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第203章 报仇雪恨
    只见,一抹婀娜的身影,风姿绰约的逆光走来,阳光倾泄在她浅蓝色的衣裙上,仿若被照得明朗的蔚蓝天空,说不尽的清爽宜人。

    那张极美的脸,皓若白雪,肤若凝脂,眉目如画,丹唇外朗,被阳光那么一迫,更觉娇艳无比。

    只是那双幽黑的瞳孔,像是被千年玄冰浸泡过的一般,投射出骇人的冷厉,顿时让苏妍音心中大颤,面色煞白。

    “你——你苏陌凉!你怎么到灵剑宗来了!”苏妍音惊惧的尖叫起来,身体和声音一起颤抖着。

    苏陌凉闻言,勾唇一笑,两颊笑涡霞光荡漾,更显几分娇俏。

    “妹妹在灵剑宗当弟子,姐姐甚是想念,所以就上来看看你啊。怎么,不欢迎姐姐吗?”

    轻柔的语气由远及近飘过来,若是被不知情的人听了去,还真的以为苏陌凉这个当姐姐的挂念妹妹,两人姐妹情深呢。

    然而苏妍音最清楚她话里的意思,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女人是魔鬼,上次在南隋国便已经领教了她的凶悍和残忍。

    只是对于苏陌凉会突然出现在灵剑宗,苏妍音实在想不通。

    灵剑宗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的,就算硬闯进来,胡长老也不会坐视不理。

    可是,她却找到了这里,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

    “你——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苏妍音有些抓狂了。

    苏陌凉挑眉,淡定的语气让苏陌凉瘆的慌,“自然是走进来的。”

    “不——你该不会是加入了灵剑宗!!!”苏妍音猜测了半天无果,脑海中顿时涌出这么一个可怕的猜想。

    苏陌凉笑了,漆黑的瞳孔掠过一丝不屑,红唇微动,声音低沉,却是尤为的嚣张。

    “灵剑宗?想让我加入,它还不配!”冷哼一声,苏陌凉便是抬脚慢慢的走向苏妍音。

    苏妍音见她渐渐靠近,惊惧得后退几步,抓住身后的桌子,努力稳住身形。

    “你别过来,别过来!”

    可是此时的苏陌凉哪里听她的阻拦,噙着那抹足以让苏妍音疯狂的得体的微笑,慢慢走来,投来一大片阴影,就像是给苏妍音投下了死亡的阴影,让她恐惧的叫起来。

    “师父!师父!!!救我!!!”

    听到这等声嘶力竭的呐喊,苏陌凉眼角轻扬,勾勒出几分阴厉的妖冶,轻轻凑到了苏妍音的耳畔,低吟般告诉了她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别叫了,你的师父早在宗派大比上就被我给抹杀了!”

    听到这话,苏妍音吓得目眦尽裂,心脏像是要从张大的嘴巴里蹦出来,惊恐的表情赫然凝固,求救的尖叫声也戛然而止——

    她竟然杀死了身为初级将灵师的宗派长老!!!

    那她岂不是在初级将灵师之上!!!

    意识到这一点,苏妍音骇得彻底摊在了地上,惊恐的双目死死瞪着苏陌凉,像是看到了魔鬼一般。

    “你——你竟然害死了灵剑宗的长老,灵剑宗是不会放过你的!”

    苏陌凉却是轻笑一声,不以为意:“不过灵剑宗而已,他要是敢动寂灭宗弟子一根汗毛,相信,灵剑宗的处境会更糟糕的。”

    “什么,你说什么!寂灭宗的弟子!你竟然是寂灭宗的弟子!”苏妍音彻底吓傻了,此刻的面色更是惨白如纸。

    寂灭宗可是排名前三的宗派,那里面培养的,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她竟然加入了那样牛叉的宗派!!!

    天啊,这才多久啊,她的实力已经如此逆天了吗?

    眼前的苏陌凉太可怕了,以前就已经是她不能随便招惹的对象,可现在已经成为寂灭宗弟子的她,更是连灵剑宗都不敢招惹的对象。

    而她身为灵剑宗的低等弟子,就算被她抹杀了,也没人会为她讨回公道。

    这一刻,苏妍音的心跌入了谷底,那是一种绝望,一种追悔莫及。

    早知道她就不回南隋国报仇了,她的母亲死了就死了,不过是个没用的娘亲,对她毫无帮助。

    可是,她就是碍于面子,不服苏陌凉不把她放在眼里,才酿成今天的大祸。

    “姐姐,姐姐,求求你,放过我,我再也不敢了,我娘该死,我爹该死,苏家的人都该死,他们不该欺负你招惹你,都是他们的错,跟我无关啊,我十四岁就离开了家,和你不在一起,不知道你的处境,若是在一起,我一定会阻止他们的。求你饶过我!!!”

    苏陌凉听到这里,差点将隔夜饭给吐了出来。

    苏家虽然对苏陌凉残忍,但对苏妍音,却如掌上明珠一样的宠爱着。

    可如今,威胁到她生命,她竟然将一切过错都怪罪到对她有恩的亲人身上。

    培养出这样一个白眼狼,苏陌凉真是替苏家感到悲哀。

    “苏妍音,你知道吗,你真是让我恶心,想到绿蔓和安嬷嬷居然死在你这样恶心的人手里,我就恨不得把你扒皮抽骨!”苏陌凉咬着银牙,压低着声音说着,那种深入骨髓的痛恨和厌恶让苏陌凉有些冲动,猛地抬手,一掌扣在了她的天灵盖上,猛然用力,直接将脑袋捏碎了去。

    只听一声惨叫,连同于的喘息都没有,便是彻底没了声音,房间里只剩下尖锐的回声。

    苏陌凉收手,拿出绢帕,擦掉了恶心的血迹,慢悠悠的走出了苏妍音的房间。

    她微微仰头,看着天边火辣辣的太阳,心里忽然一阵抽痛。

    不久前,这种天气,安嬷嬷站在一旁替她打着扇,绿蔓则是用力给她碎着冰,给她降温。

    转眼,她们不在了,而她却已经站在了仇人的地盘上——

    苏陌凉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

    她还要变得更强更强,她再也不想看到自己的亲人死于非命,再也不想!

    ————————

    报完了仇,苏陌凉便是赶完了寂灭宗。

    这寂灭宗离着灵剑宗并不远,半天时间就到了,走到寂灭宗的外围,苏陌凉便是看到高大宏伟的建筑,坐落在远方。

    砌筑斗拱,重廊复殿,层叠上升,巍峨屹立,贯穿青琐,展现着历史的古朴厚重。

    而它的外围是一条蜿蜒小河,河上七座大桥如长虹偃月倒映水面,气势滂沱,美如人间仙境。

    淡定如苏陌凉也震撼的砸吧了几下嘴巴,随即快步来到大门处。

    “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守门的弟子一下子拦下了她。

    苏陌凉看他一眼,报出了身份:“苏陌凉。”

    “苏陌凉?你就是那个走到了灵剑阁第七层的苏陌凉?”

    守门弟子一声惊叹,顿时吸引了不少来来往往的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