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1.第211章 斗兽场
    翌日一早,苏陌凉醒来便发现君颢苍早早就离开了。

    想来还是怕她那威武的丫头闯进来看到这一幕,又是对他暴力相向。

    想到他被追的满院子跑的情形,苏陌凉唇角轻扬,面颊漾起一丝笑意。

    随后她缓缓从榻上起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这时候,芸香推门走了进来,端着饭菜搁在饭桌上,轻轻唤了一声:“主子,吃饭了。”

    苏陌凉心情颇好的伸了个懒腰,走到了饭厅,可是刚一坐下,看到饭桌上全是些稀饭咸菜,眉头猛然一蹙,惊讶的看了一眼芸香。

    “寂灭宗里就吃这些?”

    芸香闻言,苦着面色摇摇头:“其实不是,因为我们这儿是最下等的宅院,平时的穿衣用度都是最简陋的,今天奴婢去拿食物,身上没多少晶石,所以——”

    “晶石?”苏陌凉更加疑惑。

    “是呀,主子可能有所不知,我们苍元国的货币是晶石,只要有了晶石才可以购买东西,寂灭宗也不例外,像是你们下等的外门弟子,物资本就缺乏,若是没有晶石,在寂灭宗是寸步难行的。就拿这饭菜来说,若是不给厨房的打点晶石,很有可能连稀饭都没有呢。”

    听到芸香如此说,苏陌凉的眉头皱得更紧,“那你是怎么要到这稀饭的?”

    芸香闻言,微微一怔,有些吞吞吐吐的说:“是——是——是奴婢跟厨房的关系还算不错。”

    苏陌凉闻言,眸子闪过一丝怀疑,仔细的打量她,才忽然发现,她的脖子处有红色的掐痕。

    她眼神一厉,猛地抓着她的手腕,将她衣袖瞬间掀开。

    一道道血淋淋的鞭痕赫然出现在苏陌凉的眼前。

    “这就是你跟厨房关系好?”苏陌凉看着触目惊心的伤口,难以置信的低吼。

    芸香闻言,讪讪缩手,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疼痛:“只是一点小伤,奴婢都习惯了。饭菜快凉了,主子还是趁热吃吧。”

    苏陌凉听到这里,哪还有什么心情吃饭,况且,用芸香一身的鞭伤换来的食物,她怎么吃得下去。

    “可恶,这厨房也欺人太甚了。”苏陌凉猛地一掌拍在桌上,倏然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看着苏陌凉要去为自己讨回公道,芸香立马拉住她:“主子,你可千万别去找他们麻烦。没有晶石就没有饭吃,是整个寂灭宗的规矩,好在厨房管事儿的是个变态的,喜欢虐待女子,奴婢这么多年都习惯了,总该是没被饿着的。”

    苏陌凉听到这儿,眼睛都瞪圆了。

    没想到芸香这些年为了讨口饭,竟然是被虐打过来的。

    “这样的畜牲,为什么没人教训他们。”苏陌凉忍着一肚子火,大声质问。

    芸香说到这儿就泫然欲泣,使劲摇头:“他是裴长老安插的人,裴长老在寂灭宗权势滔天,是七皇子的势力,没人敢招惹裴长老,更没人敢招惹七皇子。所以——”

    听到这儿,苏陌凉忍无可忍的低咒一声:“岂有此理!”

    “主子,你是南隋国的人,现在又是低级外门弟子,刚刚进宗派,脚跟没站稳,千万不要去招惹这些人,不然会有麻烦的。若是主子想要过得好一点,可以试着去赚些晶石回来。”芸香极力劝说着。

    苏陌凉闻言,眉头一掀,问道:“苍元国可以通过什么方法赚晶石?”

    芸香见她冷静下来,也松了口气,连忙说道:“帝都里有斗兽场,拍卖会,佣兵团和夜市,主子可以去帝都赚赚,运气好,说不定会有收入。”

    苏陌凉了然的点点头,随后随意披了件衣服便是出了门。

    从寂灭宗出来,走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接近傍晚了,苏陌凉才走到帝都。

    帝都还如以往那般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照着芸香描述的,苏陌凉很快便找到了帝都最有名的斗兽场。

    那高大的建筑,坐落在帝都偏北方的位置,一走到它的跟前,头顶上斗兽场三个大字鲜红刺目,仿佛还渗着鲜血。

    别说走进去,就光是站在门口观望一会儿,就看到斗兽场的门口来来往往不少的人。

    当真是热闹至极。

    苏陌凉也顺着人流,跟着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擂台,擂台之后,是宽阔的观赛场。

    观赛场上座无虚席,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就在苏陌凉打量四周的时候,身旁走来一个小厮,恭敬的弯腰问好,“请问姑娘是要斗兽呢,还是下注?”

    苏陌凉看了他一眼,冷声问道:“什么赚钱最快?”

    小厮一听这话,愣了一下,听她那口气很缺钱,也不像是苍元国的人,刚还恭敬的态度烟消云散,“自然是斗兽最赚钱。”

    苏陌凉闻言,想也不想一口回答:“好,那就斗兽。”

    就在苏陌凉话音刚落之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道讥讽。

    “哎哟,我说是谁呢,没想到竟然是南隋国来的贱民。”

    这一声讥讽声音不小,观赛场上的不少人都是投来惊讶的目光。

    苏陌凉转头望去,只见郝媚和殷碧凡款款而来,两人算是中等偏上的美人,加上穿着艳丽动人,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这时候忽然有人认出了两人的身份。

    “咦,那不是五大家族之一的殷家小姐吗?”

    “是呀,殷家虽然排在五大家族之末,但也有不小的势力。”

    “可不是吗,这殷碧凡可是寂灭宗的内门弟子,实力天赋很不错,给殷家挣了不少面子,是殷家最为宠爱的女儿呢。”

    “这些算什么,人家殷碧凡手里可有一头七阶的灵兽,凶悍得很,谁都知道她是这斗兽场的常客,不知道赌赢了多少钱。”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殷碧凡嘴角的笑意更深,望着苏陌凉的眼神更为得意。

    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蔑视。

    郝媚这时也跟着开口出言讽刺:“苏陌凉,这斗兽场是你一个南隋国废物该来的地方吗?你是有晶石下注呢,还是有灵兽斗兽呢?哈哈哈——”

    说着,郝媚轻笑起来,显然这两者苏陌凉都不是。

    众人一听是南隋国的,全都朝苏陌凉投去惊愕而又鄙视的目光。

    大伙儿都知道,南隋国穷乡僻壤,能契约到一头五阶灵兽已经是非常逆天的存在了。

    然而五阶灵兽在他们这儿算是中下的水平,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

    苏陌凉这样的人竟然也敢跑到斗兽场来,也不知道是太过狂妄还是脑子有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