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第196章 凄惨的曹亚茹
    听到这话,曹亚茹更是慌张,凄惨的叫声吓得场上的众人白了面色。

    这时候孟浩轩想上前阻止,却被祖英杰拉住了手臂。

    “别去,那是赵家,我们可惹不起。”

    孟浩轩闻言,眉头皱得更紧,面色又黑又沉:“可是,茹儿要是出事,我要怎么跟曹伯伯交代。”

    “但你认为你能阻止得了吗?那赵家权势滔天,赵语琴出了名的刁蛮,你这个时候上去阻止只会惹怒她,自己也会惹上麻烦。”白兴学赞同祖英杰的观点,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孟浩轩听到这儿,气得握紧了手指,盯着被扒着衣服的曹亚茹竟是连点办法都没有。

    这时候,曹亚茹好好的一个女儿家,很快便被赵语琴的手下撕碎了衣服,逐渐露出了白腻的**。

    场上的不少长老则是不忍直视的避开了视线。

    而对于血气方刚的少年们,这一幕实在刺激,大多都兴奋的吼叫起来,不一会整个赛场掀起了**。

    曹家千金被扒光衣服,滚出赛场,简直史无前例。

    此刻的曹亚茹因为挣扎被随从弄得浑身是伤,青一块紫一块的,声音也因为惊恐喊得嘶哑,不一会儿,她就如被扒光了毛的鸡,惨不忍睹的摔在地上,被人像踢皮球一般,滚着出了赛场。

    孟浩轩等人和曹亚茹的师父鲁建,只有站在远处,干瞪眼。

    对方是赵家,他们虽然气得不行,但实在无能为力。

    而看到这一幕的其他人都是打了个冷颤。

    赵家千金狠,那个名叫苏陌凉的更狠。

    这种损人的手段都被她想出来了,也算曹亚茹倒霉,谁叫她去攀附权势,招惹苏陌凉,结果惹得一身骚,也怪不了任何人。

    看着曹亚茹凄惨得被人踹出了赛场,赵语琴才收回视线,阴鸷的瞪了苏陌凉一眼,低沉的声音怒得从牙缝了挤出:“苏陌凉,今日之仇,我记下了,咱们走着瞧!”

    说罢,赵语琴一个转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赛场。

    她这辈子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打击,受过这样的羞辱。

    有胆子抢她的名额,就看她有没有命享。

    吴振兴看着两个讨厌的都滚了,兴奋的笑声震耳欲聋,朝着一旁的卫风挑挑眉:“看吧,我说吧,你可以怀疑我的实力,但绝不要怀疑我徒弟的实力。”

    卫风面部有些抽搐,迟疑片刻问了出来:“你确定你是她师父?我怎么觉得你当她徒弟都不够格呢。”

    吴振兴现在心情好,也不计较他的讽刺,只是撇嘴瞪他一眼,“你耳朵聋了?没听到她叫我师父?”

    话落,吴振兴也不跟他废话,旋即慢悠悠的走到了鲁建身边,得意的瞅了他一眼,“鲁建啊鲁建,之前我说什么来着,话不要说太早,不然会被别人耻笑的。你看看,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就你那丹师中期的徒弟,给我徒弟提鞋都不够呢,也好意思拿出来显摆。最后落个这么凄惨的下场,被赵家欺负得惨不说,还名节不保,我看啊,她和南郡城城主儿子的婚事,八成也黄了。”

    鲁建气得满脸铁青,盯着吴振兴的双目闪烁着不可遏制的怒火,额头竟是有青筋涨起来,随着他的怒喘,在那抽动着。

    以前从来都是他羞辱吴振兴,什么时候轮到吴振兴嘲笑他了,可恶!

    “别生气,你这把年纪小心气坏了身子,不就是个宗派名额而已,这次不行下次再接再厉。”吴振兴笑着安慰一声,见鲁建整个都快气炸了,才缓缓转身离开了他的视线。

    吴振兴这口恶气憋在心里好久,这次总算是出了啊。

    如今,赛场上的人对苏陌凉再也没有任何微词。

    都说,一个人的天赋有限。

    在灵力方面天赋好,那在精神力方面就要相对弱很多。

    而苏陌凉就是个例外。

    灵力达到了初级将灵师不说,炼丹天赋更是惊人,竟然已经是中期大丹师了。

    这是多少人望其项背无法追赶的天赋?

    就连七大宗派的几位长老都是吃惊不小。

    卫风满意的点点头,朝着苏陌凉说道:“明日就是历练比赛了,有信心吗?”

    苏陌凉唇角轻扬:“我说了,寂灭宗我进定了。”

    “哈哈哈,好,这次历练我们选的地址是在灵剑宗。因为他们灵剑宗有一座阁楼,名为灵剑阁,阁楼总共有十层,楼层越高,灵力就越丰富,但是危险程度也会随着层数增加的。”

    “你可别小看这个阁楼,每一层都能检验出人的天赋,上到越高的楼层说明天赋越好,当初七皇子宫右熠可是上到了八层,而风墨痕更是上到了九层,你瞧瞧他们现在的天赋!风墨痕24岁已经是名初级玄灵师了,而同为24岁的宫右熠前不久也晋级到了高级将灵师,这就是不管怎么努力也无法追赶的天赋!”

    要知道将灵师这个等级是个瓶颈,也许有的人很容易就达到了将灵师,可是,要从初级将灵师升到高级将灵师,甚至晋级到初级玄灵师,简直比登天还难。

    这也是为什么胡长老花了几十年的时间都还停留在将灵师的原因。

    所以苍元国不缺少将灵师,但就缺少能轻松晋级的将灵师。

    宫右熠和风墨痕走到今天,的确是少有的天才。

    听到这里,苏陌凉眸子划过一抹惊讶,不禁微微点头:“从将灵师到玄灵师,这个风墨痕到真是个天才。”

    想到这儿,她脑海中忽然浮现了风墨痕那如谪仙般的俊脸。

    那是一个飘逸出尘的男子,轻灵儒雅,是个很特别的人。

    至于宫右熠晋级到了高级将灵师,是苏陌凉意想不到的。

    那人虽然性子阴沉,做事阴险,但这天赋没得话说。

    “丫头,你先回去养精蓄锐,我们第四日出发去剑灵宗。”卫长老见她听进去了,这才点点头,吩咐道。

    “嗯,知道。”苏陌凉微微点头,面色凝重几分,“刚好,灵剑宗上有个老熟人,必须去打个招呼才行,不然我会不安心的。”

    苏陌凉想到杀害绿蔓和安嬷嬷的罪魁祸首,袖口下的手指狠狠的蜷缩起来,指甲深深陷进了肉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