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7.第207章 你个登徒子!
    此时的广场上,热闹非凡,大伙儿都是沸沸扬扬的讨论着这位名为君颢苍的新进弟子。

    直到巫长老朝着君颢苍再度开口,众人才稍稍安静了一些。

    “颢苍啊,你现在身为内门弟子,老夫已经在内门弟子的庭院给你安排了住处,这是钥匙,你可以去了。”巫长老说着,便是将钥匙递给他。

    君颢苍推手拒绝,冰冷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却让巫长老吃了一惊:“不用,我想住在外门弟子的低级庭院,那边偏僻幽静,适合清修。”

    “额,可是那是最低等的宅院啊,里面破旧的很,也没啥资源,待遇是整个宗派最差的,你要是去——”巫长老的话还没说完,便是被君颢苍打断。

    “不用说了,我心意已决。”说着,君颢苍便是已经走下了擂台,潇洒的离开了广场。

    看着主角走了,大伙儿都是愣了片刻,随后跟着起身离席。

    看着他离开,苏陌凉才如梦初醒般的大叫起来:“南清绝!!!”

    她惊惧的望着他快速离开的背影,心狠狠的揪起,有些发软的双腿终于迈开步子,从观众席上追了下去。

    可是晨会结束,大伙儿全都离席朝着出口处涌去,广场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人。

    此时此刻,哪里还看得到南清绝的身影。

    苏陌凉慌张的挤开人群,不断朝着广场的出口靠近,可是由于人太多,大家推推搡搡的,挤了半天,也挤不出一条畅通无阻的路来。

    苏陌凉慌得满头大汗,无论如何用力,她娇小的身子很快就被人潮淹没其中,凄厉的呼喊也被众人的喧哗掩盖而去。

    看不到南清绝的身影,苏陌凉抓狂得使出浑身的力气,扒开人群,那双因为激动的双目早已热泪盈眶。

    是

    一定是他!

    这些日子以来,苏陌凉一闭上眼,就会浮现那张完美得无可挑剔的脸,那双勾魂摄魄的冰蓝眸子。

    她怎么可能认错!

    “南清绝!南清绝,你给我回来!”苏陌凉声嘶力竭的吼着,让周围的人频频侧目,露出惊讶的表情。

    当她彻底挤出人群,跑出了广场,看着人来人往的大道,没有一个是南清绝的身影,苏陌凉握紧了拳头,包着泪水,咬牙切齿的低吼:“南清绝,你个混蛋!这次别想我原谅你!”

    明明说好了不离开她,说好了不放手,一切都是假的!

    想到这儿,苏陌凉的心抽痛的不能呼吸,漫无目的的一边跑,一边寻着他的身影。

    每一声呼喊都带着难言的哽咽和肝肠寸断。

    她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里,更不知道南清绝去了哪里,只知道盲目的搜寻着他的身影。

    渐渐的,四周的人群少了,声音少了,只剩下苏陌凉近乎哀泣的低鸣。

    然而就在苏陌凉崩溃之时,忽然有人拽住她的手腕,猛地将她往着旁边一拉,一股猛力将她按在了墙上。

    苏陌凉睁大瞳孔还来不及震惊,那雨点般的吻疯狂落下。

    就在一瞬间,苏陌凉的呼吸被霸道的夺去,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张有些干涩的唇瓣紧紧的压迫着她的唇瓣,用力辗转厮磨,好似要把她整个人都吞进去。

    苏陌凉愣住了,惊呆了,睁大着眼睛,死死盯着眼前这张俊美绝伦的脸,盯着这双深海碎冰般澄亮耀眼的蓝眸,激动而又震惊的情绪快速膨胀,整颗心像是要炸裂般痛起来。

    是他!

    真是的是他!

    苏陌凉强忍的泪水夺眶而出,那等悲痛瞬间淹没了她的理智。

    她疯狂的挣扎,用力的推他,拳头狠狠捶打上南清绝的胸膛。

    可是南清绝的臂力吓人,禁锢着她有些虚脱的娇躯,死死不肯放手,右手掌猛地托住她的后脑勺,左手拦腰让她贴的更近,那等力度,仿佛要把她揉进身体里。

    这一刻,南清绝也疯了。

    他想这个女人,想得发疯。

    当初若不是病危,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伤势,不想让她为自己担心,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离开。

    看着她伤心的样子,他的心也狠狠揪痛着,缓缓松开了她的嘴唇,吻上了她的泪水。

    一点一点,亲吻着她的面颊,仿佛要用唇把脑海中思念了千万遍的模样一点一点的勾画出来。

    他一直以为自己君临天下,唯我独尊,从来孤身一人,不曾为谁牵挂,不曾为谁伤心。

    然而眼前的女人让他失了理智,让他变得疯狂。

    这一刻,他只想要她,狠狠的要她!

    “凉儿,凉儿,凉儿——”他轻轻的低唤她的名字,却像是怎么也唤不够。

    苏陌凉哭红了眼眶,愤怒的扬起手臂,狠狠甩了他一巴掌:“南清绝,你个骗子!”

    这一身嘶吼简直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南清绝挨了一巴掌,幽暗的冰蓝眸子浮起一抹心疼。

    “对不起。”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不会原谅你!”此刻的苏陌凉咬牙切齿,心里明明高兴他好端端的活着,可那种不告而别的痛苦折磨得她崩溃,要她如何原谅他!

    看着她泪流满面,南清绝的心像是被刀割一般,猛地将她拥入怀中,再度吻上那张被她咬得有些出血的唇瓣。

    他冷舌缠绕,进攻者她嘴里的每一个角落,霸道的占有着她,凶狠的攫取着她所有的美好。

    手臂用力搂着她的腰肢,激动得游走在她的脊背,情动得不能自控。

    苏陌凉感受到他的热情,他的霸道,他结实有力的手臂和胸膛,心剧烈的颤抖着,因为愤怒也因为激动。

    “君颢苍,你竟敢欺负老夫的弟子,岂有此理!”

    就在两人情难自控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大吼。

    苏陌凉和南清绝都是吓得一个激灵,猛地松开了对方。

    卫风看着苏陌凉红肿着双眼,一看就是哭过,而君颢苍霸道的将她按在墙上,俨然一副欺负她的样子。

    卫风顿时勃然大怒,指着南清绝狂奔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将他从苏陌凉的身上拉开。

    “好啊,没想到金长老新收的弟子竟然是个登徒子!看老夫今天不教训你。”

    说着,卫风就是狠狠一拳打在了南清绝的身上。

    南清绝这一拳才挨得莫名其妙,顿时无辜的吼起来:“你干什么,她是我的女人!”

    苏陌凉见此有些心疼,可是又想到,他不告而别把自己害得这么惨,不惩罚下他实在难消心头之恨。

    “卫长老,我根本不认识他,他欺负我。”

    听到苏陌凉这话,卫长老更是生气:“满足胡言,敢欺负我弟子,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