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6.第206章 南清绝!!!
    苏陌凉一下子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

    因为宫佑熠正一步一步朝她走近。

    那张英俊的脸冷漠无情,那双紧紧盯着苏陌凉的黑瞳,像是覆上了一层冰晶,清寒冷冽,闪烁着犀利的冷芒。

    他唇角微扬,看似在笑,却显出几分阴厉:“苏陌凉,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听到这里,众人一片哗然。

    七皇子宫佑熠竟然认识苏陌凉?

    他们听错没有!

    所有人惊得目瞪口呆,死死盯着苏陌凉,一时半会还消化不了这等突如其来的消息。

    郝媚更是白了面色,又惊又怒的握紧了拳头。

    她最爱慕的七皇子居然认识她最瞧不上的乡野村姑,让她如何能忍。

    就在众人震撼之时,苏陌凉开口了:“七皇子别来无恙啊?”

    宫佑熠冷笑,声音跟冰渣子有得一拼:“拜你所赐,本宫好得很。”

    苏陌凉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反话,不怒反笑:“看七皇子精气神的确是比那日好太多了。”

    听到那日,宫佑熠眉头微皱,袖口下的手指悄然握紧。

    他自然忘不了在墓穴被坑的那一日。

    那可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耻辱,永生难忘!

    宫佑熠心头燃烧着怒火,面上却不动声色:“不在南隋国当你的王妃,跑到寂灭宗来干什么!”

    苏陌凉见他竟然还不知道,眉头一挑,面色有些惊讶:“看来七皇子的消息有些闭塞啊,你不知道我如今已经是寂灭宗的弟子了吗?以后我们就要朝夕相处了,还望七皇子多多指教。”

    “什么!”宫佑熠闻言,顿时皱紧眉头,面部划过惊色。

    这女人真是送上门来找死啊。

    “相信以后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只是我今日还有事,就不陪七皇子闲话家常了。”苏陌凉对他本就没啥好感,自然不想与他有过多纠缠,说着,便是告辞离开。

    宫佑熠看着苏陌凉离开的背影,漆黑的瞳孔微缩,掠过一道复杂的暗茫。

    身旁的卫勇见此,忍不住凑上前,低吟道:“主子,现在苏陌凉送上门来了,要不要做掉?”

    宫佑熠抬手,阻止了他的想法:“别忙,那个南清绝有点神秘,先调查清楚他的实力和身份,看他是不是在附近,切不可贸然行事。”

    卫勇闻言,谨慎的点点头,退到了身后。

    此时的苏陌凉照着卫长老说的位置,走进了低级弟子住的庭院。

    她发现庭院非常大,可以跟皇宫里嫔妃的宫殿相比了,从门口走进去,便是一个巨大的花园,花园四周都铺着小路,放眼望去,还有蜿蜒绵长的走廊,走廊过去,还能看到亭台楼阁,小溪环绕。

    虽然风景甚好,但远处的房屋楼阁都有些破败,显得整个庭院分外凄凉。

    苏陌凉一边打量四周的环境,一边走往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候在正厅候着的小丫头连忙迎了出来。

    “奴婢芸香叩见主子。”

    苏陌凉见眼前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模样生得娇俏可人,不由得多了几分好感:“嗯,起来吧。”

    芸香如言起身,乖巧的跟着苏陌凉走入了房里。

    翌日一早,苏陌凉还在卧房修炼,便是听到芸香在外面唤。

    “主子,今日有晨会,时间快来不及了,让奴婢进来伺候你洗漱更衣吧。”

    晨会?

    苏陌凉倒是不知道寂灭宗还有晨会,沉吟片刻便是准许芸香走了进来。

    ————————

    今日的寂灭宗很热闹,偌大的广场上人山人海,似乎所有的弟子都来了。

    待苏陌凉到的时候,已经算晚的了,不由得随便找了个空位坐下。

    就在这时,巨大的擂台上走上了巫长老的身影。

    看得出来,今日的他精神很好,嘴角一直保持着笑意,一看就是心情不错。

    他环视众人一圈,朗声宣布:“今天我们寂灭宗招进了一位新弟子。”

    听到这话,苏陌凉惊了一跳。

    敢情这次晨会是专程介绍她的?

    不应该啊,他们不是很不待见她吗?怎么会搞得这么隆重?

    苏陌凉困惑的皱起了眉头,心里隐隐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就在这时,卫长老朝着台下伸手,大声喊出了他的名字:“君颢苍!”

    听到这三个字,苏陌凉耳朵里哄了一声,如同被惊雷劈中,全身都麻木了。

    这时候,只见远处一抹黑袍大步走来,那张让苏陌凉魂牵梦萦的俊脸毫无症状的闯入她的眼帘。

    苏陌凉神情大震,面色煞白,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屏住呼吸,紧紧盯着那抹逐渐走上擂台的身影,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拽紧了,生痛得厉害。

    整个脑子一片空白,眼里心里全都被那抹日思夜想的身影填满。

    就算离得那么远,苏陌凉还是用视线将他的容貌描得一清二楚。

    他漆黑浓密的睫毛,宛如描出来的一般,在冰肌莹彻的脸蛋上投下浅浅的阴影。

    樱花般的唇瓣,绝美有型,像是大自然雕刻而成的工艺品,美得让人呼吸一紧。

    那一双勾魂摄魄的冰蓝眸子,眼角上挑,勾勒出凡人没有的妖冶美艳,可从深邃的眼窝里射出两道刺人骨髓的寒光,又像是深海里的碎冰,冷硬刺骨,让人忍不住臣服。

    他光是站在那儿,便是苏陌凉熟悉的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

    “南清绝!南清绝!”苏陌凉惊骇的呢喃出声,整个人像是魔怔了,嘴里除了能叫出他的名字,脑子一片空白,身形僵硬的立在那里,脚下像是生了根,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巫长老欣喜的介绍着他的身份:“这位是金长老新收的内门弟子,名叫君颢苍,以后就是大家的师弟了。”

    众人一听是内门弟子,全都惊得倒抽一口冷气。

    没想到此人一来就成为内门,说明来头不小啊。

    难不成是金长老的关系?

    所有人猜测各异,对着台上的君颢苍有着莫大的好奇。

    相对于其他人的好奇,场上只有两个人震惊不已。

    一个是苏陌凉,而另一个便是宫佑熠。

    宫佑熠是认得南清绝的,那日南清绝造成了那么大的动静,一掌把自己轰成重伤。

    那样的力量,宫佑熠想忘记都难,可是他却没想到这个变态的男子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此时此刻,远处墨云阁的窗户边,一位清雅高贵的青衣男子缓缓收回投往远处广场的视线,微微垂首抿了一口沁人心脾的茶水,嘴角略微扬起一个弧度:“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