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第225章 风墨痕管闲事
    苏陌凉没想到赵长老居然如此无耻,为了找个理由抓她,竟然诬陷她偷什么炎雷灵血鼎!

    赵家实在太不要脸,让赵语琴走后门也就算了,现在还干起栽赃陷害的勾当。

    苏陌凉沉着面色,隐忍着心头的怒火,大声反驳:“赵长老,你一把年纪还喜欢胡说八道,你要脸不?你那什么狗屁鼎的,我听都没听说过,更别说偷了!”

    众人听到苏陌凉火气十足的反驳,全都吓得倒抽一口冷气。

    整个寂灭宗还没有哪个人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和赵长老如此说话的。

    就连宫佑熠和风墨痕都客客气气的,毕竟赵长老是苍元国最厉害的炼丹师。

    没想到苏陌凉一个下等的外门弟子,竟是有这样的勇气,实在惊人。

    赵长老许是第一次被人顶嘴,还是被一个他根本瞧不上的下等弟子辱骂,这口恶气一下子直冲脑门,气得他怒喘:“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不但偷盗我赵家的宝贝,还辱骂老夫,今天老夫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说着,赵长老猛地一个挥袖,顿时招出了一头浑身通黑发亮的巨狼。

    “快看,是凶兽榜排名第二的黑冥魔狼!”

    围观的弟子大惊失色的叫起来。

    凶兽榜上的灵兽,实力超群,而眼前这头排名第二的黑冥魔狼更是一头八阶灵兽,生性残忍暴力。

    赵长老是名炼丹师,在灵力方面的天赋有所欠缺,若要打架,基本都是黑冥魔狼出面,算是赵长老的得力助手,所以整个寂灭宗都知道它的凶名。

    “啧啧啧,赵长老一般不会轻易召出黑冥魔狼的,想来是气很了。”

    “是呀,苏陌凉偷了赵家的宝贝,能不气吗。那炎雷灵血鼎,可是青品的炼丹炉,算得上极好的宝贝了,现在被偷了,谁能忍得下这口气?”

    “是呀,炎雷灵血鼎是赵家最宝贝的东西,苏陌凉的确做得过分了!”

    听到这里,苏陌凉对这群人云亦云的弟子,同样火大。

    什么叫三人为虎,这就是!

    什么都还没调查清楚,就张口胡说八道,一个人说了,其他人也跟着附和,简直是群没脑子的。

    “苏陌凉,我劝你趁早束手就擒,不然,你会被我的灵兽撕成碎片!”赵长老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难看,更不想惊动太多的人。

    他的目的就是生擒苏陌凉,让她乖乖交出石婴。

    众人看到这里,都是不忍直视的摇摇头。

    很明显,苏陌凉不是那头八阶灵兽的对手。

    若要逞强,真的难逃一死!

    苏陌凉看着对面冲她呲牙咧嘴的黑冥魔狼,心中微沉,目光冷凝。

    她一个将灵师的确打不过凶兽榜上的灵兽,看来,只有把天魔貂放出来了。

    苏陌凉手指握紧,正准备召唤天魔貂,谁知那头黑冥魔狼顿时一个猛扑从空中腾飞而来,照着她张开了血盆大口。

    眼看着苏陌凉就要被一口吞下,众人吓得惊骇失色。

    然而,就在这时,旁侧忽然一道灵力轰然而至,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那已经扑到空中的黑冥魔狼被瞬间击飞,噗通摔在了地上。

    众人震惊的表情还来不及缓和,又是被突如其来的一幕,震得不知所措。

    “赵长老,你也一把年纪,算是寂灭宗的老人了,何必跟一个小丫头动怒呢。”清澈如泉的声音从远处幽幽传来,儒雅的声音中带了几分清冷,像是一粒砂石掉入波澜不惊的寒潭,激起一层冰冷的涟漪——

    众人闻声,惊愕的循声望去,只见远处慢慢走来一位身穿青色衣衫的俊美男子。

    他长眉若柳,身如玉树,唇边微微带着笑意,柔美的弧度犹如天边的上弦月,可是那双像是浸泡在水晶里的晶莹眸子,却散发着丝丝寒芒。很显然,那抹笑并不是笑,只是一张面具而已。

    他病态白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泛起一层淡淡银芒,不食人间烟火的容颜,刺得众人睁不开眼。

    他光是这么走来,一身高贵儒雅的气质,竟是将周围的戾气掩盖,所有人都追随着他的身影,痴迷的移动着目光。

    赵长老看到自己引以为傲的灵兽被打飞,惊得瞪大了眼睛。

    整张老脸又黑又沉,愤怒的朝着来人望去。

    “风公子!怎么是你!”整个寂灭宗大家都尊称风墨痕为风公子,就连地位极高的赵长老也不例外。

    赵长老看到风墨痕的身影,着实被惊了一大跳。

    任谁都知道风墨痕不爱露面,行踪神秘,是宗主大人最宝贝的弟子,许是环境导致,他性格冷漠,不爱与人交往,更是没有那个菩萨心肠来管这等闲事。

    他们绝对相信,就算整个寂灭宗被灭了,他估计连根眉毛都不会动一下。

    这就是寂灭宗第一天才——风墨痕!

    然而,他却出现在这里,管着下等弟子的闲事,不惜得罪宗主大人跟前的红人。

    实在让人摸不清想法。

    “风公子,这是我和苏陌凉之前的事儿,你突然冒出来,打伤了我的灵兽,是什么意思?”

    赵长老心中震惊,目光微凝,努力抑制着心头的火气,尽量心平气和的质问。

    风墨痕,这尊大佛,他还是忌惮三分的。

    风墨痕不着痕迹的扫了他一眼,冷淡的声音不带丝毫喜怒,波澜不惊的响起:“没什么意思,只是不想看到赵长老因为一个下等弟子掉了身价。也不想听到有人说我们寂灭宗的长老欺负弟子,败坏了我们寂灭宗的名声!”

    这语气虽然冷淡,低沉,可是分量却不轻。

    风墨痕这话显然是在指责赵长老倚强凌弱,败坏了寂灭宗的名声。

    这罪名说重不重,说轻不轻,若是从其他人的嘴里说出来,不过是一句嘲讽,奈何风墨痕的影响力太大,从他嘴巴里说出来,就有问罪的意思了。

    赵长老也被这话,震得白了面色,有些惊惧的盯着他,心里升起一抹忐忑。

    “风公子,你平时不爱管这些闲事的,今日怎么有这个雅兴!”说这话,气得半死的赵长老有些咬牙切齿。

    周围的弟子听到这里,都是一肚子疑问,纷纷朝风墨痕望去,期待着他的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