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4.第184章 冤家路窄
    说着,那肥嘟嘟的身子就是要朝苏陌凉扑去。

    苏陌凉眉头一挑,又是慢悠悠的掏出一颗丹药:“谁要是把他打得半身不遂,这丹药就归谁。”

    苏陌凉最不缺的就是丹药,对她来说,丹药就跟糖豆一样,随时随地都有,再加上空间里也堆了不少药材,想什么时候炼,就什么时候炼,说白了,她就是个行走中的炼丹炉。

    这种时候,她根本就不需要动一根手指头,就能把这店给玩死。

    果然,众人看到丹药,都是没办法淡定的,刚刚砸完大厅,都不带歇口气儿的,又是挥舞着拳头朝着老板砸去。

    老板看着大伙儿朝着自己蜂拥而来,顿时刹住脚,准备转身逃跑,不料大伙儿连他转身的机会都不给,猛地扑上去,压在地上就是一顿胖揍。

    一瞬间,整个大厅乱成一团,只听到老板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画面太美,苏陌凉不敢看。

    这些人也真是疯了,为了增元丹竟然拼命成这样。

    苏陌凉摇头感叹。

    若是这种想法被别人得知了去,只怕会怄得吐血啊。

    增元丹,可是能暂时提升等级的丹药,是多少强者疯抢的宝贝,结果就被她拿来送人了。

    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此刻,坐在雅间,将一切都收入眼底的青衣男子,低头敛起眸底的幽芒,举起酒杯,轻轻啜了一口。

    倒是跟在他身旁的小厮有些惊讶的开口道:“公子,那女人是什么来头啊,竟然有两颗下天品的增元丹?”

    “呵呵,谁知道呢,看样子,不是苍元国的人。”青衣男子抿唇,轻笑一声,一双如泉水般澄澈的泉眸,带着丝丝沁人心脾的轻灵。清澈却又深不见底,此刻却泛着幽光。

    他的肤色雪白,有点病态的白,长长的黑发披散在淡薄的脊背上,勾勒出颀长的身段。

    就算是坐在那里,就有说不出的飘逸出尘,仿佛天人一般,纤尘不染,云淡风轻。

    小厮见自己主子一笑,竟是有片刻的出神。

    他家主子真是长着一张谪仙的脸啊。

    “不是苍元国的人,难道是北安国的?”能轻轻松松丢出两颗下天品丹药的人,小厮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南隋国去。

    毕竟南隋国那个穷乡僻壤,估计连炼丹师都没有几个,更别说丹药了。

    北安国地处北方,是个超级大国,比苍元国还强上一线,也许,只有从那儿来的人才有这种豪气吧。

    青衣男子闻言,轻轻摇头,如画的眉目一挑,再度将视线落到了大厅里那抹蓝色身影上,“看样子是来参加宗派大比的,北安国的人怎么会瞧得上宗派大比。”

    “额,那奴才还真猜不出她的来头了,不过,这酒楼是五大家族之一的赵家开的,这下子她怕是惹了不小的麻烦啊。”小厮有些可惜的砸着嘴,遗憾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怕是没多久,就有血光之灾啊。

    “呵呵,这可不一定。”青衣男子笑了,面颊荡起的弧度像是手轻轻划过水面,漾起一层优美的涟漪。

    这时候,砸过酒楼,打过老板的苏陌凉已经走出了大门,见天色已晚,便寻思着又找了一间酒楼准备宿下。

    正好,也好好提升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次,她倒是找了家不起眼的,不过,就算如此,也是密密麻麻不少人。

    她多掏了一倍的价格,才住进了稍微清净的房间。

    苏陌凉不敢耽搁时间,坐下来,便是努力感受着体内的灵力波动。

    她这个荒古灵体,需要大量的灵力,好在这一个月已经存储了不少,加上丹药的辅助,只要一个领悟,便是能够晋级了。

    这一坐,就坐了两个时辰,直到她的身体周围浮动起灵力,苏陌凉才缓缓睁眸,呼出一口浊气。

    终于是达到初级将灵师了啊。

    按照她荒古灵体的灵力强度,想来,就算是遇到宫佑熠这种中级将灵师,也有一战的可能。

    至于,那个初级将灵师的胡长老,就有些凄惨了。

    绿蔓和安嬷嬷的仇,她每时每刻都记在心里呢。

    想到这儿,苏陌凉漆黑的眸子里浮起一层恨意。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忽然响起敲门声。

    “姑娘,这间房我们不租了,你赶紧收拾包袱出来吧,已经有人将这间房定了下来。”

    听着外面掌柜的声音,苏陌凉微微皱眉,起身推开了房门。

    “我已经付过房费了。”苏陌凉看着外面长得尖嘴猴腮的掌柜,不悦的提醒一声。

    “哎呀,现在帝都的酒楼都是人满为患,谁管你付过房费没有,只要谁价钱出得高,我就让谁住,你赶紧走,别耽误我做生意。”说着,男子就去拉苏陌凉的胳膊。

    苏陌凉见此,猛地擒住他的手,狠狠往外一撇,整个酒楼都能听到掌柜杀猪般的叫声。

    “哼,我先付的钱,还是付的双倍,现在想赶我走,搞错没有!没想到苍元国的素质都是这个层次的。”

    苏陌凉的话音刚落,便是吸引了大厅人的目光。

    “哎哟,我说是谁跟咱们抢房间呢,原来是吴振兴的徒弟啊。”这时候,只听一声尖锐的女声忽然传来,讽刺的语气颇为熟悉。

    苏陌凉放眼一望,便是看到曹亚茹和孟浩轩等人站在大厅里,正朝她投来惊讶的目光。

    他们都是没想到苏陌凉竟然在那样恐怖的男人手里逃了出来,真是幸运啊。

    “真是冤家路窄,我们到哪个酒楼,你就到哪个酒楼,你怎么就是赖着我们不放呢。”曹亚茹看着苏陌凉那张脸就恨得牙痒痒,嫉妒得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指责道。

    苏陌凉冷笑,到底是谁先来的,这人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真是一流啊。

    孟浩轩闻言,想到之前丢下苏陌凉逃跑的一幕,心中有些愧疚,面露尴尬的说道:“苏姑娘,抱歉,当初我们是在无能为力,所以才——不过,看你安然无恙的站在这儿,我也就放心了。”

    听到这话,苏陌凉忍不住冷嗤。

    这个男人满嘴仁义道德,把自己塑造得正直善良,却不想是个虚伪的。

    “孟哥哥,别跟她废话,现在我还差一间房间,立马把她赶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