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1.第191章 扬眉吐气
    苏陌凉之前听说过寂灭宗,因为宫右熠就在这个宗派。

    如今她杀害了灵剑宗的长老,彻底得罪了灵剑宗,若是要保命,就必须寻求一方势力的庇护。

    既然寂灭宗抛出了橄榄枝,她没有不接受的道理。

    至于宫右熠,她如今已经达到了初级将灵师,也丝毫不怕他的报复。

    想着,苏陌凉微微点头:“好,我加入!”

    卫长老闻言高兴得大笑起来,那得意的模样,像是捡到宝一般。

    可是场上的其他人听了,怄得差点吐血。

    在场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冲着寂灭宗来的。

    他们都是各个地方选出来的天才,实力天赋都非常不错,而且做了充足的准备,对寂灭宗的名额势在必得。

    可是,谁能想到,他们准备这么久,却被一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抢走了名额,他们如何不怒,如何不恼啊。

    此时,坐在观众席的赵家千金赵语琴更是坐不住了,这个名额她盼了好久,做梦都想进寂灭宗,现在被人抢走了,当下就怒不可遏的站起身,大声反驳:“我不同意!这个女子来路不明,根本不在参赛名单之列,怎么可以加入寂灭宗!”

    苏陌凉闻声,募得朝观众席望去。

    只见极力反对的女子长着一张精致小巧的鹅蛋脸,肤色白腻,明眸皓齿,唇若点樱,眉若墨画,在阳光的映衬下,璀璨生光,说不出的明艳细腻。

    可此时,那张美丽的脸蛋气得有些发白,瞪着苏陌凉的双目更是浮动着凶恶的恼意。

    众人听到她的话,都是赞同的连连点头。

    对苏陌凉突然出现抢走名额一事,都非常不满。

    要知道,宗派大比规矩严格,必须得到七大宗派批准的名单才可以参加宗派大比,岂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进入赛场,进行比赛的。

    很显然,苏陌凉实在不符合规矩。

    吴导师闻言,立马跳了出来,大声反驳:“哼,谁说她不在参赛名单之列,霍长老,请你看清楚我们南星学院报出的名字,是不是有一个叫苏陌凉的!”

    霍长老闻言,顿时低头查看,竟是真的发现了苏陌凉三个字。

    “哼,苏陌凉是我们南星学院的学生,本就在参赛名单之列,是绝对有资格参加宗派大比的,而现在你们也见识了她的灵力水平,战斗实力,如果觉得不服,随时欢迎找老夫的徒弟挑战,只要你们能打过她,寂灭宗名额就是你们的!”

    吴振兴站在广场之中,挺起胸膛,昂起脑袋,大有一副指点江山的气势。

    什么叫扬眉吐气,这就是啊。

    吴振兴这辈子都没这么解气,这么骄傲过。

    此时此刻,他真的想仰天大笑三声,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

    他徒弟小小年纪就已经达到初级将灵师了,一连斩杀了高级天灵师和宗派长老。

    这等天赋和实力谁还敢嘲笑南隋国,谁还有脸羞辱南星学院!!!

    这一刻,吴振兴激动地红了眼眶,浑身畅快淋漓。

    他的徒弟做到了,他的徒弟没有让他失望。

    不但让南星学院,整个南隋国挺起了头颅,还给所有苍元国的人一个下马威。

    看着他们一个个震惊,难堪而又憋屈的表情,吴振兴从来没有如此畅快过。

    苏陌凉真是为他和南隋国争了好大一个面子!

    听着吴振兴嚣张的声音震荡开来,可场上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反驳。

    因为,那个女子毫不费力的斩杀了高级天灵师和初级将灵师,这样的实力,他们怎么有胆子上去挑战。

    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虽然进寂灭宗固然重要,但不至于为了一个宗派,傻到连命都丢掉了吧。

    所以,大家虽然心有不甘,但迫于威压,只有认怂。

    可赵语琴听到这里,气的浑身发抖。

    说来,寂灭宗里的内门长老赵冰是她的亲叔叔,这个名额可以说本就是内定好的,是属于她赵语琴的。

    但万万没想到她堂堂五大家族之一的赵家,竟然被一个南隋国的贱民抢走了名额。

    耻辱,天大的耻辱!!!

    越想越火大,赵语琴满心不甘的大吼出声:“卫长老,这宗派大比还没比完,你就私自决定了名额,这要是传到了赵长老的耳朵里,我怕你脱不了干系!”

    说到赵长老三个字,赵语琴语气咬得极重,很明显,她是在提醒他,别为了一个毫无背景的贱丫头,得罪他们赵家,得罪宗派里的内门长老赵冰。

    要知道这赵冰,不但是内门长老,还是一名炙手可热的炼丹师。

    前不久他又晋级到了大丹师巅峰,就连宗主都点名夸赞,由此可见,赵冰在宗派里的地位,岂是卫风一个外门长老可以相比的。

    若真是要追究下来,卫风怕是有不小的麻烦。

    苏陌凉听到这里,虽然不知道他们错综复杂的关系,但也能理解卫长老私自决定名额的事情,应该会惹来麻烦。

    想着,苏陌凉挑眉,勾唇一笑,望向了气焰不小的女子:“好,就等比赛比完,我相信到最后,这个名额还是我的!”

    赵语琴没想到南隋国的贱民居然如此嚣张,杀了灵剑宗的长老不说,还敢挑衅她!

    赵语琴怒得眉头紧蹙,咬着银牙低吼:“苏陌凉是吧,很好,我记住你了,明日就是炼丹比赛,我要跟你比试炼丹,若是你输了,我要你带着南星学院的所有人,滚出苍元国,永世不得踏入苍元国的地界!”

    曹亚茹听到这里,顿时捂嘴轻笑起来,“语琴姐姐,她是吴振兴的徒弟,吴振兴自己才达到丹师中期,他徒弟的等级可想而知,你要跟这种人比,实在有辱你的身份。”

    曹亚茹是个炼丹师,在她眼中,动用武力的都是些粗人,而炼丹师,只需要轻轻松松炼制一颗丹药,就能让无数的强者为之疯狂,听之号令。

    这也是为什么,炼丹师的身份要比灵师的身份高贵许多的原因。

    曹亚茹虽然承认苏陌凉灵力了得,可绝对不相信她的炼丹技术能比得过赵语琴。

    更甚至,她觉得苏陌凉连自己都比不上,更别说跟赵语琴相比了。

    大伙儿听了曹亚茹的话,都是对吴振兴投去惊讶和鄙夷的目光。

    吴振兴都这把岁数了,居然还停留在丹师中期,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在这儿指手画脚的。

    赵家虽然算不上炼丹世家,可是却出了赵冰和赵语琴两个炼丹天才。

    赵语琴如今20岁,在赵家的栽培和赵冰的帮助下,已经达到了初期大丹师。

    而南隋国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没什么资源,就连教导大家炼丹的导师也只是个丹师中期,还不比上人家20岁的小姑娘,说来也是羞辱。

    所以,他的徒弟怎么可能比得上赵语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