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第223章 全都巴结攀附她
    赵长老比谁都清楚,炼制融血丹有多难。

    除了要达到丹王中期的实力,还要有非常充盈的精神力。

    不管是哪个条件,都是赵长老花了大半辈子都无法企及的。

    要知道炼丹师晋级到大丹师之后,要想往上升一级,比登天还难,更别说已经达到丹王初期的他。

    可是眼前这个小丫头如此年轻,就达到了丹王中期,这样的实力和天赋绝对是东炎大陆最顶尖的炼丹师啊。

    看到赵长老如此激动,大伙儿都是惊了一跳。

    赵长老平常一张扑克脸,不苟言笑,说好听点是严肃威严,说不好听,就是眼高于顶,傲慢无礼。

    此刻,却鞠躬行礼,尊称眼前的小丫头为大师。

    这样的反差实在太大,众人完全接受不了啊。

    皇后和慧贵妃是吓了一大跳,面色有些发白。

    而宫墨羽则是惊得张大了嘴巴,呆滞的忘记了反应。

    宫右熠是他们当中最淡定的人了,可也免不了对苏陌凉投去震惊的目光。

    他们是门外汉,虽然知道融血丹,但不如赵长老知道的清楚,刚开始大家多少有些怀疑这个小丫头的实力,可是看到赵长老激动的神情,大家都是打消了疑虑,反之是极端的震撼。

    这么说来,眼前的女子当真是一名丹王中期的超级强者!

    意识到这一点,两位娘娘吓得深吸一口气,随即立马吩咐着宫女把丹药送去了卧榻,喂皇上吃下。

    这时苏陌凉听赵长老问她师父,微微蹙眉,冷声回道:“我师父已经仙逝了。”

    真君老人早在好多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只是邪血鼎的器灵而已。

    所以,苏陌凉不算撒谎。

    赵长老闻言,面色一滞,同样浮起悲伤,像是感同身受般,轻叹了口气,“哎,那真是可惜了,能培养出大师这样的强者,一定是东炎大陆最巅峰的人物吧。”

    苏陌凉不置可否,随便他各种猜测。

    赵长老见她沉默,还以为她默认了,心头震惊不已,对着她更是谄媚起来:“请问大师尊姓大名,家住何方,日后赵某有炼丹方面的问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上门叨扰呢?”

    苏陌凉闻言,表情冷淡,不与人亲近,委婉的拒绝:“我独来独往惯了,不喜欢与人交往,所以还是算了吧——”

    面上不动声色,可心底却冷笑连连。

    他们赵家还在四处追杀她,她又不傻,为何要跟仇人讨论炼丹问题!

    搞笑!

    赵长老不知道苏陌凉的心思,只当是强者都有点孤傲,有点怪脾气,毕竟人家有孤傲的资本。

    “哈哈哈,是赵某唐突了。大师若是不愿与人交往,能否告知名字,也好瞻仰一下大师的名气。”赵长老好不容易认识这么牛叉的人物,就算打听不到她的住址,也要挖出她的名字,只要知道了她的身份,以后还怕联系不到她吗!

    很显然,赵长老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赖上苏陌凉了。

    只是,他若是知道眼前这位他打定主意攀附的超级强者,便是赵家费尽心思寻找的苏陌凉,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苏陌凉见他诚恳的望着自己,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心情颇好的挑挑眉,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君沫。”

    君颢苍的姓,前世的名,临时拿来顶一下吧。

    赵长老见她松口,简直是感恩戴德:“哈哈哈,原来是君大师,失敬失敬!”

    就在赵长老拍马屁的时候,被喂下融血丹的皇上也苏醒了。

    “咳咳——朕这是——怎么了?”皇上微微睁开了眼睛,轻咳了两声,整个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浑身无礼,累得厉害。

    皇后和慧贵妃听到动静,立马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皇上,皇上你醒了啊。”皇后握起皇上的手,轻声的呢喃着。

    皇上侧目看了一眼皇后,这才如梦初醒般问道:“朕是不是睡了很久了?”

    皇后微微点头,泪眼婆娑的哭诉:“是呀,皇上睡了好久了,臣妾怕——怕皇上再也不理臣妾了,好在,您的病已经治好了,以后再也不会睡这么久了。”

    皇上闻言,心头划过震惊,瞪大了双眼,彻底清醒了过来:“你说什么?朕的病被治好了?”

    他对自己的病都绝望了,现在忽然听到好了,简直就是巨大的惊喜啊。

    一旁的慧贵妃见此,微笑着颔首:“是呀,皇上,是外面那位大师治好了您的病,您以后再也不用遭受病魔的折磨了。”

    说着,慧贵妃指了指帘子外的苏陌凉,语气十分的欣喜。

    皇上惊喜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快,扶朕起来,朕要亲自见见朕的救命恩人。”

    慧贵妃见此,立马伸手去扶,可手还没碰到皇上的胳膊,便是被一旁的皇后一个刀眼瞪了回去。

    她只有尴尬的缩回了手,退到了一边,眼睁睁的看着皇后扶着皇上走了出去。

    袖口下的手指悄然握紧。

    那是一种极致的恨意!

    外边的大伙儿见皇帝走了出来,顿时下跪行礼。

    苏陌凉也不例外。

    “哈哈,免礼免礼,不知道是哪位大师治好了朕的病啊?”

    皇帝身子舒爽了,心情大好,面上一直挂着笑意,朗声询问道。

    赵长老闻言,指了指苏陌凉,满脸激动的为皇上介绍:“皇上,是这位大师啊。您的身体全靠着她炼制的融血丹才得以康复啊。”

    “哦?融血丹?那不是丹王中期的炼丹师才可以炼制的吗?难道——”皇上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打量着苏陌凉。

    “哈哈,是呀,这位大师就是丹王中期的顶尖炼丹师。”赵长老捋着胡子,大笑了起来。

    皇上闻言,震撼的摇摇头,同样是满脸的欣喜,“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年轻的丹王中期,朕今日也算大开眼界了。大师,你救了朕的命,朕必须设宴款待你啊,来人——”

    苏陌凉听到这里,心中一急,立马打住:“不用了,我还有急事,领完赏金就走,皇上不必如此麻烦。”

    她已经感觉自己的易容丹在一点点失效,若在再逗留下去,她就真的暴露了。

    皇上以为她谦逊,不免笑着摆手:“大师,不必跟朕客气,一个丹王中期的强者,足以让朕设宴款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