道后果。”南清绝冷声警告。

    钟管家苦着脸,点点头,鼻尖的酸意让他哽咽不止。

    他们家王爷真是可怜!

    ——————

    入夜,夜雾袭来,初秋的夜晚倒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漆黑得像是被一块黑布蒙住了一般。

    流华殿内,烛光闪烁,若有人影浮动。

    “王锋,林婉儿最近怎么样了?”苏陌凉一开口,不是布置任务,而是关心着林婉儿的近况。

    王锋虽然不是她,但也替她感动:“她最近不要命的修炼,身体素质变强了不少,一边历练,一边吃着主子的丹药,灵力等级也达到了中级地灵师。不过,还是不爱说话,想来母亲的死给了她很大的打击。”

    “哎,由着她吧,等时间久了,就会慢慢好起来的。”苏陌凉叹了口气,不免染上几分悲凉。

    “其他兄弟还好吗?”苏陌凉沉默片刻,又是问道。

    王锋点点头:“谢主子关心,其他兄弟也在紧张的训练,听闻主子要去苍元国,大家都不想给主子丢脸。”

    苏陌凉欣慰的点点头,随后掏出魂牌和一瓶为他们炼制好的下天品丹药,递到王锋手里,“这魂牌你收着,方便联系。丹药是给兄弟们的。”

    王锋打开瓶盖一看,一眼便认出了丹药的品级,顿时吓得大惊失色。

    “主子,你已经达到大丹师了?”王锋张大着嘴巴,下巴差点哐当砸脚面上。

    苏陌凉微微点头,没有否认。

    王锋嘴角抽搐,面露震撼,声音竟是有些颤抖:“真是变态,太变态了!兄弟们要是知道了,准得兴奋死。”

    他们跟了个这么强悍的主子,一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看着王锋如获珍宝的捧着手里的丹药,又是震惊又是激动,苏陌凉只是莞尔一笑,淡淡吩咐:“今天我找你来,是有事情让你去做。”

    王锋闻言,立马正了面色,猛地下跪抱拳:“主子有何吩咐,属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陌凉抬手,示意他起来:“我要你帮我送封信,送给住在皇宫内的七皇子宫佑熠!”

    她早上就得到了玄炎银蛇的消息,把那七皇子的心思也猜了个七七八八,所以,连夜便传了王锋过来。

    “宫佑熠!!!”听到这话,王锋又是忍不住惊叹一声。

    此人的名号,他是听过的,那可是苍元国的天才皇子,备受宗派长老的喜爱和推崇。

    最近,他也听到风声,知道他突然来了南隋国,只是没想到苏陌凉今日找他来,是因为宫佑熠!

    “主子,你要给他送什么信啊?”王锋想不通八杆子打不到一起的两人,怎么会互通信件。

    苏陌凉眸光闪烁,瞳仁亮晶晶的,流转着说不清的光芒:“我要跟他做笔生意。”

    “啊?生意?”王锋满脸疑惑,可是看到苏陌凉那狡黠的眼眸,他就知道她一定又有什么鬼主意。

    “主子,这可是苍元国七皇子,不是一般人,你可千万别坑错人啊。”王锋还是忍不住提醒一声。

    苏陌凉笑了:“此事我自有分寸,你把信送到之后,赶紧撤离,别被人发现了踪迹。那个七皇子可不是好对付的人。”

    说着,苏陌凉已经将准备好的信递到了王锋手里。

    王锋闻言,郑重点头,一个闪身,没入了夜色中。

    苏陌凉看了一眼如墨般浓得化不开的夜空,忽而想到那双黑眸,唇角不禁咧开一抹浅淡的笑容。

    她相信,他一定会上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