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第236章 摊上大事了
    苏陌凉低头看了看手臂的伤势,又抬头看了看还陷入暴怒中出不来的付岚雅,眸光闪烁,轻轻的笑了。

    这次,她不坑付岚雅一把,就不叫苏陌凉!

    众人看到这里,全都被苏陌凉的笑容吓了一跳。

    她疯了不成?

    被付岚雅打伤了,竟然还笑得出来!

    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般盯着她,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真是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疯子!

    然而就在大伙儿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汪长老一声大吼,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放肆,你们在干什么!”汪长老闻到了火药味,皱着眉头,大步走来,生气的大声质问。

    这汪长老是内门长老,虽然跟赵长老那伙人不能比,但为人正直,品德端正,算得上宗主大人难得信任和尊敬的长老了。

    不过,此人有些古板,最讨厌任性无礼,违反宗派规定的弟子。

    苏陌凉正是看他从远处过来,才灵机一动,有了眼前的一幕。

    见他走来,苏陌凉虚弱的倒在地上,将受伤的手臂亮给他看,气若游丝的说道:“汪长老,付岚雅无视宗派的规定,私下斗殴,把我打成重伤,照规矩,应该逐出寂灭宗!”

    身后的君颢苍没想到她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演开了,面色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很配合的一把抱住她“虚弱”的身子,不至于让她整个人跌在地上太过狼狈。

    众人听到“打成重伤”几个字,再看到刚还好好的苏陌凉,此刻已经软到了君颢苍的怀里,全都惊得瞠目结舌,面容抽搐。

    搞错没有!

    她分明就没受啥伤,就算手臂受伤,也只是轻微的擦伤,什么时候变成重伤了?还虚脱的倒了下去?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

    汪长老自然不知道他们发生的事儿,但看着苏陌凉手臂上流着血,而付岚雅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浑身萦绕着汹涌的灵力,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

    “付岚雅,你好大的胆子,你身为内门弟子,竟然违反宗派的规定,私下斗殴,老夫今日一定严惩你!”汪长老一声大吼,震耳欲聋,差点把付岚雅的魂都吓飞了。

    付岚雅刚才被苏陌凉气狠了,脑子一冲动,就忘记了这个规定,哪想到竟是酿成了这样的大祸。

    其实,她在寂灭宗一向横行霸道,欺负过不少弟子,由于她身份尊贵,不少长老和弟子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知道,今天竟是碰到出了名严格的汪长老,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付岚雅这下子是吓傻了,整张俏脸惨白如纸,被汪长老那双凶狠的眼睛瞪得心下发慌,瑟瑟发抖起来:“汪长老,不是的,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是苏陌凉!她栽赃陷害我!我分明就没有打她!”

    汪长老看着她指尖还残留着血迹,黑着面孔,冷哼:“不是你打的,那她怎么受伤了?不是你打的,你手上怎么还沾染着她的鲜血?你还真把老夫当傻瓜了啊!哼!”

    听到这里,付岚雅百口莫辩。

    她的确是出了手,可是根本就没打中苏陌凉,只是擦伤了她的肩膀,这样怎么能算斗殴呢。

    想到这儿,付岚雅急得直跺脚,朝着苏陌凉恨恨的咒骂:“你个贱人,你是故意的,你故意陷害我我,你早知道这一切,所以你故意激怒我,现在又演得一出好戏,让汪长老信了你!”

    苏陌凉捂着肩膀,疼得皱紧了眉头:“付岚雅,你动手打人,违反了宗派的规定,本就是你的不对,怎么反过来指责我的不是了。”

    “你——你——苏陌凉,我要把你碎尸万段!!!”付岚雅被她这副无辜又理直气壮的表情,气得浑身发抖,整个人都快爆炸了。

    苏陌凉见她发疯,顿时朝着汪长老说道:“汪长老你瞧瞧,她还要把我碎尸万段!我一个外门弟子,身份不如她,实力不如她,真不知道是哪里招惹了她,让她如此仗势欺人,竟敢无视宗派的规定。况且,现在长老您站在这儿,她还不思悔改,说着这样的浑话,若是长老你不在,不知道怎么无法无天呢——”

    苏陌凉这话,无疑就是一剂催化剂,顿时将汪长老的怒火烧得更旺。

    “好你个付岚雅,竟敢不把宗派的规矩和老夫的威严放在眼里,老夫现在就把你揪到宗主大人面前,让他老人家亲自把你逐出寂灭宗。”

    说着,汪长老就是上前动手,一把抓住了付岚雅。

    付岚雅天赋再好,也不是一位长老的对手,顿时被硬生生的拖出了好几步。

    “汪长老,我是被冤枉的,是苏陌凉害我!我不服!我不服!”付岚雅凄厉的惨叫起来,努力往后挣脱,可是自己那点绵薄之力,显然毫无用处。

    她好不容易才加入寂灭宗,好不容易才混到了今天的位置。

    若是被逐出寂灭宗,那她多年来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妹妹死了,她这时候要是再出岔子,被赶回东郡城,父亲决然受不了这等打击。

    东郡城也受不了这等打击。

    所以,她绝对不能被赶出寂灭宗!

    汪长老见她口口声声喊着不服气,顿时转头朝着苏陌凉喊道:“你也跟着来,到宗主面前对峙。”

    就算他不说,苏陌凉也是要去的,毕竟这场好戏,她才看了一半,若是不看完,岂不是太亏了。

    想着,苏陌凉便是凑到君颢苍的耳朵边轻声道:“抱我过去吧。”

    君颢苍对于抱她这种差事,自然是求之不得,忍着笑意,将她打横抱起,跟着汪长老一路朝着宗主大人的寝殿走去。

    很快,四个人就来到了宗主的寝殿,风阳宫。

    宗主得到汪长老求见的消息,也从侧殿快步走到了大殿。

    宗主是个年过半百的中年男子,双鬓染白,身材高大,五官轮廓深邃有型,多少能看到年轻时候英俊帅气的影子。

    此时,他看到汪长老手里竟然揪着一个女弟子,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惊得眉头一拧,大声质问:“汪长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汪长老一向稳重,何时发过这么大的火,实在让人震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