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0.第160章 和七皇子约会
    黑,布满天空,只有零星几颗星星挣破夜幕探出头来。

    夜风起,树叶摇摆,影影绰绰的庭院显得有些冷寂。

    就在这夜幕之下,一抹黑影闪过,朝着窗户的缝隙悄然射入一封信件。

    “谁!谁在那儿!”站在门口的卫勇,精神矍铄的守着夜,没想到便是瞥到一抹黑影闪过,当下就呵斥出声。

    黑衣人闻声,影随身动,一个飞跃翻身上树,脚点枝叶,飞速朝着宫外逃奔而去。

    可是卫勇岂是等闲之辈,一个箭步冲上去,欲要抓下那抹黑影。

    可是黑衣人伸手不俗,接下他的灵力,又以刁钻的角度冲他劈来一掌。

    惊得卫勇虎目一蹬,立马伸手去挡。

    然而就趁着这个空隙,黑衣人脚下生风,身如闪电,快速没入了夜色中。

    待卫勇重新望去的时候,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卫勇没料到南隋国还能有这样矫健的身姿,灵力似乎跟他不相上下,只是那招式经验老道,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卫勇揣着一肚子震惊,赶紧回到七皇子寝殿门口,他见漆黑的房间里已经点上了烛火,便知道主子起了,旋即推开房门,抱拳禀报:“主子,刚才有人夜探甘泉宫,身手不俗,怕是来头不小,就是不知道有何企图,要不要属下派人追捕,请主子指示。”

    此时的宫佑熠披了一件雪白的袍子,映衬着他那张白皙的俊脸,犹如雪精灵般透着轻灵儒雅的美感。

    只是那双倒映着烛光,蕴含着冷芒的乌黑瞳孔,给这种美感添上了几分阴冷。

    一开口,语气跟外边萧瑟的夜风有的一拼。

    “不用,他是来送好消息的。”宫佑熠折叠着手里的信纸,唇角若有若无的勾着笑意,看得卫勇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啊?好消息?”卫勇一脸迷茫,眼神不由自主的盯上了他手里的信纸,“主子,那纸条是刚才黑衣人丢进来的?”

    宫佑熠没有否认,随手将纸条扔进了一旁的烛盘里,只听细碎的灼烧声扬起,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尤为突出。

    “明日中午,去醉仙楼。”

    冷淡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却是让卫勇有些不解。

    “主子,明日中午,皇上还要设宴款待,这——”

    “随便找个理由推掉,醉仙楼非去不可!”宫佑熠不等卫勇继续说话,冷声打断,态度强硬,不容反驳。

    卫勇是满肚子疑惑,又不敢多问,只有点头应下,“是,属下遵命。”

    “好了,退下吧。”

    这一夜,匆匆过去,一晃就到了第二天中午。

    宫佑熠带着卫勇和几个侍卫,坐着马车出了宫,穿过了几条街,来到了那一家名为醉仙楼的酒楼。

    他是第一次来南隋国,对这里的店铺酒家都不了解,不过单从外边装潢来看,这醉仙楼到是比其他酒楼显得大气些。

    不过,更让他期待的却是里面的那个人!

    正想着,马车外的卫勇大声提醒:“主子,醉仙楼到了。”

    宫佑熠撩开帘子,从马车里走了出来。

    今日,他又是一袭白色长袍,只是袍子的面料和花纹跟之前不同,如今这身比之前的要低调朴实许多,反而添了几分让人舒服的亲和力。

    不过,那随便走在哪儿都惹人注目的高贵气质,还是给醉仙楼带来不小的震动。

    大伙儿虽然激动,可是看着他周围凶神恶煞的侍卫,却没有一人敢上前搭讪。

    就这样,宫佑熠照着地址,独自走上了二楼雅间的位置。

    当他推门而入的时候,雅间内已经坐着一位身穿黑色斗篷衣的人。

    此人身形瘦弱,却穿着肥大的黑色袍子,连整张脸都掩入了帽子之下,很显然,他并不希望暴露自己的身份。

    宫佑熠从昨晚开始便有些期待他,没想到今日一见,更觉得有趣。

    “你来了,坐吧。”略微沙哑的男人嗓音忽然扬起,令宫佑熠神情微震。

    他冷漠的面色忽而跃上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点点头,朝着他抬手指的方向,缓缓落座。

    “不知兄台该如何称呼?”宫佑熠刚一坐下,便是朝他投去了视线,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黑衣人。

    斗篷下的苏陌凉,感受那道犀利的目光,心里有些发毛,可是情绪却很镇定:“叫我黑影即可。”

    宫佑熠闻言一愣,旋即大笑出声,那等罕见畅快的笑声竟是把一旁的卫勇吓了一跳。

    “哈哈哈,有意思,黑影!这名字配你,很形象。”宫佑熠看着她浑身上下一团黑,到真像个影子。

    苏陌凉闻言,只当他在夸她,领情的点头。

    见她不怎么说话,宫佑熠反倒好奇的开口问道:“你邀请本宫来醉仙楼吃饭,说是要跟本宫做笔生意,本宫很好奇,到底是怎样一笔生意。”

    苏陌凉见他果然感兴趣,这才幽幽开口:“听闻,七皇子在南隋国寻找一种名为凝火草的药材。”

    宫佑熠闻言,戏谑的面孔忽然正色起来,唇边的笑意微敛,眸子更是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万分期待:“哦?看来黑影是已经找到凝火草了。”

    苏陌凉唇角一勾,故作粗犷的声音发出两声闷笑,“七皇子果然聪明过人。的确,我已经找到了凝火草,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可以把凝火草的地图给你。”

    宫佑熠眸子越发亮了,随手拿过斟好酒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区区一个地址,你就想要换本宫一个条件,若是那个地址的价值没有这个条件的价值高,那本宫岂不是很亏?”

    苏陌凉笑了,这个皇子果然很狡猾,没那么容易上钩。

    “是吗?看来,七皇子是舍不得用一个条件来换这个墓穴的地址了!”苏陌凉悠然开口,声音不大,语气冷淡,却让宫佑熠大惊。

    “你说什么!”宫佑熠握着酒杯的手猛然用力,只听碰瓷一声脆响,酒杯碎裂。

    看着他如斯冷静淡定的人,居然会捏碎酒杯,可想而知,他内心的震动。

    苏陌凉见此,知道这笔交易八成是要成了,斗篷下的唇角绽放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宫佑熠眸子一眯,严肃的声音沉得可怕:“你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