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9.第169章 苏陌凉崩溃
    凤墨邪想要去抓,却抓了个空,眨眼便是不见他们的踪影。

    而此刻的南清绝和苏陌凉随着塌陷的地面往下坠落,像是落入了一个无底洞。

    怀里的苏陌凉抬头看了一眼南清绝,见他嘴角流着血,面色惨白如纸,显然是受了不小的内伤。

    刚才她也听到了那凤墨邪说什么极阴体,什么灵魂受创,不能动用灵力,光是听着名字,光是凭着想象也知道是致命的伤势。

    想到他那么重的伤势,还紧紧将她搂在怀里,苏陌凉心子一揪,顿时嚷道:“你放开我!”

    她不能再加重他的负担了。

    南清绝以为她又是跟他闹别扭,眉头一蹙,低吼:“闭嘴!”

    这种时刻,他可没心思跟她吵闹。

    就在苏陌凉刚要开口解释的时候,黑洞的四壁忽然射来无数利箭,惊得南景焕大吼一声:“小心!”

    话落,他用力将她按入怀中,挥袖挡下利剑。

    许是由于利剑太多,又要保护苏陌凉,自己身上还有伤,一时顾及不暇,手臂猛地中了一箭。

    他忍着痛,不敢闷哼出声,不敢让苏陌凉知道。

    就算他刻意隐瞒,苏陌凉还是眼尖的看到了手臂上不用涌出来的鲜血。

    “南清绝,你受伤了,你快放了我,不然你会死的。”苏陌凉着急得不行,激动的吼起来。

    他身上有伤,还带着她,这不是找死吗。

    “南清绝,你聋了吗,我叫你放开我!”苏陌凉推着他的胸膛,可是又不敢太过用力,害怕碰到他的伤势,让他更加难受。

    南清绝没有看她,但是轮廓坚毅,语气没得商量:“休想,这辈子我都不会放开你!”

    这话狠狠撞击上苏陌凉的心脏,让她震动不已。

    “可是你死了我要怎么办!”苏陌凉望着他,心里牵扯剧烈的疼痛,低声呢喃。

    只是,这话太轻,忙于挡箭的南清绝并未听清,此刻严肃的提醒她:“乖乖的,别动,这个黑洞不知道还要下陷多久,下陷到什么地方,不过,肯定的是,除了箭,接下来还有更厉害的暗器。”

    此刻的苏陌凉哪里听得进这些话,只是死死的盯着他,心里五味杂陈,太多理不清的情绪。

    就在这时,四壁忽然喷出火焰,竟是烧掉了南清绝的衣角。

    “小心!”他猛地低吼,双臂抱住苏陌凉,将她严严实实的埋入自己的胸膛,那架势恨不得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

    从岩壁上喷出的火苗瞬间落到了他的衣服上,以燎原之势灼烧起来。

    苏陌凉见此,吓得立马大吼:“南清绝,别管我了,赶紧灭火!”

    而此时的南清绝直接无视她的建议,忍着灼烧的疼痛,放眼望了一眼远处石壁上的石阶。

    对着苏陌凉严肃吩咐:“看到了吗,那边有一个石阶,比较宽阔,我把你送过去!”

    苏陌凉顺着南清绝指着的方向望去,顿时发现还真有一个石阶,只是距离很远,怕是要通过攀爬石壁才能过去。

    苏陌凉知道难度,顿时抓住南清绝的衣服,质问:“那你呢?你要过去吗?”

    “嗯,我会过去,暂时先把你送过去。”南清绝看着距离,周围又全是暗器,想来只能送苏陌凉一人上去,他也上去的话,怕是不大可能。

    “这么远,你把我送上去了,自己要怎么上去?”苏陌凉始终是放心不下的。

    南清绝回她一个安心的浅笑:“放心吧,这点小困难还是难不住我。”

    听他如此说,苏陌凉也稍稍安心。

    他这样一直抱着她也不是办法,只会让他体力消耗,伤势加重,也许先到石阶上反而能减轻他的负担。

    想着,苏陌凉点点头:“好,你自己小心。”

    南清绝见她答应,也松了口气,随即抱着她顿时攀上熄火的石壁,等它再度喷火的时候,他又是爬向了另一边熄火的石壁。

    就这样好几个来回,他专门趁着熄火的空档,攀爬了好长一段距离,离那石阶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南清绝眼神一厉,猛地用力,顿时将苏陌凉朝着石阶抛去!

    苏陌凉如愿脱离他的怀抱,往着石阶落去——

    可此时南清绝却是没逃过一劫,身子忽然被石壁冒出的火焰喷个正着,抓着石壁的手霎时一松,整个人朝着黑洞掉了下去!

    苏陌凉看到这里,大惊失色,凄厉大吼:“南清绝!!!”

    此时,哪还有他半点身影,整个黑洞只剩下她嘶哑的回音。

    苏陌凉趴在石阶上,望着黑洞,看不到南清绝的身影,此刻再也控制不住奔腾涌来的情绪,像是疯了一般嘶吼起来:“南清绝!你给我回来!南清绝!!!”

    “南清绝,你给我回来!给我回来!”吼着,苏陌凉已经热泪盈眶,悲愤得面容扭曲,疯狂的抓着石阶,竟是将石阶抓出了一道道沟壑。

    她想到南清绝可能遇难,那颗心脏像是被钢刀绞着一般,生痛得厉害,凄厉的吼声更是震荡开来:“南清绝,你是我的人,我没让你死,你不准死!你个混蛋,你个混账!你竟敢抛下我,我饶不了你!”

    “南清绝,你给我回来!我不准!我不准!”苏陌凉早已泪流满面,声音沙哑凄厉,最后哽咽得泣不成声。

    “我还有好多话没说,我还有好多话要告诉你!南清绝,你怎么可以不给我机会,你说你会等我,你说你会给我主动告诉你的机会!你说你这辈子都不会放手!你这个骗子!大骗子!”

    悲痛的声音震耳欲聋,回荡在这黑洞里显得凄凉无比。

    苏陌凉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撕心裂肺的痛。

    痛的她不能呼吸,痛得她活不下去!

    想到他对她宠溺纵容,想到他对她呵护备至,想到他对她霸气相护。

    他说她是他的命!

    他说他一辈子都不会放手!

    那些话还萦绕着耳边,挥之不去,可是现在,他连表白的机会都不给她。

    她还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就这样失去了他!

    苏陌凉揪痛的心支离破碎,只剩下悲痛欲绝的呜咽:“南清绝,你不能这么残忍,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你说——”

    就在苏陌凉已经悲伤到虚脱的时候,石阶下方忽然伸出一只手,死死拽住石阶边缘,一个用力,高大的身躯出现在了苏陌凉的面前。

    “原来,你有好多好多话要跟我说啊,我竟然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