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第217章 换装逛妓院
    看着这么多人穷凶极恶的扑过来,苏陌凉吓得脸色一变,顿时将石婴扔进了神鼎空间,一个转身,拔腿就跑。

    不一会儿,苏陌凉的身后便是追了一大群人。

    整个夜市,只看到一个小丫头在前面跑,后面一大群人在后面追,那气势吓得不知情的行人目瞪口呆。

    此时,站在赌坊没有动作的赵语琴,望着苏陌凉逃跑的方向,微微眯起了眼。

    她身后的护卫看着这么多人都追了出去,也替自家主子着急:“小姐,我们不去抢吗?那石婴可是千年难遇的宝贝,若是得到了它,你不但可以长生不老,还可以站在东炎大陆的最顶端啊。”

    “哼,谁说不抢的,这宝贝既然被我们赵家发现了,那就一定是我们赵家的。不过区区一个苏陌凉,我们赵家还不放在眼里。只是今日的事情知道的人太多。我要先回去禀报父亲,把这些知情的人干掉,不然石婴的消息传出去,落入了其他四大家族的耳朵里,那才是大麻烦!”赵语琴面色凝重的低声道。

    护卫闻言,惊觉的点点头。

    还是小姐想得周到。

    他们赵家权势滔天,唯一忌惮的就是其他四大家族,若是这等消息被他们知道了。

    怕是会闹得不可开交,到时候想要得到那石婴就更难了。

    想到这儿,赵语琴不敢耽搁,撩裙跨出了赌坊,坐上马车,便是快速朝着赵家的方向驶去。

    这时候的苏陌凉被追了好几条街了,后面的人群依然锲而不舍,想来这石婴的诱惑太大,大家是打定主意不会放过她的。

    所以,这样跑下去绝不是办法,她必须得想个法子甩掉这群人。

    苏陌凉灵机一动,顿时跳进了一家宅院,趁着主人不在,顺手牵羊一件男装。

    待她重新走上大街时,已经从小丫头变成了一个翩翩公子哥。

    看着一大群追捕她的人,朝着远处快速跑来,苏陌凉一个侧身避开他们的视线,目光正好对上了眼前怡红院三个大字。

    妓院!

    对啊,她现在是男人,可以进入妓院,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她躲到妓院来了。

    心动不如行动,苏陌凉顿时迈开步子,朝着怡红院的大门走去。

    此时,候在门口招揽客人的姑娘一看到是个年轻的小公子,顿时眉开眼笑的迎上来,还不等苏陌凉说话,就挎着膀子,甩着手帕,嗲声嗲气的吆喝:“哎哟,小公子,看你面孔生得很,怕是第一次来我们怡红院吧,来来来,进来,姐姐给你介绍漂亮姑娘,让你今晚玩得尽兴。”

    苏陌凉就这样被拉着走了进去。

    这个怡红院很大,放眼望去,总共有五楼之高,最下面的大厅金碧辉煌,奢华亮眼。

    一看就是花了大价钱的。

    此时大厅正前方的舞台上正表演着节目,姑娘们穿着暴露,妩媚迷人,吹拉弹唱一一俱全。

    而舞台下方全是鼓掌叫好的男子,许是喝了酒,又许是被美女迷得神魂颠倒,神情亢奋的跟着摇摆,简直就是纸醉金迷。

    “小公子,你瞧瞧,那台上弹曲儿的叫如意,唱歌的叫映红,跳舞的叫白露,你看上哪个跟我说,我把她送到你房里去。”一直跟她勾肩搭背的粉衣女子伸手指了指舞台上的姑娘,此刻一笑,略微苍老的脸掉下一层胭脂,看得苏陌凉一阵恶寒。

    粉衣女子见苏陌凉不说话,还以为她是害羞了,忍不住冲她眨眨眼:“告诉姐姐,姐姐一定帮你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苏陌凉实在受不了她的妩媚,赶紧指了一个姑娘交差:“就那个弹曲儿的吧。”

    今天石婴暴露,想来赵家是不会放过她的,他们估计早已动手在寻她了。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苏陌凉今晚必须要在这里宿一晚,想好应对之策再离开。

    打定主意,苏陌凉也不推辞粉衣女子的热情,随手掏出了十块晶石:“今晚我要住在这儿,给我安排个清净的房间,不被人打扰的,这是你的赏钱,若是让我满意了,赏钱少不了你的。”

    粉衣女子一看是晶石,眼睛都亮了,没想到眼前的小公子出手如此阔绰,光是赏金都这么多,想来非富即贵,是个有搞头的主儿。

    思及此,女子的脸蛋都快笑烂了,对着苏陌凉更加谄媚:“好好好,今天绝对让你满意!”

    说着,她便是拉着苏陌凉走上了五楼的房间。

    “小公子,这五楼的房间都是最清净的,我马上命婢女给你备上美酒佳肴。等会如意表演完了,就会来找公子的。”说着,粉衣女子暧昧一笑,冲着苏陌凉挤了挤眼,随后关上房门离开了。

    苏陌凉见她走了,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别人到妓院是为了享乐,她到妓院是为了躲仇家。

    这天差地别的待遇——哎——

    果然,不出半盏茶的时间,一位身着紫裙的曼妙女子,缓缓推开房门,莲步轻移的走了进来。

    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柔美的笑容,一头青丝如瀑而下,本就窈窕的身子显得更为纤细。

    这女子五官倒也精致小巧,是个柔弱娇媚的美人儿。

    如意见苏陌凉也是个白净的公子,心头多了几分喜悦,缓缓来到她的身边坐下,轻声问道:“小公子,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啊?”

    苏陌凉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回答:“我叫君颢苍,叫我君公子就好了。”

    如意听此,娇羞的点了点头,“好,君公子,奴家擅长弹琴,要不要奴家给公子弹一曲?”

    说着,她便是要起身抚琴。

    苏陌凉见此,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哈哈,如意,我刚才听了你的曲儿,简直是天籁之音,但现在我想和你喝酒,弹琴就不必了。”

    她的时间本就不多,哪有什么闲工夫来听曲儿。

    况且,她已经在如意进来之前,往酒水里下了**的丹药,就等着她喝酒睡死过去。

    她也好办她自己的事儿。

    如意听到这话,自然是懂男人的心思,面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凝固,随后还是接过苏陌凉递来的酒,准备饮下。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怒骂。

    “好啊,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如意是本皇子看重的女人,你怎么让她去伺候其他的臭男人!”

    “是是是,六皇子恕罪,是奴家的错,奴家这就叫如意出来!”

    “不用了,哼,本皇子要亲自看看到底是谁跟本皇子抢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