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第224章 帝都出现了个大人物
    苏陌凉这下子是真的急了,十分抗拒的回绝:“我真的有事,还请皇上履行承诺,把那十万赏金给我。”

    看着苏陌凉板着面孔,实在焦急,皇上有些莫名其妙,只有愣愣的点头,朝着身边的太监,吩咐了一声:“去准备十万赏金给这位大师。”

    太监领命,恭敬的退了出去。

    皇上见苏陌凉急着要走,也没办法强留,不过皇室若是结交上如此厉害的强者,也不失为一桩美事,所以还是锲而不舍的邀请:“大师,下个月十五号,是朕的寿辰,现在朕的病好了,一定得隆重庆祝一下,所以朕希望寿辰上能看到你的身影,不知道大师能否赏脸?”

    苏陌凉微微点头,敷衍的应了下来。

    见她答应,皇上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苏陌凉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太监进来,心里慌得跟猫抓似的,又是急切的追问:“怎么还不来?”

    “大师莫急,路途有点远,所以——”

    苏陌凉实在等不了,她觉得容颜已经在一点点暴露,稍有一点差池,便是会被宫佑熠一眼认出,再加上,赵长老也在这儿,若真的暴露了,怕是插翅难飞了。

    想到这儿,苏陌凉实在不能耽搁,立马转身走出了大殿:“不用了,下个月我再来取吧。”

    说着,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苏陌凉身形如虹,很快不见了踪影。

    大家看着这一幕,都是觉得莫名其妙,想到估计强者都有不为人知的怪癖,才释然不少。

    好在,苏陌凉顺利的赶回了宗派,并没有被人发现行踪。

    易容丹也在这时候,彻底失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想到那十万赏金,她就一肚子火。

    费劲心思替那皇帝治好了病,结果没拿到钱,也算她倒霉。

    看来,下个月她还要再去一趟皇宫。

    正想着,苏陌凉便是回了自己的院子。

    芸香见她回来,担心的迎了上去,“主子,你没事儿吧,你两天不在,可吓坏我了。”

    苏陌凉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哈哈,没事儿的,这次到帝都赚了些晶石回来,虽然不是很多,但衣食应该无忧的,以后你也不用再被毒打。”

    芸香闻言,语气有些哽咽,“谢谢主子关心。”

    她被毒打了这么多年,从来没人关心过她,苏陌凉是第一个在意她被毒打的。

    “好了,别伤心了,咱们进去说话吧。”说着,苏陌凉便是率先进了房间。

    芸香忽然想起什么,立马开口:“主子,昨天那个登徒子又来了,可是见你不在,他又走了。”

    “他说去哪没有?”苏陌凉微微皱眉。

    芸香摇摇头,“没有,哦,对了,他好像给了你一封信,我看信放在桌上的。”

    苏陌凉愣了一下,随即快步过去,拿起信纸,快速展开。

    有事离开两三天?

    会是什么事儿呢?

    苏陌凉总感觉君颢苍神神秘秘的,虽然那晚已经告诉了她很多事情,但她总感觉他还有事情还瞒着她。

    想着,苏陌凉将信纸丢入了烛盘里,吩咐道:“我休息了,你先退下吧。”

    折腾了两天,又受了不轻的内伤,苏陌凉的确是累了。

    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芸香不敢随便打扰,只有在门外候着,直到听着里面有响声了,她才端着水盆走了进去。

    “主子,芸香今天听说,帝都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呢!”芸香一边伺候苏陌凉洗漱,一边聊着八卦。

    苏陌凉微微一震,敛眉看她一眼,“什么大事儿?”

    难不成是石婴的事情暴露了?

    芸香故作神秘的小声道:“听说帝都来了一位大人物,是位丹王中期的超级强者,更可怕的是,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你说可气不可气,人家为啥就这么厉害呢!”

    芸香满脸的羡慕嫉妒,语气中还带着深深的崇拜。

    帝都最厉害的就是赵长老,可是赵长老一把年纪,也才丹王初期,迟迟都晋级不到丹王中期。

    现在人家一个小姑娘都达到了丹王中期,这种天赋,再过些年,岂不是有希望达到丹宗吗?

    丹宗啊,这样的强者,他们听都没听说过,更别说见过了。

    苏陌凉被她嫉妒的小表情逗乐了,“有啥好可气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若是非要和谁比较,那活着也太累了。”

    “嗯,也对,只是芸香也羡慕那种被人捧着的感觉。听说这位大师很神秘,帝都的几个家族,甚至皇室,都在打听她的下落,就是不知道她到底藏哪儿去了,动用了这么多力量都没找到她。想来,若是找到她了,几大家族估计要把她当成宝一样供着。”芸香一想到那种站在巅峰的感觉,就陶醉得笑开了花。

    苏陌凉被她的想象逗得失笑摇头。

    若是让她知道那个被几大家族追踪下落的超级强者,就坐在她面前,估计会兴奋得晕过去的。

    就在苏陌凉和芸香聊着天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响亮的大吼。

    “苏陌凉,你给老夫滚出来!”

    阴沉的声音震耳欲聋,吓得芸香身子一抖。

    她连忙打开房门,只见院子里站在一位身穿棕色长衫的精瘦男子。

    芸香在宗派混了这么多年,自然是认得他身份的,当下吓得瞠目结舌:“赵——赵——赵长老!”

    此刻,苏陌凉的院子外面也围满了不少人。

    因为不常露面的赵长老怒气冲冲的跑到低级宅院,一路上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所以大家都跟着过来看热闹。

    苏陌凉也是疑惑的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再次看到赵长老,苏陌凉眼里划过一抹惊讶,心头多少有了数。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上了自己,看来,石婴对他的诱惑很大啊。

    “赵长老,一大早就怒气冲冲的,有何贵干啊?”苏陌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后围观的弟子们,冷声问道。

    “哼,苏陌凉,你偷了我们赵家的炎雷灵血鼎,老夫今天一定要把你抓到赵家问罪!”赵长老凶戾大吼,声音震荡开来,给众人心头带起不小的震撼。

    苏陌凉偷了赵家的炎雷灵血鼎?

    天啊,她活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