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第220章 进宫治病
    众人看到忽然冒出个小丫头,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皇榜揭了,全都吓得目瞪口呆。

    惊愕了片刻,周围更是掀起热闹的议论。

    别说他们震惊,就连站在一旁的侍卫长也是瞪起了双眼,难以置信的打量着苏陌凉。

    看到是个其貌不扬的小丫头,他心中大惊,猛地皱紧眉头,厉声呵斥:“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随便揭皇榜,活腻了吗!”

    苏陌凉嫣然一笑,明明是毫不起眼的容貌,可是却透着几分让人移不开眼的自信。

    “你张贴皇榜,不就是等着人来揭的吗,现在有人揭了,你应该高兴才对!”苏陌凉脆生生的声音倏然响起,顿时堵得侍卫长黑了面色。

    “放肆,你强词夺理,随便乱揭皇榜,是死罪一条,就算你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

    凶戾的大吼震荡开来,那等威严的气势骇得周围的群众抖了抖身子。

    大伙儿心头全都感叹,眼前这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要遭殃了。

    皇榜可不是揭着玩的,一旦揭下来,就是要到宫内去跟皇帝治病的。若是没能力治病,那就是欺君大罪,可是要杀头的。

    这小丫头真是胆大包天!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啊!

    就在众人唏嘘不已的时候,苏陌凉却是挺直着身板,自信得扬了扬手里的皇榜,冷淡反驳:“既然我揭了这皇榜,自然有帮皇上治病的法子,怎么能叫乱揭皇榜呢?还是说,你们张贴皇榜只是走形式,并没有真想帮皇上治病的意思?”

    侍卫长听到这话,惊得面色大变,立马大吼:“你胡说八道什么,既然皇榜都贴出来了,自然是要寻良医替皇上看病的!”

    “那就对了,带我进宫吧。”苏陌凉闻言,了然点头,随后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侍卫长见苏陌凉动真格,半信半疑的盯了她半天,实在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毛丫头真的会有治病的法子。

    “我丑话说在前面,若是你治不好皇上的病,就是欺君大罪,别怪我没提醒你!”侍卫长恶狠狠的警告一声。

    “好,若是治不好皇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苏陌凉爽快的声音传入众人耳里,惊得大伙儿倒抽一口冷气。

    这小丫头还真是不怕死,真要往鬼门关里闯啊。

    所有人看到这里,都是遗憾的摇摇头。

    皇帝的病这么多年都没治好,就连宗派里的赵长老,身为丹王初期的炼丹师,都无法炼制出解药,更别说眼前这个小丫头了。

    哎,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又要丢掉一条命啊。

    看着侍卫长领着小姑娘走远了,大伙儿都是叹了叹气,散了。

    苏陌凉在侍卫长的带领下,很快来到了乾元宫。

    此时的乾元宫,站了不少的人。

    除了两边等着伺候的宫女和太监以外,剩下的是几位主子。

    苏陌凉一进去,便是认出了两人的身份。

    一个是宫佑熠,一个便是昨日在怡红院里碰到的宫墨羽。

    宫墨羽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想来是突然得到皇帝病危的消息,从怡红院马不停蹄赶回来的。

    老爹在宫里病危,儿子还泡在温柔乡,说来真是讽刺。

    想着,苏陌凉直接将视线望向了一旁的宫佑熠。

    今天的他,还如以往那般,安静稳重得可怕,看不清情绪,摸不透心思,就算想从他阴冷的眸子里看出什么,也会被他犀利的目光驳回。

    就比如,现在这样。

    感受到宫佑熠投射而来的锐利目光,苏陌凉如遭芒刺,忽而避开了他的视线。

    虽然她现在易了容,不怕他认出来,但总还是有些心虚的。

    这时候,侍卫长快步走了进去,单膝跪在玉石镶嵌而成的地板上,大声通报:“皇后娘娘,昭慧娘娘,六皇子,七皇子,属下把揭皇榜之人带来了!”

    众人听到通报,纷纷转身朝着苏陌凉望去。

    只见,侍卫长的身后站着一位身材娇小,面黄肌瘦的小丫头。

    长相虽然普通,但整体的气质还算清秀斯文,是个不起眼的小丫头。

    宫佑熠从她一进门,就细细打量了一番。

    不知道为什么,此人看着其貌不扬,可却有一种让他很熟悉的感觉。

    至于是什么感觉,宫佑熠一时半会竟是说不出来。

    这时宫墨羽也发现了苏陌凉,顿时皱起眉头,不悦反问:“刘侍卫,你别告诉我,眼前的这个野丫头就是揭皇榜的人?”

    侍卫长闻言,面色有些尴尬,顶着被骂的风险,微微点头。

    宫墨羽见此,气得面色一滞,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大骂:“你这侍卫怎么当的,竟然把一个野丫头带进宫来给父皇治病,父皇要是有个好歹,你承担得起吗!”

    侍卫长苦着脸,无奈解释:“实在——实在没人揭榜,只有——只有她——”

    这些年,皇榜不知道张贴过多少次了,都没有人敢揭榜,只有这个小丫头。

    可恨的是,这丫头还伶牙俐齿,不带她进宫,她还给他扣了个不想帮皇上治病的罪名。

    所以,就算不相信她有治病的能力,侍卫长也不得不带她入宫。

    “你——”宫墨羽还想再骂,顿时被一旁的昭慧娘娘拉住了。

    “好了,羽儿,这是你父皇的寝宫,你父皇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呢,不要在这里吵闹。”

    说话的这个女人是昭慧贵妃,跟宫墨羽长得有几分相似,想来便是六皇子的生母。

    她长得美艳娇媚,肤色晶莹,白嫩如玉,虽然上了年纪,可修长的倩影还如年轻少女那般婀娜多姿。

    声音更如黄莺般,轻灵悦耳,别说男人听了,就连苏陌凉听了,都酥了骨头。

    苏陌凉不用猜也知道,这位贵妃应该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不然这种时刻,她一个妾是没有资格站在这里的,更是没有资格开口说话。

    宫墨羽听了她的话,顿时收敛不少,乖乖站在了一边。

    皇后听了这话,面色划过不易察觉的恼怒,随后耐着性子望向了苏陌凉:“小丫头,给皇上治病可不是小事,若有丝毫差池,就要人头落地。所以,你真的确定能治好皇上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