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第182章 可怕的瞳术!
    看着跟苏陌凉一伙的人,竟然落荒而逃,凤墨邪眸子跃上几分讽刺,冷笑道:“啧啧啧,这群败类,亏得你救了他们,本尊都替你感到不值。”

    此刻的苏陌凉哪里有心思去管别人,眼前这个男人才是值得她警惕和重视的敌人。

    她紧紧盯着凤墨邪,问出了心底的疑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南清绝?”

    看着苏陌凉清冷的眸子显出的冷静和敌意,凤墨邪眉头微挑,那妖艳的容颜,在黑暗中显得过分的阴邪。

    “南清绝?哈哈哈,原来他在这里的名字叫南清绝!真是有意思!不过,听你口气,似乎还不知道他以前的身份以前的事儿。”

    苏陌凉闻言,神情一愣,敛起了眉头。

    是的,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南清绝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会变成南隋国的王爷,和眼前的妖孽到底是什么关系。

    关于他的一切,苏陌凉都不清楚,想到这儿,她握紧了拳头。

    她没想到关于南清绝的一切,她需要从别人的口里得知,该死!

    看着苏陌凉在极力隐忍自己的情绪,凤墨邪唇边的笑意更深,紫色眸子流光溢彩,亮晶晶的,低吟般的声音带了几分不正经的戏谑:“看来,我们的小美人还被蒙在鼓里呢。是不是很想知道南清绝的一切啊?想知道的话,可以求我啊,我可以告诉你哦——”

    说着,他缓缓走近了她,妖艳的容颜如花般绽放,紫色眸子闪烁着异样光泽,在黑夜里亮得吓人,犹如妖物般,触目惊心。

    他的瞳孔紧紧盯着苏陌凉,像是一个黑洞吸附着她的所有思维,让她沉溺其中。

    看着苏陌凉被自己的目光定住了,凤墨邪才凑到了她的耳畔,吐出一口邪气,低吟的声音如魔咒般催眠着:“小美人,南清绝有哪点好的,你应该恨他,应该杀了他。你要看他痛苦,看他崩溃,狠狠的折磨他。”

    “呵呵,你做梦!”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扬起,顿时打破了这诡异的一幕。

    凤墨邪浑身一震,表情错愕,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睁着双目,神色再正常不过的苏陌凉,心头漾起不小的震惊。

    这个女人居然不受他瞳术的控制!!!

    要知道,他的瞳术天下无双,这世上可没有多少人能逃过他的蛊惑,没想到这个实力弱小的女人此刻竟是清醒的盯着他,像是在看一个笑话,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布满着浓浓的讽刺,顿时给凤墨邪造成不小的打击。

    “你——竟然不受我的蛊惑!你到底是谁!”这下子,凤墨邪不能淡定了。

    引以为傲的瞳术,在苏陌凉的面前居然失败了,他如何不惊,如何不怒。

    苏陌凉唇角勾起嘲讽,眉眼一掀,冷笑道:“你求我啊,我就告诉你。”

    “你——”凤墨邪气结。

    就连九幽大陆的人都不敢对他如此说话,这个来自东炎大陆的蝼蚁居然无视他的威严,挑衅他!

    真是好大的胆子!

    看着苏陌凉阴寒的犀利黑眸,和那一脸无畏倔强的表情,凤墨邪忽然有些理解,君颢苍为何会看上这个弱小的女人了。

    她虽然实力弱,那这性子可不是一般的强啊。

    倒是跟君颢苍有几分相似。

    凤墨邪想着,忽而放声大笑,随后一个挥袖,身形闪出好远,整个森林顿时回荡着他阴邪的笑声:“哈哈哈,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苏陌凉,本尊现在舍不得杀你了,下次见面,你可要记得本尊啊——哈哈哈——”

    看着他的身影渐行渐远,很快淡出了她的视线,苏陌凉才重重松了口气,那狠狠扎进大腿的匕首,这才被她用力拔出,瞬间带出一股鲜血。

    她疼的闷哼一声,坐到了地上。

    顿时撕下衣摆,将鲜血如注的伤口包扎起来。

    那男人的紫色眸子太诡异,苏陌凉幸好早有察觉,才在他施展瞳术的之前用匕首狠狠扎进了自己的大腿,这才让自己清醒不少,避免被他控制。

    不过,听着他那些话,现在的苏陌凉有些后怕。

    若真是被他控制,那她岂不是要和南清绝成为仇敌了。

    她难以想象,若真的伤害了南清绝,那她一定不会饶过自己。

    苏陌凉闭上眼,心有余悸的吐了一口气,幸好幸好啊。

    神鼎空间里的真君老人见此,心疼的摇摇头。

    这丫头,总是对自己这么狠,毫不犹豫的扎自己一刀,心里担心的却是别人。

    这样的心性,他看着都揪心。

    一夜过去,天色一亮,苏陌凉就起身赶路。

    由于之前坐了孟浩轩他们的马车,已经离苍元国的帝都非常近了,所以她也就走了一个时辰,便走出了森林,进入了帝都的城门。

    据说这苍元国地大物博,除了位于苍元国中央的帝都以外,它的周围还环绕着四个城池。

    每个城池都有四个了不起的城主坐镇。

    也许就是如此,苍元国坚固无比,常年不受战争的侵害。

    苏陌凉从南隋国穿过森林过来,走走停停的疗伤修炼,身子是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时间也花去了一个月,如今正是赶上宗派大比的时间。

    所以,整个帝都热闹得不像话,比南隋国更为宽阔的街道,人潮涌动,擦肩接踵。

    苏陌凉很久没进食,肚子有些饿了,所以就近原则,随便找了家酒楼走了进去。

    不得不说,苍元国的酒楼的确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抬眼望去,竟然有六楼之高,每一楼都人满为患,喧哗不止。

    许是最近宗派大比的缘故,周围不少小国家,小城池的人都相聚帝都,导致酒楼吃饭打尖的位置都没了。

    苏陌凉运气比较好,眼尖的看到一位客观刚刚离席,便是走了过去坐下。

    这时候小二走过来招呼,见她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不是苍元国本地人,他眼珠子一转,笑着开口说道:“客官,你既然进了咱们酒楼,可得尝尝我们这里的特色菜,味道正宗,价格还便宜。”

    苏陌凉闻言,淡淡点头:“那就上吧。”

    小二见她是个傻货,揣着笑意,点点头,转身就朝厨房走去了。

    今天他们都宰了好几个外地人了,这女子独自来吃饭,想来是没什么同伴,再加上又是个女人,就算知道被坑,也奈何不了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