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1.第171章 绝不苟活
    南清绝感受到苏陌凉回应,简直像个第一次经历情事的小伙子,青涩而又激动。

    不过,这也的确是他的第一次。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哪个女人,苏陌凉是他的劫,是他的例外。

    此刻的他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更是肆无忌惮的攻城掠地,直到苏陌凉虚弱的摊在了他的怀里,他方才罢休。

    “凉儿,我想听你说,想听你亲口告诉我。”南清绝喘着粗气,蓝眸微沉,流动着**的暗芒,紧紧锁定着苏陌凉红润的俏脸。

    苏陌凉狠狠瞪他一眼,由于有气无力的,那一眼到像是娇嗔一般,看得南清绝有些控制不住。

    “南清绝,我只说一遍,你给我记住了。你这辈子是我的人,我没让你死,你就不准死。就算死了,碧落黄泉,我也要把你揪出来!”苏陌凉恶狠狠的话,分明是凶狠的警告,可是那霸道的劲儿,却让南清绝该死的喜欢。

    他笑了,犹如百花齐放,绽放出令人炫目的笑容。

    仿佛世间万物都不及他唇畔的弧度,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我能把你这话的意思,理解成你不再排斥我了吗?”南清绝的瑰丽眼眸像是闪烁着万千琉璃,说不尽的光泽。

    苏陌凉深深的看着他,唇角一勾,没好气的低骂:“笨蛋!”

    “你——”南清绝见她像是否认,兴奋的容颜忽然一滞。

    可不等他质问出口,苏陌凉便是笑着轻轻啄上他的唇瓣,蜻蜓点水般撤离,“南清绝,我爱你!”

    南清绝身躯一震,表情错愕,愣了片刻,他才终于反应过来,那僵硬的脸蛋忽然拉开激动的笑容,旋即又是迫不及待要吻上苏陌凉的唇。

    苏陌凉现在还有气无力的,再也经不起他折腾,顿时伸出手指堵住他的唇:“不许。”

    “我要你!”南清绝此时像个耍赖的孩子。

    “要个屁,我们现在被困在这鬼地方,你又浑身是伤,能不能消停点。”苏陌凉没好气的剜他一眼,用手推开他。

    这一推,南清绝顿时看到了苏陌凉血淋淋的手指头。

    刚才太过激动,苏陌凉又是握着拳捶打他,他一时竟然没注意,她的手指头和指甲都受伤了,还伤得不轻。

    南清绝的心猛然一紧,惊讶的盯着她:“什么时候伤的,刚才都还好好的?”

    他记得她把她保护得很好,没让箭伤着,也没让火烧着。

    苏陌凉摇摇头,并不愿过多解释:“没事儿,一点小伤。”

    南清绝也不傻,就算她不愿解释,也发现了地上好几路深深的挖痕。

    很显然,那是苏陌凉用手指挖出来的。

    那是用了多大的力气啊!竟是将岩石都挖出了沟壑,把自己的手指头都挖破了。

    南清绝难以置信的重新看着她,蓝眸波动,内心说不尽的震动。

    他刚才掉下去,她一定是吓疯了!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鼻尖涌上酸意,南清绝伸手握住她的双手,放在唇边心疼的吻着。

    苏陌凉见他难过,连忙摇头:“没事儿,一点小伤,不碍事,你没事儿就好。”

    一句你没事就好,让南清绝胸膛发热,感动不已。

    苏陌凉抽回手,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四周,心里虽然有南清绝暖着,可是一想到未来,就难免染上几份悲凉。

    “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要待到什么时候,难道我们这辈子就要死在这儿了吗?”

    南清绝闻言,深深看了她一眼,安抚道:“不会,刚才我掉下去的时候,看到下面有个洞口,想来可以从那里逃出去。”

    苏陌凉面色缓和的点点头,担心的看了一眼:“你现在有伤,下面还有不少的机关,我怕——”

    “刚才我还从下面爬上来了,这不好好的吗!”南清绝安抚道。

    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他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

    和凤墨邪交手的那几下,几乎就要了他的命,如今又是受了外伤,动用了灵力,只希望身体的寒病不要在这个关键时刻发作,不然他们真得死在这里了。

    “我抱着你跳下去,你抓牢我!”说着,南清绝一把搂过她的纤细小腰,顿时朝着黑洞终身一跃。

    苏陌凉紧紧抓着他,跟着他飞速下落,一边避着喷火,一边快速寻找着洞口的位置,“在那儿,马上就要到了!”

    苏陌凉叫着,指了指洞口的方向。

    南清绝嗯了一声,抱着她,一个翻转,贴在了熄火的石壁上,数着喷火的时间,再度跳出去。

    然而就在这时,那无底洞的下方,突然喷上灼热的气息,苏陌凉低头一看,只见下面岩浆翻滚,像是涨水般,不断的涌了上来。

    “糟糕,下面有岩浆,快,别等它涨上来,不然,它就要盖住那洞口了。”苏陌凉惊得面色惨白,冲着南清绝大声提醒。

    南清绝面色凝重,眉头紧蹙,知道不能再耽搁了,否则他们两人都会被岩浆淹没。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当机立断,猛地攀住一旁的石壁,对着苏陌凉郑重说道:“下面就是洞口了,这个距离应该能行,现在我把你丢进去!”

    说着,南清绝忽然抓住苏陌凉的手,一个用力将她朝着山洞口抛去。

    苏陌凉大惊,毫无防备的被抛出去,可是手指却死死拽着南清绝的手,不肯松开。

    此时她整个身子悬空吊在石壁边缘,由于刚才的力度过大,狠狠撞在了石壁上,痛得她闷哼一声。

    南清绝大惊失色,低头看着吊着他,悬在下方的苏陌凉,明明已经痛得呲牙咧嘴,面色惨白,却满脸倔强,不肯放手,他的心被狠狠撞击,震动不已。

    南清绝难以置信的吼起来:“苏陌凉,你疯了吗!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苏陌凉仰头看着他,眸光从未如此坚定,咬着银牙大吼:“这一次,你别想丢下我!”

    南清绝被这一声怒吼,惊得心头一颤,愤怒的表情瞬间凝固,与之代替的是震撼。

    “岩浆马上就要上来了,你再不跳,就没机会了!”南清绝咬牙,再一次警告她,眸子竟是急得猩红。

    “你把我丢进去了,你要怎么办!你是不是又想让我崩溃一次!”

    “现在我不要什么狗屁机会,既然不能两个人一起跳,那就两个人一起死,我绝不苟活!!!”苏陌凉的声音咬牙切齿,掷地有声,回荡在这黑洞里,透着令人震撼的坚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