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第209章 爬窗户的君颢苍
    “主子,我把他打跑了,以后肯定不会来了。”这时候,芸香拍拍手从外面走进来,一脸肯定的说道,面色带着莫大的成就感。

    苏陌凉一下子觉得她的形象高大了不少。

    直接从娇柔的萌妹纸,变成了挥着棒子的女汉子。

    这反差萌也太大了吧。

    苏陌凉看着她,嘴角有些抽搐,看她那架势苏陌凉忽然好担心南清绝的伤势:“你把他打伤了?”

    芸香有些愧疚的摇摇头:“没有,那登徒子动作太快了,奴婢还没打到他身上呢,一股烟就溜没了。”

    听到这话,苏陌凉才重重松了口气。

    幸好南清绝一股烟溜了,不然真挨她几棒,估计要吐血。

    不过,芸香要是知道,自己满院子追着打的是连东炎大陆最强的强者都要臣服颤抖的大人物,估计会直接吓死过去。

    入夜,疲倦的月亮躲进了云层休息,只留下几颗星星像是在放哨。

    苏陌凉吃过晚饭,在芸香的伺候下便是躺上了床。

    虽然生南清绝的气,可是此时却不由自主的想他。

    苏陌凉正想得入神,就听到窗户边传来不小的动静。

    她猛地撑起身子,竟是看到南清绝把整个窗户的木框给搬断了,而他高大的身子竟是硬生生的从窗户的小口子里挤了进来。

    苏陌凉惊得瞠目结舌,愣得说不出话来了。

    南清绝那么高冷的人,居然在爬她的窗户!

    看来真是被她丫鬟吓得不轻啊。

    苏陌凉震撼的摇摇头。

    而南清绝是满肚子委屈,他哪里是怕那小丫鬟,他是怕苏陌凉又动不动说不原谅他,他可是好不容易跑到寂灭宗来找她的,现在只想和她待在一起,什么狗屁尊严狗屁架子都不要了,能抱着她比什么都好。

    此时的南清绝一个用力,翻身进来。

    苏陌凉见此,立马从榻上起来,低吼:“南清绝,你疯了啊,这么晚了,你爬我的窗户干嘛!”

    南清绝一个箭步过去,双手一横,顿时将她打横抱起:“我中午不是说了吗,睡你啊。”

    苏陌凉狠狠捶了他一拳:“你是不是疯了,这里是寂灭宗,我的修炼房,可不是在你的王府,要是被别人知道了,还不得戳我们脊梁骨啊。”

    苏陌凉一想到他连爬窗户的事情都干出来了,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他们随便戳,我睡我的女人,关他们屁事。”南清绝霸道的哼了一声,便是抱着苏陌凉朝着床榻走去。

    这时候神鼎空间的天魔貂气得半死,毛茸茸肥嘟嘟的身子弓成了一个白球,嘴里发出愤怒的呲呲声:“放我出去,我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男人跟我抢女人!!!”

    一旁的真君老人,不忍直视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

    人家两口子恩爱,这禽兽凑什么热闹啊。

    苏陌凉见南清绝今晚是真不打算放过自己了,心头正慌张呢就听到天魔貂的声音,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顿时将天魔貂放了出来。

    天魔貂这一出来,气势铺天盖地,伸出利爪就是冲着南清绝的脸蛋抓去:“你敢跟本尊抢女人,本尊灭了你!”

    南清绝哪料到会突然蹦出个小动物,惊得松开苏陌凉,往后一撤,避开它的攻击,还来不及仔细看它,那团白色又是疯了一样朝他扑来。

    “该死!”南清绝低咒一声,一股压不住的怒火冲了上来,一拱拱地顶上脑门子。

    真不知道他今天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和苏陌凉亲热的时候,蹦出来的不是长老就是丫鬟,现在连畜生都要来和他抢女人,这世上还有没有他这样悲催的人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对着这口出狂言的小东西,南清绝显然怒到了极点,一个探掌用力抓住它的肥屁股,将它倒掉着悬在半空中。

    “竟然是天魔貂!你们不是在几千年前就灭族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南清绝皱紧了眉头,他可是从古书上看过天魔貂的介绍,雌性还好,雄性可是超级好色,只要看上眼的雌性,它们绝对不会放过。

    如今出现在这里,难不成和苏陌凉有关系?

    想到这一点,南清绝这个大醋王顿时黑了一脸。

    天魔貂因为被比自己实力弱的人类契约的关系,它原本上古凶兽的实力也被压制了,现在竟是干不过南清绝一个人类,心里憋屈得要死。

    现在整个屁股都被他揪在手里,气得它呲牙咧嘴的:“我是这女人的契约兽,我当然要在这里!你赶紧放开我,小心我咬碎了你!”

    南清绝一听是契约兽,更是沉了面色,狠狠瞪向了苏陌凉:“你契约什么不好,偏偏契约一个色狼!”

    苏陌凉超级无辜,这是她想契约的吗,明明是这蠢货自己咬了她吃了她的血,不小心契约的,怪她咯?

    若是有外人听到这番对话,一定怄得吐血。

    上古凶兽天魔貂,可是多少强者做梦都求不来的契约兽,他们两个竟然嫌弃人家。

    天魔貂估计也遭受了兽生中惨重的打击。

    “好了,别跟一个灵兽置气,显得你特别小气。”看着南清绝黑着脸,气鼓鼓的样子,手里的力度简直要把天魔貂捏碎,苏陌凉心头一急,立马劝道。

    说着,苏陌凉就一把从他手里,将天魔貂解救了下来,抱在怀里。

    天魔貂一见得救,立马冲着苏陌凉的胸口钻,装作害怕的将头埋进胸口里,抖着肥唧唧的雪白身子,委屈的嘟囔:“女人,他好凶,好可怕,吓死人家了。”

    看着天魔貂头都钻进了苏陌凉的胸口,两个爪子还不安分的按一按的,南清绝心头的怒意如火山爆发直冲脑门,猛地大吼:“你赶紧把它丢出去!”

    他都还没吃过苏陌凉的豆腐,这小畜生倒是抢在他的前面了,岂有此理!

    南清绝怒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宰了天魔貂,天魔貂也感受到他浑身的杀意,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不是这个强悍男子的对手,顿时身形一闪,躲进了苏陌凉的神鼎空间。

    “苏陌凉,你赶紧解除契约,把它丢了。”南清绝看它不见了,不用猜也知道去了苏陌凉的空间。

    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女人被这么一个小畜生天天觊觎着,若是每次亲热的时候它都要蹦出来打断他,还要不要他活了!

    苏陌凉无奈摊手:“抱歉,是血契,我没死,解除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