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4.第234章 挖出个大秘密
    听到这话,刚还笑脸吟吟的众人,全都白了面色,僵了表情。

    心头打鼓一般,忐忑不安。

    他们自认为是牵着君大师的鼻子在走,可是反过来一看,自己的鼻子竟是握在君大师手里。

    赵长老心中暗惊,可是又不敢表露出来,只有装委屈:“君大师,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那炎雷灵血鼎不在赵家,我们现在怎么拿得出来啊!”

    苏陌凉见他还是不肯松口,顿时站起身,不悦的说道:“既然赵家如此没有诚意,想来也没有商量的必要了。我与你们也就一面之缘,对那殷家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实在犯不着为了你们两家去得罪风墨痕,言尽于此,就此告辞!”

    说着,苏陌凉就抬步要走,还是一旁的赵家主眼疾手快,猛地拽住了她的手臂。

    “哎呀,君大师,有话好好说嘛,实在没必要为了这种小事生气的。”

    看着赵家主一脸谄媚讨好的表情,苏陌凉胃里翻江倒海,只觉得恶心。

    “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拿不出炼丹炉,我看不到实实在在的东西,怎么帮你们抓人?若是那苏陌凉身上根本就没有炼丹炉,你们最后又来个死不认账,我岂不是白帮了!”苏陌凉愤怒冷哼,声音洪亮的回荡在整个大厅之上,震得众人变了脸色。

    赵家主表情微僵,扯起一抹心虚的笑容,解释道:“君大师,你想太多了,我们赵家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更何况,我们也没那个胆子敢骗你啊。”

    苏陌凉闻言,冷笑连连。

    什么没胆子,这赵家阴谋诡计一箩筐,不但能害人,还能脱身,他们精着呢。

    看着苏陌凉冷着脸,显然不听劝,赵家主额头有汗冒出,内心比谁都纠结。

    虽然炎雷灵血鼎就在赵家,但现在就算想要拿出来,也不能拿出来了。

    他们赵家撒了那么大个谎,非但不能自圆其说,还不攻自破,反而会惹君大师生气反感,再说了,若不是因为这个理由,他们要怎么理直气壮的抓苏陌凉。

    可难就难在,君大师看不到炼丹炉就不愿意出手相助。

    当真是两边为难啊,僵着不好抉择啊。

    所有人都是急得冒汗,不停的擦了擦自己的额头。

    焦虑担心的目光在苏陌凉和赵家主的身上来回徘徊,想着各种应对之策。

    “赵家主,若是你们真有诚意,自然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何必废话这么多。”说着,苏陌凉挣脱了赵家主的手,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就在这时,赵长老一个咬牙闭眼,像是做了人生中最艰难的决定,在苏陌凉刚要跨出大门的时候,猛地一声大吼:“好!君大师,我们满足你的要求!”

    苏陌凉脚步一顿,停了下来,缓缓转身朝他望去。

    只见赵长老手握成拳,眼睛鼓得猩红,像是随时都能挤出血来。

    一看便是忍下了非常人所能忍的情绪。

    苏陌凉微微挑眉,期待着他的回答。

    “君大师,你想要炼丹炉,我们给你!”赵长老一字一句的说出来,骇得众人惊骇失色。

    赵家主第一个吼起来:“赵成圣,你疯了吗!”

    “三哥,我们赵家哪里还有什么炼丹炉,那炎雷灵血鼎已经被苏陌凉偷走了啊。”其实大伙儿都瞬间明白了赵长老的意思,全都不赞同的嚷起来。

    毕竟那个炼丹炉太过珍贵,就连炎雷灵血鼎都比不上。

    现在他们却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真的值得吗!!!

    苏陌凉看着赵长老肉痛的表情,和大伙儿激动惊骇的神情,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不同的想法。

    啧啧啧,看来赵家还隐瞒着不得了的秘密呢。

    苏陌凉正想着,赵长老忍痛开口道:“君大师,不瞒你说,我们赵家有一鼎蓝品的炼丹炉,名为九天噬阴鼎,是我们赵家最为宝贝的东西,除了我们赵家人以外,没人知晓这件事。今日,我把这座鼎送给君大师,还望君大师能信守承诺,帮我们抓住那苏陌凉。”

    众人听到赵长老果然是打了这样的主意,全都气愤的拍着大腿,说不出话来。

    如此宝贝,就这样被他拿去送人,是个人也会急地崩溃的。

    赵家主也是气愤的摇摇头,颓然的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整张脸皱得不能看了。

    其实,身为炼丹师的赵长老是最舍不得的。

    但他清楚,石婴可是比蓝品炼丹炉珍贵几百倍的宝物。

    吃了石婴,别说整个东炎大陆,就连附近不远的云碧大陆,也会匍匐在他的脚下。

    到时候,他就是这位面的巅峰强者,还怕眼前这位丹王中期的君大师吗?

    等他走到那一步,别说蓝品炼丹炉,就连紫品炼丹炉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儿,赵长老的心才稍稍好过了些。

    苏陌凉听到这里,心中感慨,不免狂喜。

    她本以为能敲诈赵家一笔,没想到敲诈了这么大一笔,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要知道那蓝品丹炉比青品丹炉还高了一个档次,算是赵家的镇宅之宝了。

    可是,苍元国其他几个家族的人却不知道此事,就连血战团都没调查出来,可想而知,这九天噬阴鼎被赵家隐瞒得有多深。

    不过,今日被她挖出来了,真是不小的收获啊。

    想着,苏陌凉冷漠的面色一变,唇角忽而扬起笑意,语气也温和了不少:“赵长老果然豪爽,既然如此,君某定不负赵家所托,帮你们手擒那苏陌凉!”

    听到这里,大伙儿虽然心痛,但还是松了口气。

    至少,石婴还有希望!

    “君大师,寂灭宗过几日会有一场狩猎比赛,到时候场面混乱,是动手的最好时机,所以——”赵长老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自然对擒拿苏陌凉一事儿更加谨慎,不禁沉声提醒道。

    苏陌凉重重点头:“放心吧,赵长老只需要等我的好消息便是。”

    赵长老见她如此自信的模样,也放心了下来,吩咐着管家送客。

    苏陌凉一走出赵家,真君老人就大笑着感慨。

    “小主人,你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啊,要是殷家和赵家最后知道,他们花了大价钱讨好的人,竟然就是自己的仇人!会不会当场吐血身亡?”

    苏陌凉也勾唇笑起来,晶亮的眸子闪烁着狡黠的精光,“我倒是很期待那一幕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