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8.第228章 找个人动她!
    “苏陌凉,你牛,你给老夫等着,等老夫找到证据,小心你的狗命!”赵长老恶狠狠的低咒一声,猛地甩袖子离开了。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今天不但没有抓了苏陌凉,反而坏了名声,惹来非议。

    他们寂灭宗好歹也是排名前三的大宗派,十分看重在东炎大陆的名声问题。

    可是,今天被苏陌凉捅出这种事儿,要是传入了宗主耳朵里,他定是逃不过一顿臭骂。

    想到这儿,赵长老气得咬牙切齿,更是恨毒了苏陌凉,随后怒气冲冲出了寂灭宗,朝着帝都的方向走去。

    看来那石婴一事儿,还得和赵家从长计议。

    苏陌凉看着赵长老如丧家犬一般落荒而逃,眼角轻扬,透着几分来自强者的不屑。

    若要跟她比口才,他还差得远呢。

    “怎么,大家还处在这儿不愿走,难道是想到我房间里坐坐吗?”苏陌凉对这些围观的群众实在没好感,不禁冷声反问。

    看到她都这样说了,大伙儿才有些尴尬的散了。

    只是关于她和新进弟子纠缠不休的事情,却是传得沸沸扬扬。

    风墨痕深深看了一眼苏陌凉和君颢苍相携而立的背影,也缓缓转身淡出了视线。

    这时候,苏陌凉微微侧目,望了一眼风墨痕离开的方向,心里还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个男子帮了她很多次,不像是她的敌人,她以后该如何面对他?

    君颢苍见她竟然望着情敌的方向,眉头一拧,朝着她的纤纤细腰狠狠掐了一把,“你的眼睛里只能有我!”

    苏陌凉闷哼一声,没好气的瞪他:“要是眼睛里只有你,那我一定得吐!”

    “你什么意思!”君颢苍霎时意识到她在骂他,气得沉了面色。

    苏陌凉翻个白眼:“什么意思,你自己去猜。”

    “你知道,我从来不猜。”君颢苍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话落,微微屈身,一把抱住苏陌凉,将她的小身板望着肩头一搭,直接将她扛进了屋。

    苏陌凉吓得慌乱的拍打他的背部:“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君颢苍,你疯了吗!”

    芸香看着自家主子被黑衣男子扛了进去,顿时羞红了脸,捂住眼睛不敢看。

    “芸香,你捂着眼睛干嘛,赶紧去拿棍子啊!”苏陌凉冲着芸香吼起来。

    经过今日一事,她也算看明白了,这男子根本不是什么登徒子,而是她家主子的相好。

    既然是相好,她实在做不出拿棍子棒打鸳鸯的事儿。

    就连芸香都不帮她了,苏陌凉放弃挣扎了。

    只是,君颢苍并没有碰她,只是跟她在床上亲热了一番,表达了自己的思念。

    “等我。”良久,抱着她的君颢苍忽然吐出两个字。

    苏陌凉莫名其妙:“等你什么?”

    “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君颢苍说得一本正经。当初苏陌凉是他硬生生的抢过来的,没有八抬大轿,没有拜堂成亲,没有亲人祝福,什么都没有。

    这些都没有,他有什么资格跟她洞房花烛。

    所以,他一定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让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只是,不是现在,他要回九幽大陆,他要她受万民跪拜!

    苏陌凉不知道君颢苍的心思,只是轻笑了起来:“有没有婚礼都无所谓,只要你在身边,怎样都好。”

    君颢苍闻言,没有说话,所有的感动静静流淌,慢慢升华。

    “明日,我还要去一趟帝都。”苏陌凉轻轻说道。

    “怎么还去?”君颢苍疑惑。

    “之前因为受了伤,魂牌没了反应,昨晚忽然有了动静,想来是血战团也到了帝都了,我必须去见他们一面。”

    君颢苍闻言,这才放心的点点头,随后又是将她抱得更紧,埋进了她的颈窝,嗅着她的香气:“哎,我觉得我快疯了。”

    “额,怎么了?”苏陌凉惊。

    “因为越来越离不开你了。”君颢苍永远没想到,自己一个大男人,也会有这么依赖人的一面。

    若是他的属下看到了,绝对会大跌眼镜。

    他们杀伐狠绝的主子,居然被一个女人栓得死死的,怎么得了。

    翌日,苏陌凉备上了三颗易容丹,才安心的从宗派里走到了帝都。

    王锋他们选的是个名叫归云楼的酒楼。

    酒楼大小适中,经济实惠,看人流量便知,是个会做生意的。

    苏陌凉穿着一身白衣,缓缓走了进去,由于易了容,平凡的脸蛋并不招人注意。

    所以,她很快来到了二楼雅间的位置。

    一推门进去,王锋便是一个提刀的动作,迅速站了起来,那是常年混迹在凶险的地方,身为杀手该有的反应。

    “你是谁!怎么闯到我的雅间来了!”王锋一看,是个陌生的女子,顿时拧眉低喝。

    苏陌凉唇角一牵,笑了起来:“看来,我的易容还挺成功,连你都骗过去了。”

    王锋闻言,傻了一脸,瞠目结舌的盯着苏陌凉看了半天,终于是反应过来。

    “主子!你怎么易容成这样了?我都认不出来了。”王锋惊叹起来,不得不承认,真是毫无破绽。

    苏陌凉只是笑笑,随即坐在了下来:“其他兄弟呢?”

    “他们在客栈等着,我怕带他们一起来,太引人注目。”王锋解释,忽而像是想到什么,又兴奋的开口:“主子,林婉儿加入噬魂殿了!”

    “哦?她倒是好本事,竟然被噬魂殿看中了。”苏陌凉欣慰的点点头,语气中多了几分赞赏。

    “主子,这次我们到苍元国来,就是来助你一臂之力的,听说苍元国佣兵团比较盛行,所以我打算带领兄弟们组建一个佣兵团,只是就是缺少资金——”

    “嗯,这个主意不错,资金你不用愁,先把这些钱拿去用。”说着,苏陌凉便是将那日在斗兽场赢来的所有晶石都给了王锋。

    王锋见此,吓了一大跳:“主子,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侥幸所得。”苏陌凉不愿解释,只是敷衍的回答了一句。

    王锋闻言,也不再多问,顿时将晶石收入了空间里。

    赵家

    在赵家的大厅里,坐满了几个人,坐在上位的是赵家的老家主和现任的家主,右边坐着家主的三个兄弟,其中一人便是德高望重的赵长老。

    左边便是坐着儿子,女儿和几位姨娘。

    大家都面色凝重,表情难看,气氛降到了最低点。

    “苏陌凉那个贱人有风墨痕保护,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那石婴被人夺走吗!”赵家主气愤的开口,整张老脸皱成了一团。

    “赵成圣,你到底说句话啊!”赵成圣是赵长老的本名,赵家主是气急了才全名的叫他。

    赵长老微微抬眸,凝重道:“我们动不了她,只有找人动她!”

    赵家主闻言,眼前一亮:“找谁呢!”

    就在这时,外面匆匆跑来一个家丁,大声的喊起来:“老爷老爷,那个大师被奴才找到了!她正在归云酒楼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