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9.第219章 揭下皇榜
    真君老人见她如此坚定,多少有些担心:“小主人,这易容丹可是直接跨了一等级啊,你若是强行炼制,要是不成功,会有反噬的危险,你确定吗?”

    “嗯,我确定,我处在大丹师中期也有一段时间了,正好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尝试晋级。”苏陌凉说着,便是走到了床榻边缘,撩裙坐下,双手一划将邪血鼎放了出来。

    “可是——”真君老人还有顾虑,话还没说出口,又是被苏陌凉打断了。

    “没有可是,我炼丹也许会有危险,可是我不炼丹,就这么走出去,一定会有危险,为了保命,不得不剑走偏锋。”

    真君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知道理是这个理,可还是免不了担心她。

    “哎,小主人,你自己小心点。”

    话落,真君老人也缄默不语,静静的等候起来。

    苏陌凉很快将那三味药材丢入了丹炉里,银色的火焰灼灼的燃烧着,这一坐,就坐了四个小时。

    天已经蒙蒙亮了,外面有陆陆续续的脚步声,说话声。

    此时的苏陌凉面色惨白,额头虚汗淋漓,双手的力度却依然不弱,银色的火焰在她指尖跳跃飞舞——

    “呼——”就在这时,苏陌凉终于吐出一口浊气,猛地一个抬手,将丹药快速升了起来。

    银火熄灭,丹药升起,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可苏陌凉还来不及高兴,胸口便是一阵剧痛,腥味直冲咽喉,瞬间喷出一口鲜血。

    “小主人,你没事吧?”真君老人见此,吓得面色大变。

    苏陌凉看到丹药升起,止不住的喜悦,哪里顾得上伤势,只是敷衍的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连忙伸手接下。

    可是看着成色,苏陌凉忽然皱紧了眉头:“咦,不对啊。”

    真君老人也看出了端倪,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果然垮等级炼丹,不大靠谱,这丹药只是半成品,虽然可以易容,但时间有限,看这成色,估计也就几个时辰的时间。”

    苏陌凉闻言,微微一愣,随后摇摇头:“没事,从这里回寂灭宗,也就几个时辰的时间,只要回去了,一切都好办了。”

    有寂灭宗的保护,赵家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追杀她,想来,就算是在帝都里,赵家也不敢大张旗鼓的追捕她。

    因为,若是被其他四大家族知道了石婴的事儿,赵家也讨不到好处。

    他们还不至于这么傻,把这种事儿搞得满城风雨。

    想着,苏陌凉的心定了定,随后一口吞下了易容丹。

    她缓缓起身,走到了铜镜前,等待着自己容颜的变化。

    这丹药虽然是半成品,时效不长,但好歹效果还不错,不出半盏茶的时间,苏陌凉的容颜便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虽然还是那张鹅蛋脸,可是肌肤与之前白嫩细腻相比,变得有些蜡黄干燥,那双黑曜石般明亮的美眸瞬间黯淡无光,五官还算清秀,只是放在人堆里,这长相极为的不起眼。

    看着自己完全变了个人,苏陌凉才满意的点点头。

    “嗯,效果不错,这下子,他们绝对不会认出我来。”

    趴在桌上一直观察着苏陌凉的石婴看到她大变样,夸张得张大了嘴巴,惊吓得抖了胖乎乎的身子:“娘亲,变了,娘亲变了!”

    苏陌凉一把抱起他,狠狠揪了一把肥唧唧的小屁股,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你,不然我费这个劲儿干嘛!”

    石婴闻言,瞬间嘟起了粉嘟嘟的小嘴,委屈得小模样,简直把苏陌凉的心都揪了起来。

    “好好好,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现在我们要出去了,你乖乖待在空间里,不要闹,知道吗?”苏陌凉像哄小孩子一样放软了语气。

    石婴听了,肉嘟嘟的小脑袋点了点,“嗯,宝宝听话,宝宝不闹。”

    苏陌凉见它这么乖,这才放心的把他扔进了神鼎空间里,“真君老人,给我好好照顾他。”

    真君老人看着石婴飞来,顿时抱个满怀,不知所措的看着怀里胖嘟嘟的小婴儿,整张老脸皱成了一团:“我——我——我从来没带过孩子啊!”

    这不是为难他一个大老爷们吗!

    “那不是孩子,那是石婴,我相信你能照顾好他的。”

    话落,苏陌凉便是不在理会真君老人的控诉。

    神鼎空间里的天魔貂和青云豹看着真君老人面色尴尬,老脸涨红,那雪白的胡须竟是被石婴扯掉了一大撮,顿时捶地大笑,真君老人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

    这时候的苏陌凉趁乱,走出了怡红院,神不知鬼不觉得到了大街上。

    只是没走几步,她便是被前方的人群吸引了目光。

    “皇上身患重病,现在寻找能治病的能人异士,若是治好了皇上的病,赏金十万!”

    前方公告栏的旁边,站了一大队的侍卫,领头的侍卫张贴好皇榜,便是转身,冲着围观的人群大声宣布。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议论纷纷。

    皇上有恶疾,他们早有耳闻,可是这病情拖了好几年了,整个苍元国无人能治,所以皇上的病情越来越重,若是再寻不到大夫,估计就有生命危险了。

    大伙儿都想去揭皇榜,因为若治好了皇上,不但有一笔巨额的赏金,还能跟皇室攀上关系,到时候皇上一高兴,赏个一官半职,后半辈子也能衣食无忧。

    可是偏偏他们有心无力,没那个治病的本事儿。

    苏陌凉听到十万赏金,心头一惊,眸色跃上几分兴趣。

    随即,她快步走了过去,混入了人群,探头朝着张贴在公告栏上的皇榜望去。

    皇榜上没有具体写是什么病,只写了一些特殊罕见的病症,想来是连御医都没诊断出什么病。

    苏陌凉大致浏览了一下,正沉吟着,神鼎空间里的真君老人忽然说话了:“小主人,这根本不是怪病,这分明是一种慢性毒,看来,这皇帝很早以前就被人下毒了,而且那个下毒之人就在他的身边。”

    能长期给皇帝下毒的人,必然是照顾他饮食起居,天天生活在他周围的人。

    苏陌凉闻言,神情一震,不免内心传音的问道:“听你那口气,你知道怎么解这毒?”

    “嗯,这个需要融血丹,不过融血丹是丹王中期的强者才可以炼制的,所以,你别想了。”真君老人遗憾的摇摇头。

    苏陌凉却是一笑:“我们这儿可是有一位超级厉害的炼丹师,为什么不能想!”

    话落,苏陌凉便是挤出人群,走到了公告栏前,毫不犹豫的一把揭下皇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