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8.第208章 第一件事就是睡你
    苏陌凉见南清绝被卫长老抓着纠缠不休,趁着这个时候,她一个掉头撤退,很快就溜出了一大段距离。

    只听见身后一阵大骂的声音,苏陌凉心头才稍稍解气了不少。

    此刻,她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虚脱的倒在了榻上。

    想到南清绝回来了,心里还是止不住的高兴。

    只是,要她原谅他,可没那么容易。

    苏陌凉正想得入神,芸香缓缓走了进来:“主子,马上中午了,要不要芸香把饭菜备上?”

    苏陌凉闻言,这才发现经过刚才那么一折腾,实在饿得不行了:“嗯,备上吧。”

    得到吩咐,芸香这才点头退出了房间。

    没过多久,房门又被推开了。

    此时的苏陌凉累得睁不开眼,轻轻问道:“这么快就准备好了吗?”

    话音还没说完,苏陌凉便是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还不等她睁眼,南清绝已经滚上了床,猛地一把将她抱住。

    “南清绝,你竟敢爬我的床!!!”苏陌凉面色大惊,低吼出声,用力推开他。

    南清绝冷着脸,恬不知耻的冷哼:“哼,为什么不敢,我是你的男人,睡你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更何况,他都忍了好久了,从南隋国王府开始就想睡她,奈何她一直排斥,躲避他。

    现在好不容易知道了她的心思,首要的事情,就是睡她,睡她,睡她!!!

    “你个混蛋,你给下去,我还没原谅你呢!”苏陌凉咬牙切齿,又是用手推,又是用脚蹬,极力的抗拒着他。

    可是南清绝完全不把这些小打小闹放在眼里,不管她把自己推多远,那双修长的手臂只要微微一伸就能够到苏陌凉的衣襟,用力一扯,就露出了一大片的香肩。

    苏陌凉见此,吓得变了脸色,猛地捂住自己胸口。

    可恶,南清绝长手长脚的,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若是他真要强来,她八成逃不出被他吃干抹净的命运!

    “南清绝,你个混账,你要过来,我跟你没完!”苏陌凉一边呵斥,一边往着床里边退,随时提防着他的进攻。

    南清绝哪里听得进她的呵斥,如今他的腿好了,自然是发挥作用的时候。

    只见他修长的大腿,一下子压住苏陌凉的下半身,让她动弹不得,刚劲有力的双臂根本不顾苏陌凉挥舞而来的粉拳,抓着她剩下的衣襟用力一扯,苏陌凉的上半身顿时暴露在南清绝幽暗的蓝色美眸里。

    此时的苏陌凉好在还有一件肚兜遮羞,可就算如此,她已经羞得涨红了脸蛋。

    “南清绝,我最后警告你一次,赶紧给我滚下去,不然我可要叫了!”苏陌凉明明有些害怕,却还是壮着胆子大吼。

    “我是你名正言顺的男人,睡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谁敢管!如果你不介意别人进来看我怎么睡你,你尽管叫!”南清绝霸道的口吻让苏陌凉抓狂.

    “你无耻!”苏陌凉咬牙低吼,气得半死。

    可南清绝根本不顾她的咒骂,狂野的吻又是压上她的唇瓣。

    那双不安分的手已经绕到了她的后背解开了她的肚兜。

    苏陌凉被他抱个满怀,吻个够本,嘴里又叫不出声,只有挥舞着拳头,打着南清绝的后背,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现在——现在是中午——”挣扎了半天,苏陌凉模模糊糊的吐出几个字。

    南清绝却是不管,手上依然不闲着,霸道的回应:“别说中午,以后早晨,中午,晚上,都要睡你!”

    南清绝想她都想疯了,估计一天睡她十次都不过瘾。

    听到这话,苏陌凉欲哭无泪,她这是要天天在床上度过的节奏吗!

    “南清绝,你个禽兽!”

    南清绝唇角一勾,凑到她的耳畔,轻轻咬了一口:“你不就是喜欢禽兽吗!”

    苏陌凉浑身一僵,一股酥麻的感觉瞬间弥漫到四肢百骸。

    “谁喜欢你了,我不喜欢你,你给我死开。”

    南清绝亲了亲她的脖颈,低低的闷笑两声,声音好听得让人浑身发软:“怎么办,我该死的喜欢你,喜欢到全身上下都叫嚣着想要你。”

    听到这样的告白,苏陌凉心中一颤,说没有感觉是假的。

    “凉儿,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是离你最近的时候,可是我还是好想你。”南清绝动情的吻着她的面颊,顺势而下,在她的脖颈处轻轻啃了一口。

    苏陌凉的心在一点点沦陷,心头的火气也消散了一大半。

    然而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推开。

    芸香端着饭菜走进来,忽然发现床上竟然有个男人,还把她家主子压在身下,而她主子竟是男人扒了衣服!

    看到这一幕,芸香吓得面色惨白,好像头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惊呆了!

    只听碰瓷一声巨响,芸香手里的餐盘瞬间摔了个粉碎。

    “登——登——登徒子!!!”她骇得尖叫一声,愣在原地片刻,忽然像是惊醒般,立马冲出了房间,也不知道从哪捞了一根又粗又长的木棒,火急火燎的冲了回来。

    “主子,别怕,奴婢帮你打死他!”

    一声大吼,芸香顿时举着木棒朝着南清绝重重敲了下去。

    苏陌凉难以想象,看着芸香这小丫头小胳膊小腿儿的,咋那么有力,那么粗的棒子都能提得起来,简直让她大吃一惊。

    南清绝从来没如此憋屈过,跟自己的女人亲热,到底哪错了,怎么总是有人来打扰。

    打扰也就算了,为什么总是对他拳打脚踢,暴力相向。

    真当他老虎不发威当他是病猫啊!

    眼看着棒子就要落下,南清绝一肚子火,猛地避开她的攻击,正要出手还击。

    苏陌凉见此,吓得立马低吼:“她是我的丫鬟,你要是伤她一根汗毛,就别想我原谅你了!”

    南清绝闻言,身形一滞,顿时挨了一棒,疼得他闷哼一声,偏偏还还不了手。

    “你敢欺负我家主子,看我不打死你!”芸香说着,又是挥着棒子朝着南清绝砸去。

    南清绝不能还手,整张脸都气得铁青,只有从榻上跳了下去,被芸香一路追着跑出了苏陌凉的房间。

    苏陌凉从未看到如此狼狈的南清绝,看到他被芸香追得落荒而逃的样子,再也控制不住,噗嗤一声大笑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