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第214章 这里竟然有赌石
    苏陌凉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心头多少来了点火气:“殷碧凡,这可不是你说不比就不比的,若斗兽场没个规矩,想开始开始,想取消取消,还办不办了?”

    “苏陌凉——你——”殷碧凡指着苏陌凉,气得浑身发抖。

    可是她心里也清楚,她现在反悔也晚了,全场观众的赌注都下了,人家斗兽场的场子也开了,哪有说反悔的道理。

    可是,台上的黑角碧金虎被打得奄奄一息,实在让她着急。

    此时的天魔貂发泄着内心的愤怒,直到把黑角碧金虎打得断了气儿,才收手顺了顺自己有些夸张的毛发。

    本来它肚子饿得不行,想吃了黑角碧金虎的,奈何这玩意儿的肉的确如苏陌凉说的那样,又老又硬,吃了估计真会不消化,索性放弃了。

    看着黑角碧金虎彻底死在了一滩血水中,大伙儿更是吓得噤若寒蝉。

    光是用拳头就将凶兽榜第十的黑角碧金虎活生生的揍死,这是何等逆天的力量啊。

    如今,再也没人敢小瞧那身形娇小却战斗力凶猛的天魔貂了。

    殷碧凡看到这里,更是气得发狂,整张俏脸涨的绯红,般牙咧嘴的,像极了一头吃人的猛兽。

    “苏陌凉,你杀了我的灵兽,我要跟你拼命!”说着殷碧凡便是要冲着她狂扑而去。

    此刻,斗兽场管事的顿时一声大吼:“放肆,斗兽场内,不管是谁,不管输赢,都不许闹事。”

    只见一位中年男子大步垮了出来,猛地一个挥袖打断了殷碧凡的招式。

    斗兽场本就是有输有赢的地方,若是所有人输了比赛,都要找人算账,那他斗兽场还不得闹得乌烟瘴气吗。

    殷碧凡被此人的力量震退几步,这才找回点理智。

    眼前的男子是斗兽场的场主,一切大小事务都是他在操持,实力不错,在苍元国也是非常有名望的人物。

    就算是五大家族之一的殷家,也要敬他三分。

    所以殷碧凡一时间也只有忍气吞声。

    “殷小姐,你的灵兽死了,我也感到伤心,不过,这是斗兽场的规矩,就算是你,也不得胡来。你们的私人恩怨请出去解决,莫要脏了我斗兽场的地盘。”男子面对殷碧凡也是不卑不亢的,语气强硬不容反驳。

    殷碧凡闻言,只有死咬银牙,欲要捞起晶石离开。

    “殷小姐,你是常客了,应该了解斗兽场的规矩,只要输了比赛,就得留下晶石。”男子的语气添了几分不耐,显然对她输不起的性子有些恼火。

    殷碧凡此刻气得浑身发抖,整个人都快要爆炸了,随后狠狠瞪了苏陌凉一眼,大声警告:“苏陌凉,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罢,她与郝媚灰头土脸的走出了斗兽场。

    苏陌凉见此,完全没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而是直接走到了最左边的位置,冲着场主冷声问道:“既然我赢了比赛,那这些晶石就是我的了吧?”

    场主是个有眼色的人,虽然不知道苏陌凉那灵兽叫什么名字,是什么来头,但非常清楚那小家伙绝对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

    所以,他面对苏陌凉也带了几分讨好的微笑:“是的,苏姑娘,这些全是你的战利品。”

    苏陌凉见他点头,这才满意的一个挥袖将所有晶石都扔进了空间里。

    这时候观众席上的众人全都肉痛不已。

    他们还以为这次比赛稳赢不输,有大把大把的晶石进账呢,所以都是下的大注,没想到竟是全被那苏陌凉坑了去。

    看着晶石全都落入苏陌凉的手里,大伙儿都是怄得差点吐血,偏生又不敢在斗兽场找麻烦。

    更何况,这人拥有那么牛逼的灵兽,他们敢找麻烦吗。

    苏陌凉这次是满载而归,大赚了一笔。

    只是这点晶石,要想在苍元国过得好,还是远远不够的,苏陌凉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斗兽场,不知不觉竟是来到了夜市。

    只是让苏陌凉诧异的是,现在明明已经算是深夜,可是夜市的街道还是华灯高照,川流不息,吆喝声,还价声不绝于耳,热闹极了。

    而最惹人注目的是不远处一个叫赌石的赌坊。

    赌石?

    苏陌凉对这个词并不陌生,前世也有赌石,不过赌得都是些翡翠宝石,不知道这里的赌石赌的是什么。

    想着,苏陌凉来了兴趣,快步走了进去。

    这个赌坊,跟她印象中的赌坊差不多,只是赌坊大厅里摆放着很多桌子,每个桌子上都堆满了石头。

    每个桌子有一个老板,他们拿着石头专门跑到赌坊来卖。

    这个赌坊,其实也就是个交易的平台罢了。

    此时此刻,已经有不少的人围在桌子前,聚拢在一起挑选着自己心仪的石头。

    苏陌凉也忍不住走了过去,探头一瞧究竟。

    她发现这里的石头除了大小和形状差不多以外,根本没啥区别,要真的从中挑出一个好的,还真是有些难度。

    就在苏陌凉沉吟之时,赌坊的门口忽然响起喧哗声。

    “快看,是赵家小姐赵语琴!”

    苏陌凉闻声,也冲着门口望去。

    只见赵语琴带着两个护卫,从大门挺胸抬头的走了进来,那高傲的表情,不可一世,根本不顾周围的视线和议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万众瞩目的优越感。

    苏陌凉一看是她,不禁感慨,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她随便逛个夜市都能碰见,这缘分倒是有些深。

    赵语琴这时也发现了苏陌凉,见后者正站在赌桌旁边,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她的面色忽然一变,那神情俨然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苏陌凉,你竟然也在这儿!”

    苏陌凉微微点头:“是呀,好巧啊。”

    赵语琴闻言,不屑冷哼:“你们南隋国想来是没有赌石这样的活动吧,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的确,我们南隋国连什么是赌石都不知道。”苏陌凉无可厚非的点点头,很爽快的承认了。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对苏陌凉投去诧异的目光。

    没想到眼前的女子竟然来自南隋国!

    “呵呵,既然你连赌石是什么都不知道,那你跑到赌坊来干什么?自取其辱吗?”赵语琴对她的厚脸皮实在无语得紧。

    苏陌凉笑了,语气坦然:“不知道可以学嘛,什么东西,学着学着就会了。”

    “哼,天真。这赌石可是要靠天赋的,若是先天的感觉不灵敏,不管你怎么学,都学不会,我劝你还是赶紧滚出去,别丢人现眼。”赵语琴虽然承认苏陌凉灵力和炼丹实力不错,但赌石这种东西,可是靠着敏锐度说话的,有时候更多的是运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