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第204章 寂灭宗的挑衅
    苏陌凉微微点头,算是默认了他的猜测。

    守门的弟子显然有些震惊。

    能走到第七层的人,他一个看门的惹不起,顿时让开了道路。

    苏陌凉见他识趣,也很满意,径直走了进去。

    可是刚才那一声惊叹,已经吸引了不少目光,附近的不少弟子都是有些惊讶的望向了苏陌凉。

    关于灵剑阁上的事情,大家是有所耳闻的,对苏陌凉这个名字也并不陌生。

    如今,看到她走来,都开始议论起来。

    这时候,一位身穿橘红衣裙的娇俏女子,看到苏陌凉则是一声冷哼,踩着步子,缓缓走来,点樱般的红唇一咧,目光肆意的上下打量她:“原来,你就是苏陌凉!”

    倒是和她想象中的形象不符。

    从南隋国那个烂地方来的人,多半都是山野村姑,只是眼前的这个女子出乎众人的意料。

    她身形虽然娇小,但腰肢纤细,四肢纤长,身姿优雅,那张肤如凝脂的小脸,更是清丽绝俗,比她还要美艳三分。

    橘衣女子眸子闪过一丝嫉妒,越是仔细打量,她的面色就越难看。

    周围的人同样掩不住眸底的惊艳,只是寂灭宗这么多年,收的都是苍元国的天才,这次竟然允许一个南隋国的加入,倒是让他们大跌眼镜了。

    苏陌凉看了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橘衣女子,冷淡的开口:“你找我有事儿吗?”

    “新来的,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别说你根本不会进入寂灭宗,就算你进了还得叫我一声师姐呢!”橘衣女子气得美眸一瞪,凶意尽显。

    “哎呀,碧凡师姐,从南隋国来的村姑懂什么礼貌规矩啊,你别跟她一般见识。”跟在橘衣女子身旁的绿衣女子,捂嘴偷笑一声,嘲讽的意味不言而喻。

    而后周围的人都是像看笑话一般,盯着苏陌凉,眼里全是幸灾乐祸。

    苏陌凉闻言,冷冷的扫了一眼绿衣女子,冷然开口:“听说寂灭宗清净优雅,很是令人向往。可今日来了,才知道和传闻不符,也不知道是谁养的狗在乱吠,吵闹得紧。”

    “你——你骂谁是狗!”绿衣女子的笑容还僵在脸上,便是气得呼吸一滞,立马大吼出声。

    反观她一脸愤怒,气急败坏的样子,苏陌凉倒是不喜不悲,看不出情绪,那等高雅的气质,站在她面前,谁比较像乡野村姑,大家心知肚明。

    “我还有事,请让开。”苏陌凉还要去招生办找卫长老呢,可没时间跟这种人纠缠。

    绿衣女子见她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顿时气得满脸涨红。

    虽然自己只是寂灭宗的外门弟子,但也在这里两年了,算是老弟子了,但凡新人进宗都会给几分薄面,没想到这苏陌凉竟然如此不识好歹。

    “苏陌凉,你今天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苏陌凉闻言,微微皱眉,没想到不与这种人一般见识,反而让她得寸进尺:“没听说过好狗不挡道吗!”

    绿衣女子见她又骂自己是狗,气得呲牙咧嘴的,说着就要招呼上去。

    好在一旁的殷碧凡一把拉住了她:“郝媚没冲动,宗派内不准私下斗殴,被发现了可是会被关禁闭的。”

    被唤为郝媚的绿衣女子,则是咬着银牙,非常不服气的低吼:“可是,这贱人竟然敢对我们不敬,不修理她,难消我心头之恨。”

    殷碧凡则是眉头一挑,冷哼一声:“修理她还不简单,到时候根本不用我们动手,她也会落个凄惨下场。”

    “哦?”郝媚闻言,愣了片刻,随后想到赵家这次在宗派大比上吃了亏,而赵语琴的哥哥可是寂灭宗里内门长老们重点培养的人物,想来是不会放过她的。

    再者,听闻东郡城城主的小女儿付凌萱命丧苏陌凉之手,而付凌萱的姐姐付岚雅,可是内门长老伍鹏的关门弟子。

    这两个都是狠角色,绝对是苏陌凉招惹不起的人物。

    现在就让她逞口舌只能,到时候,有她好看的。

    想着,郝媚收敛了气势,唇角反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阴测测的警告:“苏陌凉,希望你以后还能像今天这样理直气壮。哼——”

    说着,郝媚和殷碧凡便是不屑的睨她一眼,转身离开了。

    看着挡路狗走了,苏陌凉才寻着招生办的路线,快速走了过去。

    刚走到招生办的门口,便是听到里面传来怒吼。

    “卫风,你竟敢无视我的命令,把那什么从南隋国来的废物给招了进来,你是活腻了,还是不想当这寂灭宗的长老了!”大骂的是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老者,他粗重的手掌一下子打在卫风的脑袋上,顿时让后者有些晕眩。

    而卫风作为外门长老,只有忍下一肚子屈辱,垂着头,不敢吭声。

    “卫风,你这次真是过分了,人家赵长老可是宗主面前的红人,你这样做,不是打赵长老的脸吗,再说了,那赵语琴在灵剑阁里走到了第五层,只是比那姓苏的低了两层而已,又是名大丹师,完全够资格进来的。你这样一搞,我看你怎么跟赵长老交代!”另外一个稍显瘦弱的长老,同样对招苏陌凉进来的做法,十分不满。

    “哼,卫风,你赶紧把那贱丫头抓起来,亲自送到赵长老面前恕罪,不然,丢了小命,别怪老夫没提醒过你!”

    苏陌凉听到这里,心头有火,推门走了进去,冰冷的视线扫了在场除了卫风之外的三位长老,“不用抓了,我就在这里。”

    一听这话,众人都是惊了一跳,齐齐朝着苏陌凉望去。

    “你!你就是那个苏陌凉?”肥头大耳的长老一看到她,双目一鼓,满是凶戾。

    “是,正是在下。”

    “好啊,你竟然亲自找上门了,看老夫不亲手解决了你!”说着,那长老就要扑上去抹杀苏陌凉。

    倒是一旁瘦小的长老连忙拉住他:“巫长老,使不得啊,宗主有明文规定,长老不得私自斩杀弟子,别触犯条例,反到惹来不痛快。”

    话音刚落,巫长老也来不及收敛气势,门口一道清澈的声音忽然扬起,众人只见一抹修长高颀的身影映入眼帘。

    “几位长老何必为了一个新进弟子动怒。若是传到宗主耳朵里,赵长老反而不好做人。”

    长老一看,走来的竟然是不爱露面的风墨痕,顿时吓了一大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