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8.第168章 他就是个妖精
    听到这一声大笑,所有人都闻声望去。

    只见一袭紫衣逆风而来,那头鲜红的长发不束不扎,肆意飞扬,在阳光下绽放着红色的光泽,美轮美奂。

    他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红唇更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美得让人呼吸一滞,竟是找不出语言来形容。

    然而,更让人错不开眼的,却是那双闪着光芒的紫色眸子,星河璀璨,眼波流转,竟是带起丝丝邪气和妖媚,明媚的像要召唤回春天。

    不同于南清绝的精致帅气,他是邪魅,浑身都透着一股妖气!

    苏陌凉从未见过这样妖艳的男子,他根本就是一个妖精,不属于人类。

    他的容貌让人震惊,可是更让苏陌凉惊愕的却是他话里的意思。

    君颢苍?

    那是谁!

    极阴体又是什么?

    苏陌凉满头问号,还来不及开口询问南清绝,便是感受到南清绝身形一震,顿时松开她,将她护在身后。

    “凤墨邪,竟然是你!”南清绝显然没料到此人会来,冰冷的面孔也浮起了震惊之色。

    “哈哈哈,为了杀了,本尊可是在这东炎大陆寻了你好久,没想到你藏得真深,要不是你冲破极阴体的封印,泄露了你的气息,本尊估计还要寻上一阵呢。”被唤为凤墨邪的红发紫眸男子妖冶一笑,仿佛要夺尽一切春花秋月的美丽。

    听到这里,南清绝面色越发沉了几分,身后的苏陌凉竟是感受到了他紧绷的情绪。

    这还是第一次,南清绝如此紧张的面对一个人。

    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就在苏陌凉困惑之时,凤墨邪眼波闪烁,紫色的眸子绽放着难掩的兴趣,直直对上了苏陌凉的双眸。

    那是一双紫得发亮的瞳孔,像是宝石一般,散发着迷人的光泽,而眸底那蕴含着的犀利和邪气,却是让苏陌凉心中一禀,说不出的震撼。

    看着苏陌凉大胆的与自己对视,似乎在欣赏他的容貌和眼睛,凤墨邪唇边的笑意更深,轻轻挑眉,幽幽说道:“真是有趣,君颢苍,你的女人似乎对我很感兴趣。”

    南清绝面色一黑,用自己高大的身形将苏陌凉掩入身后,生怕被凤墨邪觊觎了一般。

    凤墨邪见他如此,不禁轻笑:“真是小气,连看都不让人看一眼。反正难逃一死,让她看清楚是谁杀的她,也能死得明白些。”

    语气像是普通的嗔怪,可话里的内容却关系着苏陌凉的生死。

    这人简直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生死好像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此刻,看着他那张满脸笑容的脸,苏陌凉忽然有种毛骨悚然的阴邪。

    南清绝闻言,隐忍着怒气,咬牙切齿的低吼:“你胆敢动她一下!我跟你没完!”

    看着他动怒,凤墨邪好似更加高兴了,砸吧着那比花瓣还娇嫩的红唇:“啧啧啧,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君颢苍,竟然也有了软肋,有趣,真是有趣!现在,我似乎更想看看,若是她真的死了,你会怎么样!”

    说着,凤墨邪不按常理出牌,忽然一个飞身朝着苏陌凉探出手掌。

    这等超出她概念范围的强者,要对她出手,她简直就毫无防御之力啊。

    可就在这时,南清绝用力一拉,将她抱在怀中,猛地飞身跃起,在空中一个飞旋避开。

    他左手掩护着她,而他右手则是正面迎上了凤墨邪的力量。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苏陌凉和南清绝直接被震飞而去——

    “君颢苍,你明明灵魂受过重伤,又是极阴体质,不能随便动用灵力,现在为了一个女人,真的不要命了吗?”凤墨邪戏谑的表情有所收敛,此刻的紫眸中竟是带着些难以置信。

    南清绝漠然的看着他,坚定铿锵的语气回荡在这儿大殿之上,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震撼。

    “她就是我的命!”

    就连苏陌凉都是神情大震,惊愕失色的望着南清绝坚定的面孔,心弦好似被人狠狠拨了一下,回荡起一阵难言的激动。

    凤墨邪妖冶的眸子也涌动着惊讶,娇好的容颜在这一刻显得越发残忍,“看来,我不应该杀了她,我应该把她抓起来威胁你,真是想看你会为了这个女人做到什么程度。”

    说着,他又是伸手来擒,比刚才用了更凶猛的力量。

    如今的南清绝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此刻的抵挡也是强行动用前世的力量,可是这样下去,他支撑不了半盏茶的时间,就会自爆而亡。

    看着南清绝节节败退,却依然护着怀里的女人,凤墨邪就越发的阴狠起来,每一招都带起撼天动地的气势,竟是将整个大殿都轰得摇摇欲坠。

    此刻围观这场旷世之战的众人,看着宫殿面临坍塌,全都吓得大叫起来,朝着洞口外逃奔而去。

    这等摧枯拉朽的力量,是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的。

    估计,就连整个东炎大陆都不曾遇到。

    卫勇看到这里,骇得面色发白,扶起受伤不浅的宫右熠,凝重建议:“主子,这两个人实在太厉害,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趁着他们现在纠缠不清,无暇顾及我们,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南隋国吧。”

    那个九王爷实力太逆天,根本不是他们这个档次可以招惹的,既然他们已经惹怒了他,那就只剩下跑路一条路了。

    宫右熠闻言,微微颔首,随着他的部队,混入人群溜了出去。

    此时,血战团的人看着宫殿塌陷,而主子却和南清绝,还在与那红发紫眸的男子做斗争,他们着急得不行,偏偏自己的这点实力又帮不上忙。

    吴导师和院长也同样焦虑的看着半空中纠缠的三人,心里震撼,却又紧张。

    他们都不希望苏陌凉有个三长两短。

    “没办法了,那种强者对战,我们也帮不上忙,还是快走吧。这宫殿塌下来,到时候我们谁也走不了!”院长虽然担心,但理智还在,若是再不走,就得死在这儿了。

    吴导师倔强的站在原地,盯着苏陌凉的身影,半天不肯动身,“我徒弟有威胁,我不能留她一个人在这儿!”

    “哎呀,你咋那么固执,你就算留在这儿也帮不了她啊!”院长急红了眼。

    血战团的王锋见此,也是点点头,冲着吴振兴劝道:“吴导师,主子敬爱你这个师父,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儿,你先出去等,我们一定把主子安然的带到你的身边。”

    听到这话,吴导师才终于松动了,不情愿的被院长快步拉着往洞口跑,还不忘嘱咐:“你们一定要把她安全的带出来啊,我在外面等你们!”

    王锋郑重点头,随后目光凝重的望向了半空中交战的三人。

    “救下主子,就靠我们了,一起上!”王锋紧皱眉头,猛地大吼。

    血战团的众人飞速掠出,朝着凤墨邪的方向袭击而去。

    可是他们的实力太低,还没靠近凤墨邪的周围,就被那股余威震飞,摔在了地上。

    此刻,凤墨邪猛地挥出一掌,那等摧枯拉朽的力量,直接将宫殿震垮了去。

    苏陌凉和南清绝来不及反应,便是随着塌陷的地面掉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