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第232章 狂飙演技
    从殷家出来的苏陌凉,还没走几步,便又是被赵家的人拦截了下来。

    苏陌凉从来没觉得自己有这么炙手可热过。

    看着赵长老谄媚讨好的脸,苏陌凉心头冷笑连连。

    “哎呀,君大师,真是好巧啊,竟然在这里碰到你。”赵长老从马车里下来,假模假样的问候,可是那亲热劲儿,惊得苏陌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什么好巧,假的要死!

    “君大师,这段时间你去哪了啊,赵某甚是挂念啊。”赵长老卑躬屈膝的模样,配上那夸张的讨好声,瞬间吸引了不少路人频频侧目。

    赵成圣在苍元国可是有名的大人物,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受人关注的。

    现在,连他都要讨好的人,就更让人惊奇了,苏陌凉一时间也接收了不少的目光。

    “刚刚在殷家做客,这不,刚出来。”苏陌凉直言不讳的回答。

    听到这里,赵长老面色闪过晦暗,眸底戾气横生,偏偏还堆着一脸的笑容:“哈哈,君大师,你既然你都去殷家做客了,怎么能忘了我们赵家呢。好歹我们也算旧识了,不会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吧。”

    旧识,真亏他说得出来。

    不过一面之缘,从他嘴里,就变成莫逆之交了。

    更夸张的是,赵长老说着还作了一揖,那诚恳的态度简直跟在宗派判若两人。

    苏陌凉都怀疑,这赵长老才是真的吃了易容丹的人吧。

    不过,既然他主动邀请,她也没有推辞的道理,毕竟,赵家四处追杀她,还用这么无耻的手段冤枉她,若是不给点回敬,只怕太便宜他们了。

    想着,苏陌凉点了点头,面色温和不少:“赵长老都这么邀请了,我若是拒绝,实在显得我不近人情。”

    赵长老听她如此说,像吃了一颗定心丸,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顿时欢天喜地的邀请苏陌凉上马车,吩咐着马夫快马加鞭。

    不一会儿,苏陌凉就到了赵家。

    “大师,里边请,家主正在大厅等候着大师呢。”赵长老堆着笑容,一个劲的伸手指着方向。

    苏陌凉对他的热情,有些好笑,只是面色依然装得一本正经,缓缓走进了大厅。

    这一路走过来,苏陌凉发现赵家与殷家大不相同。

    殷家装潢得比较奢华,而赵家却是稳重不少,虽然色调偏暗,但里面的东西也是价值连城,并不比殷家差。

    这时候,苏陌凉已经来到了大厅,只见赵家的大厅同样是坐了不少人,有兄弟,有妻嫂,也有儿女。

    赵家主也是把她奉为上宾,给她安排在了主位上。

    苏陌凉轻车熟路的落座,心里不禁感慨,她前一秒还在被赵家追杀,被长老陷害,后一秒就成了他们的贵客,座上宾。

    人生真是世事难料啊。

    就在苏陌凉感叹之际,坐在一旁的赵家主说话了:“君大师,今日光临寒舍,实乃我们赵家之幸,赵某一直久仰君大师的大名,今日得此一见,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这么拍马屁的话,苏陌凉都听起茧了,虽然没有任何值得高兴的地方,但面上还是要装作一副很受用的样子,一个劲的笑着点头。

    赵家主见她高兴得找不着方向,心中冷嗤。

    虽然她炼丹天赋了得,但毕竟还是个小丫头,没有什么城府和心机,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喜怒都表现在脸上。

    想来,也是一个好忽悠的。

    想着,赵家主心中一喜,再度开口,笑呵呵的询问:“君大师,听闻你刚从殷家出来,不知道君大师什么时候和殷家走得这么近了?”

    苏陌凉看他一眼,笑着回答:“殷家主说有要事与我商讨,所以我便去了一趟。”

    “哦?不知道是什么要事,竟然如此兴师动众,还要请君大师出马?”赵家主听到这儿,端正的身子微微朝前倾,表现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苏陌凉见此,眉头一挑,拿过一旁的茶杯,掀开茶盖,抿了一口。

    慢条斯理的动作,掉足了所有人的胃口。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殷家主只说要抓一个叫苏陌凉的女子,因为有风家撑腰,他们不便动手,所以想要我帮忙。”苏陌凉看似无意的回答,并没有任何隐瞒。

    赵家主看着她一脸天真单纯的模样,倒也信了三分。

    只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大伙儿都是震惊不已。

    殷家什么时候与苏陌凉也有过节了?

    赵长老心中一震,升起不好的预感,皱紧了眉头,忍不住问出口:“殷家为何要抓苏陌凉?”

    “好像是苏陌凉杀了殷家小女儿的灵兽。”苏陌凉淡淡开口。

    众人听到这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们还以为殷家也知道石婴的事儿了呢。

    “那大师是准备帮殷家吗?”赵家主提心吊胆的询问一句。

    “对方给出了一颗九阶灵兽的条件,所以我正在考虑,要不要为了殷家得罪风家。”苏陌凉轻飘飘的话,顿时吓了众人一大跳。

    九阶兽核!

    天啊,那不是殷家的宝贝吗!

    为了抓苏陌凉,连九阶兽核都拿出来送人,只怕不是报仇这么简单吧。

    众人听到这儿,都是惊骇得瞪大了眼睛,那颗沉下去的心再度提了起来。

    看样子,殷家抓苏陌凉报仇是假,想要抢夺石婴是真。这下子,殷家八成也知道赵家同样在为了石婴追杀苏陌凉。

    很显然,他们严守的秘密已经被泄露了出去。

    不过,他们赵家一向不怕殷家,既然殷家敢跟他们赵家作对,就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想到这儿,赵长老眼眸微眯,显然对殷家动了杀机。

    赵家其他人也是心怀鬼胎,对殷家有了想法。

    此时,沉吟了许久的赵家主忽然笑着摇摇头,好心提醒道:“君大师,那殷家根本是不怀好意,怎么可能因为抓一个女子,就把九阶灵兽拿出来送人,你八成是被他们骗了。”

    苏陌凉面露惊讶的看了赵家主一眼:“是吗,我之前也是有这样的顾虑,所以没有答应下来,现在听你这么一说,似乎有点道理。”

    赵家主见她信了自己,顿时眉开眼笑的:“是啊,那殷家主老奸巨猾,八成是想利用你办事儿,那什么兽核你根本拿不到。”

    苏陌凉闻言,故作生气的哼了一声:“师父说大城市里的人都是些狡猾的坏人,让我不要与人亲近,没想到果然是。”

    “哈哈哈,君大师不必动怒,这大城市也有好人啊,比如我们赵家!”赵家主捋着胡子大笑起来。

    苏陌凉听到这儿,不禁好笑,看来,重头戏要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