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第238章 狮子大开口
    果然,宗主看着两个加起来都有几百岁的人在他的大殿吵得不可开交,顿时头痛的揉了揉额头:“好了,都给我闭嘴!闭嘴!”

    一声厉吼,顿时震得两人停了下来。

    伍长老知道自己徒弟理亏,只有祈求宗主的帮忙:“宗主,你知道,我就她一个宝贝徒弟,精心培养了这么多年,若是她被逐出寂灭宗,你还要不要我老人家活了!若是你真要赶她走,我今天就死在这大殿上。”

    宗主何尝不知道付岚雅对他的重要性,只是现如今这番话俨然让他厌烦。

    这一刻,他才发现,他的确是太过偏袒内门长老和内门弟子了,结果把他们惯成这样,犯下大错,不但不思悔改,还当着他的面威胁他!

    “混账!伍长老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不是只有你宝贝你的徒弟,每个长老都宝贝自己的徒弟,现在付岚雅违反宗派规定,弄伤了这位弟子,就是犯了宗派的大忌!”宗主忍无可忍的大吼一声,洪亮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上,造成不小的震动。

    伍长老被吓了一跳,这才收敛了不少,尽力解释着:“宗主,他们小孩子年轻气盛,只是灵力上的切磋,怎么可以当真呢!”

    “哼,伍长老,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宗派每个月都有切磋比赛。若真是切磋,怎么不在擂台上,不在比赛上,偏偏要在私底下,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听着口气,伍长老知道,宗主是彻底动怒了。

    平时宗主一向偏袒他们内门的,没想到今天却是如此的铁面无私,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着,伍长老怨毒的视线顿时射向了卫长老和苏陌凉,恨得咬牙切齿。

    “苏陌凉,你到底想怎样!”吼出这样的话,也表明伍长老和付岚雅走投无路了。

    苏陌凉挑挑眉,说得一本正经,毫无商量的余地:“当然是照着规定,逐出寂灭宗。”

    “你——你别欺人太甚!”伍长老抖着那松垮垮的肉,气得满脸铁青。

    宗主看到她如此决绝,不免沉声质问:“苏陌凉,你非要做得这么决吗?”

    苏陌凉知道宗主打心底并不想赶付岚雅走,若是再僵持下去,怕是双方都会闹得不好看。

    对于苏陌凉来说,付岚雅离不离开寂灭宗没啥影响,她不过是想通过这件事敲打一下她,顺便再榨取一些利益,那就基本达到她此举的目的了。

    想着,苏陌凉缓了面色,松了口气:“宗主若是不想赶她走,我自然是没话说的,毕竟胳膊拗不过大腿,宗主说什么,我们这些外门弟子也只有听着。只是我受了伤,她总得赔偿我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吧。”

    听听那口气,宗主本就一肚子火,此刻更是恨不得掐死她。

    明明是放软了态度,偏偏还要酸他一把,讽刺他偏心内门,有失公允,可恶!

    付岚雅听到不用被赶走,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可是那些费用是什么鬼?

    “苏陌凉,你说医药费,我倒是可以赔你,可那精神损失费是什么,我凭什么赔你!”明明是肩膀受伤了,关精神什么事儿。

    付岚雅自然不会傻到当这个冤大头的。

    苏陌凉冷睨她一眼,缓缓开口:“你突然袭击我,把我吓着了,我的精神遭了创伤,你说该不该赔!”

    “你——”付岚雅气得咬牙,却又无可奈何。

    伍鹏见此,立马将她拦下。

    现在不用被赶出宗派已经是万幸,赔点钱就赔点钱吧。

    “好了,我们是什么身份,还缺那几个钱吗。”伍长老这话,自然是抬高自己身份,贬低苏陌凉的意思。

    看着伍长老严厉的瞪了自己一眼,付岚雅才收敛了争辩的气焰,闭上嘴巴不说话了。

    苏陌凉看他如此自信,不差那几个钱,满意的点头。

    “既然伍长老不差那几个钱,想来也是个爽快人,依照我这伤势,医药费估计在三十万晶石左右,再加上精神损失费二十万,总共也就五十万的样子,相信,依照伍长老和付小姐的财力,这点小钱,不足挂齿吧。”

    听到这番话,伍长老吓得目瞪口呆,脑子一阵晕眩,差点晕过去。

    什么叫狮子打开口。

    今天他算是见识了。

    五十万晶石!

    真亏她叫地出来!

    这心眼也太黑了吧!

    “苏陌凉,你太过分了!有你这样漫天叫价的吗!”付岚雅气得面颊涨红,忍无可忍的大吼。

    她哪有那么多钱,就算叫她拿出十万晶石都费劲,更别说五十万了。

    苏陌凉见她拒绝,无奈耸肩:“那没办法咯,宗主,你还是按照规矩办事儿吧。”

    按照规矩办事,自然是逐出寂灭宗,付岚雅听得这里,顿时吓得后退几步,惊恐的摇头。

    她不要被赶出去!

    伍长老见此,实在没有办法,明明气得面部发抖,却还是咬牙忍了下来:“好,五十万就五十万!”

    跟自己的徒弟被赶出寂灭宗相比,五十万虽多,也算不得什么了。

    只要能留下来,他们有的是办法整死这个苏陌凉!

    苏陌凉看他终于答应下来,这才满意的点头,算是将此事揭过去了。

    宗主看闹剧落幕,总算松了口气,对着大伙儿挥挥手:“好了,你们都退下吧。”

    苏陌凉闻言,这才收回视线,看了一眼君颢苍近在咫尺的俊脸,唇边浮起一丝浅笑,低吟般问道:“软了吧?”

    让他一直这样抱着自己,这么久了,他的手估计早就软了,也不见他吭一声,倒是让苏陌凉有些心疼。

    君颢苍微微低头对上她的双目,那双冰蓝色的眸子湛湛有神,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喑哑的声音也带着些蛊惑:“硬着呢!”

    噗!

    苏陌凉俏脸瞬间涨红。

    这样露骨的字眼,她不傻,自然是懂的。

    苏陌凉眼波含笑,媚意荡漾的剜他一眼,没好气的低咒:“我说东,你说西,流氓!”

    “我说的是手臂,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呢!”君颢苍故意揶揄她,他就喜欢看她害羞的样子。

    苏陌凉气得一愣,瞬间堵得说不出话来。

    她这辈子从来没在口才上输给谁,偏偏就是说不赢这个没皮没脸的男人。

    宗主看着众人都散了,君颢苍也抱着苏陌凉缓缓走了出去。

    他似乎是想到什么,眉头一拧,大喊出声:“苏陌凉留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