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0.第200章 她的智商杠杠的
    看来,那风墨痕没有进入第十层,估计就败在这九宫图上。

    苏陌凉心里有了猜测,连忙挪动着身子朝着几个石柱走去。

    她发现,石柱上并没有数字标识,上面只刻着一些奇怪的人像。

    每一根石柱上的人像个数各不相同,想来应该就是暗示着顺序吧。

    只是,这被她填满了的九宫图上有九个数字,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数下来,分别是2,9,4,7,5,3,6,1,8。

    现在房间里只有五根石柱,那么就要排除掉6789四个数字,最后就剩下了24531.

    苏陌凉算到这里,眼里精光乍现,恍然大悟,嘴角忽然咧开惊喜的笑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真君老人见苏陌凉这么兴奋,也被感染了几分期待。

    他研究了半天都没有结果,难不成她这么快就知道答案了?

    “丫头,你解出来了?”

    苏陌凉点头,斩钉截铁:“是,顺序就是24531!”

    真君老人闻言,面色划过震惊,还来不及追问原因,苏陌凉已经拖着双腿,到了刻着两个人像的石柱跟前,用力按上了石柱上的人像。

    人像凹陷进去,顿时发出一声轰响。

    苏陌凉见此更加肯定,又是努力挣扎到了刻着四个人像的石柱跟前,将四个人像都按了进去。

    就这样,周旋在几个石柱之间,花了她将近一个时辰,把她折磨浑身虚脱,大汗淋漓。

    好在,她最后还是照着顺序成功的按完了石柱上所有的人像。

    直到最后一个人像陷进去的那一刻,第十层大门上显示的九宫图顿时消失不见,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大门打开,一条蜿蜒而上的小路出现在了苏陌凉面前。

    真君老人看到这里,惊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低吼一声:“我靠,竟然真的成功了,丫头,你也太神了吧。”

    苏陌凉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他。

    其实这九宫图很简单,只要横竖每一行每一列加起来的总和等于十五,就能算出九宫图缺失的数字,排除大于五根石柱的数字,然后按照九宫图从左到右的顺序读下来,自然就能打开十层的大门了。

    苏陌凉非常清楚这种算法,可真君老人却被蒙在鼓里,搞了半天都没明白,只有感叹自家主子的脑子实在灵活,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这个灵剑宗想算计他家主子,真是不自量力啊。

    非但损失了两个长老,灵剑阁最神秘的第十层也落入了苏陌凉的手中。

    可悲,可怜啊。

    就在真君老人感叹之际,苏陌凉已经顺着小路走上了第十层。

    她发现,灵气的压迫感骤然消失,反而变得平静不少。

    没有烟雾,没有刺痛,体内的内伤竟然飞速的愈合着。

    这第十层好似就专门为治疗伤势而建立的。

    想来造出灵剑阁的主人,是想考验人的韧劲。

    大家不管走到哪一层,或多或少都会受内伤,而只有走到最后的人,不管伤得多严重,只要坚持到最后,就能恢复如初。

    其实这不是考验天赋,而是考验韧性。

    没有走到第十层的人无法有这种领悟,而苏陌凉却是感触良多,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身体似乎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只觉得自己的肌肉和筋骨比之前更为坚固。

    就在苏陌凉惊讶之时,一道振聋发聩的声音忽然从前方传来,那种不同于灵气,却更加犀利的凶悍气息扑面而来,竟是让苏陌凉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

    “竟然有人类打破了我的封印,哈哈哈哈——我终于解脱了!”

    凶戾的声音如雷般炸响,震得这方空间轰然颤抖,狂暴的气势瞬间弥漫开来,透着拧杀的凶气。

    苏陌凉心中大惊,还来不及起身,只见一团白色忽然扑到了她的脸上,两只肉呼呼的爪子按住她的面颊。

    葡萄般黑黝黝,圆溜溜的大眼睛,死死盯着苏陌凉的双目。樱桃大小的鼻子冲她的脸上嗅了嗅,黑得发亮的眼珠浮动起一丝惊讶。

    “居然是个母的!”

    苏陌凉看着眼前,浑身雪白的小兽,整个身子毛茸茸肉嘟嘟的,此刻前爪按住她的面颊,后脚踩在她的脖颈上,弓起身子,挤成一团,像极了一个雪白肉球,让人忍不住想要揪一把。

    “这里竟然有雪貂!”苏陌凉是认得这动物的,当下有些惊讶的呢喃出声。

    小家伙一听雪貂两个字,顿时炸毛了,雪白的绒毛霎时炸立起来,呲牙咧嘴的大吼:“你个愚蠢的人类,我是上古凶兽天魔貂!”

    这个人类竟敢把它跟雪貂那样的蝼蚁相比,可恶!

    上古凶兽天魔貂?

    苏陌凉听到这个名字,再看着它葡萄般瞪得老大的圆眼睛和通身雪白的肉身子,噗嗤一声笑出声。

    “就你这样的还叫凶兽,哈哈哈——”

    就这毛茸茸白乎乎的小身子,竟然也是凶兽!

    别说苏陌凉不信,就连其他人看了,怕是也会笑出声。

    天魔貂见她竟然敢嘲笑自己,怒得瞋目切齿,凶恶的张嘴,露出比匕首还犀利的尖锐牙齿,一下子咬住了苏陌凉的肩膀。

    苏陌凉看到是个小东西,本就没什么戒心,一不小心就被它咬个正着,顿时痛得闷哼一声,伸手抓住雪貂的后劲,像提猫咪一般,将它硬生生扯了起来。

    这时候,她竟然用肉眼看到,那雪貂的额头上忽然闪现出银色的契约印记。

    苏陌凉惊得瞪大双目,她可什么都没干啊!!!

    天魔貂嘴里还沾染着苏陌凉的鲜血,此刻忽然觉得身体不受控制的被她提了起来,感受到额间的变化,就连天魔貂自己都懵了。

    什么情况?

    它被契约了!

    它竟然被一个人类契约了!

    这个人类还是个初级将灵师!

    天啊,它堂堂上古凶兽,竟然被一个这么弱的人类契约了!

    天魔貂崩溃了,抓狂了,使劲扭动身子,冲着苏陌凉挥舞着爪子,恨不得撕碎她的脸。

    被人类契约,绝对是它天魔貂族最大的耻辱!

    更何况,还是被一个这么弱的人类。

    怎么可能!

    它上古凶兽,怎么可能被这样弱小的人类血契!!!

    要知道灵兽要是比人类强大,若不是自愿请求被契约,是绝对不会被人类契约的。

    除非那个人类的实力在灵兽的实力之上,才能强行契约。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连它的指甲盖都不如,怎么会契约了它!

    神鼎空间里的真君老人看到这里,笑得前俯后仰。

    只有他最明白,苏陌凉是荒古灵体,万年难遇的奇才,连邪血鼎都能契约,契约上古凶兽自然也不在话下。

    “哈哈哈哈,这个蠢货天魔貂,还想吃主人,现在反被契约,真是凄惨啊——哈哈哈哈——”

    由于契约的关系,天魔貂也能听到苏陌凉的内心传音,顿时被这一连串的嘲笑声惊得瞪大了眼睛。

    “谁!谁在那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