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第202章 好阴险的手段
    李长老也急的不行:“这人还没出来呢,我们也不知道啊。”

    然而,就在他话音刚落之时,众人只见灵剑阁的门口顿时传送出了苏陌凉的身影。

    吴振兴,卫长老和南星学院的所有人都惊喜的一拥而上。

    “丫头,你没事儿吧。”吴振兴上下打量她,生怕她受了伤。

    苏陌凉摆手,浅笑:“没事,我好好的,里面的灵气还不足以让我受伤。”

    听到这话,大家都是放心下来。

    李长老这边的水灵珠有记录,刚才捏爆水灵珠走出来的是苏陌凉,但是显示的是第七层,这么说来,苏陌凉只到了第七层,那那个进入第十层的人又是谁!

    李长老震惊了,震惊进入第十层的另有其人,也震惊苏陌凉居然平安无事的走了出来。

    当时他可是亲口吩咐弟子发给苏陌凉一个假水灵珠的,她怎么可能捏爆水灵珠走出来?

    如今她都出来了,那被内门长老们派去暗杀苏陌凉的周长老呢?

    就在李长老满肚子疑惑的时候,苏陌凉从远处走了过来。

    此刻的苏陌凉不像以往冷着脸,而是挂着温和的笑意走到了李长老面前,朝着他鞠了一躬,感激的大声说道:“李长老,这次多亏有你,不然我就要被混入灵剑阁的长老暗杀了。要不是你暗中交换了我和他的水灵珠,还特地提醒我小心他,这次我估计真要凶多吉少。”

    听到这话,李长老骇得目眦尽裂,指着苏陌凉说不出得惊恐:“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提醒你了,什么时候交换你们的水灵珠了,苏陌凉,你——你——”

    这一刻,李长老看着苏陌凉温婉的笑意,那双墨黑瞳孔闪烁着的精光,脊背顿时冒上一股寒意,恍然大悟的张大了嘴巴。

    她这是要栽赃嫁祸给他啊!

    天啊,这个女人太恐怖,太阴险了,竟然给他来这一手。

    果然,李长老身旁的所有内门长老,都是满脸震惊而又愤怒的瞪着他,此时真有撕碎李长老的冲动。

    他们还纳闷苏陌凉拿的假灵珠,怎么会好端端的传送出来,现在听她这么一说,大家都恍然大悟,原来是李长老搞的鬼!竟然帮着苏陌凉换走了周长老的水灵珠,现在周长老反而被困在里面,八成已经遇害,可恶!

    “李长老,我要你给我个解释!”全鸿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咬牙切齿的低吼。

    李长老被他的怒气吓得浑身发抖,惨白着面色,急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啊,苏陌凉的水灵珠才是假的,我给周长老的水灵珠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李长老情急之下,顿时将他和内门长老之间的阴谋和盘托出,惊得周围围观的群众大惊失色。

    原来,灵剑宗竟然打着比赛的幌子,想要暗杀苏陌凉。

    天啊,他们还是名门正派,居然干着如此见不得人的勾当,实在是阴险恶心。

    听到周围一片哗然,李长老顿时意识到自己的阴谋败露,吓得立马捂嘴,整个人都傻了。

    看着周遭指指点点,听着无数指责的声音,全长老和其他内门长老全都黑了一脸。

    这可是关系着他们灵剑宗声誉的问题。

    若是灵剑宗的声誉毁了,学生不愿意加入灵剑宗,那灵剑宗以后想要有新鲜血液就难了。

    没有新的学生加入,他们灵剑宗就会变成一潭死水。

    想到这儿,长老们都气得七窍生烟。

    不但损失了胡长老和周长老,还败坏了名声,这一切全都是李长老造成的。

    李长老接收到内门长老们杀人的目光,顿时如临深渊,骇得浑身发抖,立马指着苏陌凉,抖着声音解释:“是她!是她栽赃陷害我!我没有,我没有啊!”

    他此时说这话,实在没有任何信服度。

    苏陌凉好端端的走了出来,拿的是真的水灵珠,而周长老反而被困在里面没出来。

    内门长老们要如何相信李长老是被冤枉的。

    更何况,现在无论李长老如何解释,也挽回不了局面,就算他是被冤枉的又如何,他已经把灵剑宗的名声败坏了,他们怎么可能饶过他。

    苏陌凉看到这里,微微挑眉,非常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

    而一旁的吴振兴多少了解苏陌凉的性子,现在看着灵剑宗被骂得狗血淋头,顿时捂嘴偷笑,猜也猜出这是他宝贝徒弟搞的鬼。

    谁敢招惹他徒弟,绝对会被阴得很惨,这是不变的真理。

    看着吴振兴偷笑得不行,卫风愣了片刻,也渐渐的反应过来。

    看来,他看重的弟子不但是个四肢发达的,还是个头脑聪慧的。

    不错不错。

    “丫头,就你这成绩,加入我们寂灭宗完全没有问题,就算传到内门长老的耳朵里,他们也没有话说,毕竟你的实力摆在这儿,他们也不好明着走后门。”卫风知道苏陌凉为什么答应比赛,不过就是不想让他在宗派里难做人。

    苏陌凉微微点头:“那就多谢卫长老了。”

    “哈哈哈,不用,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寂灭宗了。”

    苏陌凉闻言,摇摇头:“卫长老先回去吧,我还要办点事儿,晚些再与长老汇合。”

    卫风闻言,倒是有些好奇她在灵剑宗还有什么事儿,但见她眉宇间有些凝重,似乎不愿多说,也只好点头,先行离开。

    “现在宗派大比结束了,你们也可以回南隋国了,路上小心。”苏陌凉看了吴振兴和院长一眼。

    吴振兴和院长是知道她心思的,同样沉着面色点点头,不舍的看了苏陌凉一眼,才带着学生离开了灵剑宗。

    ——————————

    在那最低等的修炼房里,一抹消瘦的身影像是疯了一般一把推翻了桌上的清汤寡水。

    那张瘦得都快凹陷进去的脸,此刻爬满了歇斯底里的愤怒。

    虽然她以前是灵剑宗最低等的弟子,但自从她的手被苏陌凉废掉之后,她就彻底沦为了灵剑宗的废物。

    他们禁锢了她的活动范围也就算了,还经常不给饭吃,她昨天闹了大半天,今天终于有饭吃了,结果全是些馊稀饭,连点米都很难看到。

    看着铜镜里自己落魄凄惨的样子,看到自己的断臂,那日的疼痛历历在目。

    “苏陌凉!你个贱人,我要把你碎尸万段!!!”说着,苏妍音一拳打在铜镜上,鲜血顺着指缝瞬间流下。

    “看到妹妹这么恨姐姐,姐姐很伤心呢。”只听苏妍音的背后忽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阴柔的语气顿时让她浑身大震,猛地转身望去。

    ————————

    题外话:艾玛,刚才手一抖,前面一章没写标题,亲们前面还更新了一章的哦,不然连不上情节。剩下的两章晚上六点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