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8.第178章 路遇贱人
    晨雾中,森林的景色尚不分明,唯独可见郁郁葱葱的枝叶,在晨光的照耀下,绽放出露水晶莹的光芒。

    晨光熹微,万籁俱寂,偶有几只飞鸟掠过,窸窸窣窣的抖动着枝叶。

    枝叶上的露珠滑落,滴在了苏陌凉的脸上。

    此时的她正倚靠着树干,面色惨白,双目紧闭,额头隐隐有着冷汗冒出,本就深锁的眉头,感受到面上沁人心脾的冷意,皱得更紧。

    那日与胡长老一战,好在青云豹跑得快,苏陌凉才顺利的从南隋国逃了出来。

    只是她之前吃丹药强行提升实力,又被胡长老打成重伤,体内凄惨得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这两日,苏陌凉一边赶路,一边修复着体内的伤口,虽然她是炼丹师,吃了不少丹药,可伤势太重,恢复怕是还要一段时间。

    就在这时,稍远处忽然传来脚步声和车轮声,动静不小,似乎是一大队人马。

    行在最前面的护卫,顿时眼尖的发现了树下的苏陌凉,一个招手示意马车停下。

    “怎么停下了?”车内传来低沉磁性的男声,在这清净的早晨里扬起,分外的好听。

    “少爷,前面树下有个人。”护卫抱拳禀报。

    车内的男子闻言,不禁撩开了马车的绉纱,露出了那张儒雅清秀的俊脸。

    他朝着前方看了一眼,果然是发现了树下的身影。

    由于距离有些远,看不太真切,男子微微敛眉,问道:“你去看看那是什么人!”

    得到吩咐,护卫抱拳领命,朝着苏陌凉的方向跑近了些。

    不一会儿,护卫又是急急忙忙的跑回来禀报:“少爷,是一个受伤的女子,看样子还伤得不轻。”

    坐在马车里的黄衣少女一听是女子,眉头一敛,有些疑惑的问:“一个女子怎么会独自出现在吉月森林,还受了伤?”

    “茹儿小姐,属下不知,要不要属下过去打听打听。”

    被唤为茹儿的女子,冷冷嗯了一声。

    见她答允,护卫再度走了过去,来到了苏陌凉的跟前。

    “喂,你是谁,为什么在这儿!”护卫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大声质问。

    苏陌凉此刻身体难受,根本不想理会无关紧要的人,直接无视了他的问话。

    护卫眉头一皱,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不禁伸手探向苏陌凉的鼻翼。

    就在此时,苏陌凉猛然划开眼眸,寒芒乍现,一个伸手擒住了护卫的胳膊,用力一撇,直接将护卫的手臂折断了。

    “啊——”只听一声惨叫,猛地炸响在清净的森林里,显得极致的突兀。

    马车里的孟浩轩,曹亚茹和车内另外三个男子听到这声惨叫,面色划过惊讶,立马掀开帘子走了出来。

    “大胆,你是谁,竟敢伤我护卫!”呵斥苏陌凉的女子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身着嫩黄色的纱裙,浑身散发着青春可爱的气息。

    此刻,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鼓得浑圆,娇俏的脸蛋上布满怒意。

    苏陌凉微微抬眸,淡淡扫了眼前的少女一眼,眼神阴沉冰冷,犀利得如一把匕首。

    曹亚茹浑身一震,顿觉脊背像是爬上一条毒蛇般,让人心中发寒。

    一旁的孟浩轩没注意到苏陌凉的眼神,倒是十分惊艳她的容颜。

    眼前的女子虽然受了重伤,面色惨白,额头还渗着细汗,一副虚弱的样子,可是精致美丽的五官,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

    “姑娘,你受伤了吗?”孟浩轩打量她片刻,忍不住好奇的问出口。

    苏陌凉转眸望向他,那双黑曜石般明亮的黑眸,闪过一道寒芒,像是冰天雪地里的冰渣子,冷得让人胆寒。

    孟浩轩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睛,这样的视线,似乎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

    苏陌凉讨厌这样的对视,旋即撑起身子,不爱搭理的,朝着前方走去。

    看着苏陌凉要走,孟浩轩有些着急,立马提议道:“姑娘,你受伤不轻,不如到我们马车上休息一下吧。”

    听到孟浩轩竟然邀请一个陌生女子,曹亚茹顿时气得涨红了俏脸,不赞同的嚷起来:“孟哥哥,这个女人来路不明,独自一人出现在森林,身份太可疑了,再者,她竟然弄伤了我的侍卫,你居然邀请这种人进马车,我不同意!白兴学,祖英杰,你们快劝劝孟哥哥。”

    她绝不会让任何女人靠近她的孟哥哥,更何况眼前这个女人美得有些过分。

    曹亚茹身旁的三个男子,同样是锦衣加身,一看就是大家族的公子哥儿,听了曹亚茹的话,也连连点头。

    “皓轩,茹儿说得对,这女子来路不明,还受了伤,实在可疑。”其中一个身穿墨色锦袍的青年男子名为白兴学,连忙附和开口。

    “是呀,皓轩,我们还要加紧赶路,哪有时间去管一个陌生人。再过几天就是宗派大比了,可不能错过了时间啊。”另一个稍显瘦弱的蓝衣男子名叫祖英杰,也是跟曹亚茹一头的。

    可是孟浩轩听到这话,看着苏陌凉纤瘦虚弱的身板,不悦的蹙起了眉头,“她受了伤,又一个人徘徊在森林里,实在太危险了,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管。”

    曹亚茹闻言,气得直跺脚。

    可是,孟浩轩根本不理会曹亚茹的愤怒,直接跑了上去,猛地拉住苏陌凉的手腕:“姑娘,你受了伤,一个人在森林里很危险,你还是到我们马车上去休息一下吧。”

    苏陌凉讨厌陌生人的触碰,猛地一把甩开他:“滚开!”

    现在的她像极了浑身长满刺的刺猬,无论是谁靠近她,都要被扎得鲜血淋淋。

    曹亚茹见孟浩轩好心收留她,她不领情也就算了,竟然还叫她的孟哥哥滚开。

    听到这里,她柳眉倒竖,气得咬牙切齿,“你个贱人,你打我护卫,还让孟哥哥滚,我今天非教训你不可!”

    说着,曹亚茹顿时冲了过来,对着苏陌凉就是扬起一巴掌。

    孟浩轩见此,惊得面色一滞,眼疾手快立马擒住了曹亚茹的胳膊:“茹儿,不得放肆!”

    “孟哥哥,这个贱女人不识好歹,你干嘛护着她。”曹亚茹气得面红耳赤,心里冒着酸劲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