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9.第229章 有人要遭殃了
    赵长老一听这话,顿时从座位上腾了起来,猛地冲上前,一把抓住家丁的手腕:“你说什么!大师!是那位丹王中期的大师吗?”

    家丁被赵长老激动的表情吓得一愣,随后连忙点头:“是,就是她!”

    赵长老闻言,高兴的重重拍了下大腿:“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整倒苏陌凉,有希望了!”

    坐在上位的赵家主见他如此高兴,刚开始还有点反应不过来,细细一想,也明白过来。

    那位大师算是东炎大陆的顶尖强者了,这样的人,任谁都会卖个面子的,她挥一挥手,不知道多少强者愿意为她卖命。

    风墨痕就算实力再好,背景再优越,也招惹不起这样的大人物。

    到时候,他们借着大师的手,干掉了苏陌凉,风墨痕绝对不敢说个不字。

    想到这儿,赵家主也兴奋了起来:“快快快,去把那位大师请到我们赵家来。”

    家丁闻言,立马点头,准备掉头跑出去。

    赵长老见此,立马喊住了他:“站住,回来,那位大师有些孤傲,不喜欢与人亲近,若是遇到不认识的人,很可能会拒绝我们的邀请。虽然她和我交情不深,但好歹也有过一面之缘,我若亲自出面邀请,希望应该更大。”

    说着,赵长老也不耽搁,立马吩咐人备马车,快步走出了赵家。

    这时候,苏陌凉还在归云楼和王锋说着事儿,却不知道自己的出现已经引起了几大家族的骚动。

    “昨晚我让你去查了下五大家族的情况,有消息了吗?”苏陌凉掀开茶盖,呷了一口,味道很淡,并不合她的口味。

    如今血战团已经日渐成熟,不管是在杀人还是打听消息方面,都不曾让她失望。

    “主子,这是五大家族所有的资料,他们的族谱,实力,势力和财力都在上面。”王锋闻言,立马掏出一叠纸,递给了苏陌凉。

    苏陌凉见此,接过信纸,冷静的浏览了一下所有家族的基本情况,在看到赵家和殷家的时候,目光不由得顿了顿。

    “原来这炎雷灵血鼎是赵家最宝贝的东西。”

    王锋点点头:“是,据说是青品炼丹炉,的确比较罕见。”

    “青品吗?呵呵——”苏陌凉眉毛一扬,眼里精光乍现,低低笑了两声。

    王锋看到这里,微微一愣,心头有些发毛。

    每次看到主子这个表情,他就知道准没好事儿,看来那赵家八成是要遭殃了。

    就在王锋感叹之际,苏陌凉又是将视线转到了殷家上面:“没想到殷家在五大家族中实力不算最强,但财力却很不俗啊,连九阶的兽核都有,想来是花了大工夫,大价钱的。”

    “恩,这五大家族,其实都不相上下,各有各有的优势,据说这九阶兽核是殷家上几辈的老人留下来的。那时候殷家的实力非常不错,就算不排第一,也能占个第二的位置,只是这几辈的人天赋不行了,才慢慢有些没落,不过底蕴在那,不管怎么没落,殷家的财力,还是数一数二的。”

    苏陌凉赞同他的说法,微微点头:“有这么好的资源不用,一直保存起来,真是太浪费了。”

    听到这话,王锋心中微震,嘴角有些抽搐。

    她家主子真是什么主意都敢打!

    “好了,时辰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至于佣兵团的事儿,你全权负责就行,若是缺钱,通过魂牌联系我便是。”说着,苏陌凉将五大家族的资料全都丢进了空间里,随后起身,推门走出了雅间。

    王锋则是恭敬的站起身,目送她离开。

    此时的苏陌凉刚刚出了归云楼的大门,便是被两位小厮拦住了去路。

    “小的见过君大师。”两人一看到她,顿时单膝跪地,行了一个大礼。

    苏陌凉惊得扬眉,疑惑的打量了他们:“你们是?”

    “小的是殷家的家丁,殷家主四处打听君大师的消息,已经关注君大师很久了,今日有幸得知君大师来了归云楼,特地派小的来请君大师,还望君大师赏脸。”

    听到这话,苏陌凉恍然大悟。

    原来芸香说的是真的,这几个家族的确是在费尽心思打听她的消息。

    这不,她刚来归云楼坐了不出一个时辰,便是找上门来。

    这么快的速度,不知道周围布了多少眼线。

    刚刚她还在感叹殷家财力雄厚,它就自动送上门,似乎老天爷都在帮她呢。

    想着,苏陌凉唇角一勾,心情大好的轻轻颔首;“往前带路吧。”

    两位家丁以为君大师为人高傲,怕是不好邀请,一路过来都忐忑得不行,没想到他们什么漂亮话还没说呢,她便是同意了他们的请求,顿时让他们松了一大口气。

    两个小的此刻欣喜若狂,谄媚的冲苏陌凉伸了伸手:“君大师,请上马车。”

    苏陌凉在两人的伺候下上了马车,很快朝着殷家驶去。

    她才刚走没多久,赵家的马车也到了。

    赵长老连忙从马车上下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了归云楼,结果找了半天都不见君大师的身影,顿时急得拧紧了眉头。

    “你说的君大师呢,在哪!”赵长老气喘吁吁的大吼一声,骇得跟在身旁的家丁,抖了抖身子。

    “奴才——奴才——刚才看到君大师了的,不知道——怎么就没了——”家丁也是一肚子的委屈,四处搜寻不到苏陌凉的影子,急得涨红了脸。

    赵长老闻言,气得咬牙切齿,挥起巴掌,重重拍在了家丁的脑袋上:“你个蠢货,你当时怎么不先留住她,再派人来传信,你看,君大师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了!”

    这君大师太过神秘,他们赵家动用了好多人都没有查到她的身份和下落,现在好不容易有她的消息,竟然又错过了。

    想到这儿,赵长老恨不得宰了眼前的家丁。

    家丁被吓得半死,抱着脑袋退到了一边。

    倒是一旁的小儿看到这情形,忍不住凑上来讨个好处:“赵长老,你是在找那位君大师吗?”

    赵长老一听这话,眼睛都瞪圆了:“你知道她的下落?”

    小儿笑眯眯的点点头:“是呀,小的刚开始还没认出她的身份,后来她走出大门,被两个殷家的人带走了,小的才听了点眉目,才知道她就是那个最近传得火热的君大师。”

    “什么!殷家!”赵长老心中大惊,神色大变,猛地皱紧了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