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第226章 第226 君颢苍又吃醋了
    风墨痕微微挑眉,深邃幽冷的目光看了苏陌凉一眼,清越的声音如咚咚泉水般悦耳动听。

    “因为我看上这个女人了。”

    这话如一道惊雷炸响,所有人都像头顶霹雳,目瞪口呆。

    他们听错没有?

    风墨痕刚才说了什么?

    看上了这个女人?

    看上了谁?

    苏陌凉吗?

    不!不可能!

    苍元国的天之骄子,寂灭宗的第一天才,怎么可能看上一个下等的外门弟子!!!

    所有人像是吓傻了般,嘴巴张得老大,两只脚像定了钉子似的,一动不动了。

    大家噤若寒蝉,瞠目结舌的望着风墨痕,就算用一百个脑袋,也想不明白他为何看上了苏陌凉。

    这样的消息,简直比苏陌凉偷取赵家的炎雷灵血鼎还要惊悚!

    男子大多是震惊,而女子却是嫉妒得发狂,盯着苏陌凉的眼神,如刀子般,恨不得在她身上刺上一百个洞。

    苏陌凉一个南隋国来的下等弟子何德何能,不过就是在宗派大比上沾了点运气,竟是得到了风墨痕的青睐,可恶!!!

    至于苏陌凉自己,也是被风墨痕突然的告白惊了一跳,对上那双正幽幽盯着自己的美眸,忽然打了个寒颤。

    这个男人——该不会来真的吧?

    还是说,只是单纯的为她解围?

    就在苏陌凉疑惑的时候,对面的赵长老抢先开口,口气中带了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风公子,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吗!你是宗主大人精心栽培的弟子,是风家的接班人,现在居然说出这样的混账话,你如何对得起他们!”

    听到赵长老的指责,大伙儿都是赞同的,风墨痕这样的人物,怎么是苏陌凉配得上的。

    就是苏陌凉多看他一眼,都是对他的侮辱。

    更别说还要扯上关系了。

    “赵长老,你这是在过问我的私事吗?”风墨痕从苏陌凉身上收回了视线,重新望向赵长老,淡雅的目光显得有些阴冷。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赵长老浑然一震,心里有些发毛。

    可是,他身为长辈,又是苏陌凉的敌人,不得不好言相劝:“风公子,你这样的身份,这样的实力,找一个高贵,优秀的女子,实在太容易了,何必喜欢来自南隋国的下等弟子。就算她长得是有几分姿色,可是有姿色的女人多的是,为什么偏偏是她!”

    说来,赵长老是相当的郁闷,苏陌凉砸了他们赵家的酒楼,抢走了赵语琴的名额,现在又身怀石婴,此人决不能留。

    她本是来自南隋国,就算有点实力和天赋,但毕竟没有背景。

    在这样混乱的大环境下,没有背景,就是任人宰割的对象,所以赵家从未把她放在眼里过。

    但风墨痕突然插这么一脚,他们赵家要想对付苏陌凉,就非常难办了。

    风墨痕听到这话,清俊的容颜更是沉了几分,清澈的瞳孔也像是覆上了一层冰晶,透着袭人的冷意。

    “我喜欢谁,赵长老怕是没有资格过问吧。更何况,我想要喜欢谁,就算寂灭宗和风家也管不着,更别说你们赵家了!”

    “你——”赵家顿时被他不客气的反驳堵得黑了一脸。

    众人听到这话,更是惊得倒抽一口冷气。

    风墨痕居然有这么任性的时候!

    为了一个女人,无论是谁的意见和眼光,一概不顾,他疯了不成?

    这个苏陌凉到底哪里好了,竟是让风墨痕另眼相看。

    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摇摇头,望着苏陌凉的眼神有惊讶,有震动,有好奇,有嫉妒,更多的是怀疑和鄙夷!

    “他们是管不着,但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然而就在众人唏嘘震惊之时,人群的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像是冲破风雪的冰渣子,袭来一道凌厉之气。

    众人浑身一僵,猛地朝身后望去。

    只见一抹黑袍大步走来,犹如黑夜里的杀神,带着君临天下的张狂霸气,狂风起,裙袍飞扬,披散在后背的墨发张扬却不显凌乱,硬是将那张绝美逼人的容颜勾勒出高山仰止般的凌厉。

    幽暗深邃的冰蓝眸子,显得狂野不羁,邪魅性感,此刻萦绕着一丝让人胆寒的冷气,紧紧盯着站在远处的风墨痕。

    “君颢苍!”苏陌凉见他突然出现,微微一愣,见他平安归来,刚还冷厉的面孔瞬间柔和了不少。

    也只有他,能如此迅速的左右着苏陌凉的心情,牵动着她的心绪。

    站在一旁的风墨痕将苏陌凉的神情变化收入眼底,泉水般的眸子微暗,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样。

    看着君颢苍大步走来,大伙儿也不知道为什么,好似被他无形中的威严所迫,竟是不自觉的自动散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君颢苍目不斜视的走到了苏陌凉的身边,霸道的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中,宣告自己的所有权。

    由于他身材高大,苏陌凉身子娇小,被他按在怀里,那么凶悍的她,此刻也显得娇柔无比。

    可是,苏陌凉却该死的喜欢这种霸道的温柔。

    此刻感受着他因为疾步走来而跳动的心跳和温度,苏陌凉的唇角不自觉的绽放起一个弧度。

    这种时候,她好想抱着他,亲昵一番,偏偏周围站了不少人,正惊奇的围观着他们。

    这种感觉太不爽,苏陌凉还来不及沉溺在君颢苍给予的甜蜜中,就被众人犀利的目光刺得皱起了眉头。

    “呀!那不是金长老新收的弟子吗?”

    “是呀,这位新进来的内门弟子和这苏陌凉是什么关系!居然抱在一起!”

    “我看,这苏陌凉就是个狐媚子,专门勾引男人,先是认识七皇子,接着就连风公子都替她说话,现在就连新进来的弟子都着了她的道,我看她勾人的实力比她灵力强多了。”

    “可不是吗,哎,南隋国的贱女人嘛,没见过什么男人,看到我们苍元国的男人这么优秀,二话不说就扑上去,真贱!”

    听到周围人的议论,苏陌凉轻轻推开了君颢苍,从他怀里起来,阴冷的目光扫了一眼众人。

    不少女子见她看过来,都是不屑的呸了一声,显然是看不起她。

    而君颢苍却毫不在意大伙儿的眼光,因为他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风墨痕。

    “风墨痕,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戏我的女人,问过我的同意吗?”君颢苍阴鸷的双目直直对上了风墨痕,两人的视线交汇隐隐擦着火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