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0.第230章 她的坏水在燃烧
    哼,这殷家动作还真快,竟然敢跟他们赵家抢人,可恶!

    想到这儿,赵长老气的握紧了拳头,冲着一旁的家丁冷声吩咐:“赏小二几个晶石。”

    小二闻言,笑得点头哈腰的,“哈哈,多谢赵长老照拂小的。”

    “以后但凡有君大师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赵家,知道吗?”赵长老冷冷瞥他一眼,沉声提醒道。

    小二得了好处,点头如捣蒜:“是是是,小的记住了。”

    话落,赵长老也不废话,大步走出了归云楼。

    好在知道她去了殷家,至少不用满世界的寻她。

    赵长老这边是扑了个空,苏陌凉这边,却是已经到了殷家。

    不得不说,五大家族的气势,的确是其他家族不能比的。

    走到院外,苏陌凉就看到粉墙环护,绿柳周垂,辽阔的围墙都能占去这条街的三分之二了。

    当她走进去,整个院落,花团锦簇,雍容华贵,曲折游廊伴着池塘,蜿蜒蔓延,延伸出一种清雅高贵的美感。

    再往里走,便是能看到稍显陈旧的老式建筑,虽然上了岁月,但却给人一种不容忽视的威严和厚重。

    两个家丁一路热情的为苏陌凉引路,不一会儿,就到了大厅。

    此时的大厅上,早已坐满了人。

    苏陌凉一进去,就感受到大伙儿期待兴奋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在她身上。

    还不等她开口,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坐在上位的殷家主更是亲自迎上前,朝她作了一揖:“君大师,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

    看到这里,苏陌凉心中暗惊,殷家用了这样的礼数相待,的确是诚意十足啊。

    “殷家主客气了。”苏陌凉掩下内心的想法,冲着殷家主抬抬手。

    殷家主这才直起身子,连忙冲着一旁的婢女大声吩咐:“赶紧给君大师看茶啊!”

    话落,他立马引着苏陌凉,走到了他旁侧的位置坐下。

    “君大师请坐!”

    苏陌凉看到竟是殷家的主位,比大厅里其他的人位置都高,眸底闪过一丝诧异。

    随后,也不推辞,淡定自然的落座,到真有几分大师的风范。

    这时候,她才大致扫了一下落座在下方的殷家众人。

    左边坐着两位中年男子,跟殷家主有八分相似,想来是殷家主的兄弟,而右边坐着三个女人,看穿着打扮应该是三位夫人。

    夫人的旁边还坐着两个少年和两个少女,不用猜也便知道是殷家的儿女。因为殷碧凡便是其中一位。

    今日的殷碧凡规矩了许多,面色沉沉的,表情臭臭的,想来是因为灵兽被杀一事打击太大,又或者是被殷家主责备了一顿,看上去,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苏陌凉见此,冷凝的目光浮起一层轻笑,笑意稍纵即逝,让人捕捉不了。

    就在苏陌凉沉思之时,一旁的殷家主开口了:“哈哈,君大师,上次我听闻您帮皇帝陛下炼制了融血丹,不知道可有此事啊?”

    苏陌凉微微点头:“嗯,是。”

    “哈哈哈,这丹药就连赵家不可一世的大炼丹师都炼制不出来,你小小年纪竟是拥有了这等实力,真是好本事啊。”殷家主捋着胡须大笑起来,拍卖屁的意味不言而喻。

    苏陌凉只是淡然的笑笑:“殷家主过誉了。”

    “哈哈,君大师真是谦虚,我殷某还从没见过像大师这么低调的人。”殷家主自然也是费了心思去调查她的身份,同样一无所获,对这位君大师也是好奇得紧。

    苏陌凉笑而不语,他今天找她来,自然是有话要问,她只需要等待和回答就行了。

    殷家主见她不爱言语,也不计较,又是笑着开口:“听闻赵家人一直在四处寻找君大师,动用了不少人力物力,由此可见,你在赵家人心目中的地位不一般啊。就是不知道,他们这么着急的寻你,所谓何事啊?”

    殷家主眸底闪过暗芒,看似无意的提起,却是有意的打探苏陌凉与赵家之间的关系。

    苏陌凉心知肚明,却要装作不明白的笑着回答:“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应该知道赵家最近在四处追杀一个名叫苏陌凉的丫头。”

    “苏陌凉?”殷家主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下方的殷碧凡听到这个名字,顿时激动的站了起来,整张俏脸涨的通红,表情恨得扭曲:“苏陌凉!竟然是她!父亲,杀害我灵兽的就是这个苏陌凉!”

    殷家主之前听殷碧凡提起过此人,当时只以为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随便找个人干掉就罢了。

    现在又是听到这个名字,他不得不引起重视了。

    “君大师,不知道赵家为何追杀这个苏陌凉呢?”殷家主眉头轻敛,沉声追问。

    苏陌凉眼里划过狡黠,冷漠的面色故作深沉,“因为这苏陌凉不但砸了赵家的酒楼,还偷走了赵家的炎雷灵血鼎。”

    “哦?这女子竟然这么大的胆子?”殷家主惊了一大跳,实在没想到一个寂灭宗的弟子,竟敢得罪赵家。

    殷碧凡听了这话,立马附和道:“是的,父亲,我昨日亲眼看到赵长老找上苏陌凉,要她交出炎雷灵血鼎,当时好多弟子看着,不会有假。”

    殷家主听了女儿的话,更是信了几分。

    见殷家主上钩,苏陌凉心头一喜,再度煽风点火:“呵呵,这女子不但胆大包天,来头还不小,身后竟然有风墨痕撑腰,所以,现在赵家想要追回这炎雷灵血鼎,实在是难啊——”

    殷家主闻言,更是惊得瞪大了眼睛:“风墨痕?怎么和风家也扯上了关系?”

    殷碧凡见父亲困惑,搅动着手指,愤愤解释道:“哼,父亲,你有所不知,那苏陌凉是个狐媚子,专门勾引男人,就连风公子也是着了她的道,为了护下她,不惜得罪赵家呢。所以赵长老碰了一鼻子的灰,也没有把炎雷灵血鼎寻回来。”

    “原来是这样——”殷家主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对那苏陌凉更是惊奇不已。

    不过,从这件事,殷家主也大致猜出了点眉目。

    赵家因为忌惮风墨痕,动不了苏陌凉,所以就找个能动得了她的人。

    而这个人就是自己眼前的君大师!

    君大师是顶尖炼丹师,连风家都会忌惮三分,更别说那个风墨痕。

    想到这种可能性,殷家主心中大惊。

    难怪,赵家不惜动用了所有力量,寻找君大师。那急切的劲儿,一看就是有猫腻的,现在这么一想,的确是这么回事儿啊。

    苏陌凉见殷家主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心中好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她还什么都没说呢,准确的是,她什么都没明说,殷家主就顺着自己误导的思路走了下来,也算没辜负她的期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