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第239章 与风墨痕的关系
    苏陌凉听宗主叫她,这才回过头,不解的望向他。

    宗主拧眉,不耐烦的说:“别装了,你那点擦伤,我还看不出来吗!”

    苏陌凉一愣,随即拍拍君颢苍的手臂,示意放她下来。

    “宗主现在把我留下来,该不会是想问罪我撒谎骗你吧?”苏陌凉眉头一扬,反问道。语气中没有丝毫害怕和悔改的意思。

    宗主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了一眼站在苏陌凉身旁的君颢苍。

    这个弟子,他有些看不透,总觉得有些诡异。

    苏陌凉见宗主不方便说话,这才偏头冲着君颢苍说了一声:“先回去等我。”

    君颢苍皱眉,似乎并不愿意走。

    “我不会有事的,他还不敢动我,要是敢动我,我想你应该会掀了整个寂灭宗的。”苏陌凉轻笑着捏捏他的手,像是哄小孩子一样。

    只是宗主听到这话,不禁皱起了眉头,眸中划过一抹惊色。

    掀了寂灭宗!真是好大的口气!

    就在宗主细细打量君颢苍的时候,后者已经听了苏陌凉的劝,转身走了出去,只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给他一种难言的感觉。

    这个弟子似乎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啊。

    看来,是时候去着手调查一下了。

    看着宗主望着君颢苍离开的身影有些出神,苏陌凉轻咳了一声,唤回他的思绪:“宗主大人,现在可以说了吗?”

    宗主闻言,这才收回视线,正了面色,缓缓走到了上方的椅子上坐下。

    “坐吧。”宗主指了指下方右侧的位置,淡淡吩咐。

    苏陌凉也不拒绝,跟着坐下来。

    “前些日子,我听闻你偷了赵长老的炎雷灵血鼎!”宗主举起一旁的茶杯,轻轻啜饮一口,慢条斯理的说着。

    苏陌凉心中一禀,随后轻笑起来:“怎么,宗主是想帮赵家调查此案吗?”

    宗主摆摆手,一双如鹰般犀利的眸子瞬间抬起,像是伸出了利爪猛然擒住苏陌凉的视线,冰冷的唇线微动,声音比之前更是阴沉了好几倍,“你应该知道风墨痕是我的得意门生。”

    低沉的嗓音带了点警告的意味,苏陌凉表情一震,立马明白了过来。

    原来这位宗主大人在意的不是什么赵家,而是他的宝贝徒弟。

    苏陌凉失笑,轻轻睨他一眼,清越的声音,煞是好听:“我自然知道他是你的得意门生,可是我不知道宗主突然提起这话的意思!”

    “哼,装傻!之前我对你不了解,也只认为你是个没多大见识的乡野丫头,但今天你倒是让我大开眼界,你不但不傻,还很聪明,想来痕儿也正是看重了你这一点。不过——”宗主不愧是宗主,今日这么一闹,他便是瞧清楚了苏陌凉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是话说到一半,话锋一转,顿时变了腔调。

    “不过,你来自南隋国,是你无论如何也洗不掉的耻辱,再加上你如今是寂灭宗最下等的外门弟子,若是和痕儿扯上关系,别人会怎么看他,会怎么看风家,会怎么看我寂灭宗!”宗主肃然的面色满是凶意,盯着苏陌凉的眼神也是如刀子般尖锐。

    苏陌凉曾经想过,被男方的家里人嫌弃,但却从未想到被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男人的长辈嫌弃。

    此时此刻,苏陌凉很想笑,竟是有些控制不住,笑意爬满了脸上。

    宗主见此,皱眉低吼:“你笑什么!”

    “宗主,你好似误会了什么,我与风墨痕不过点头之交,何来扯上关系一说,若真要说关系,那我和他只有师兄和师妹的关系吧。”苏陌凉轻笑着回答,面色竟是带了些不屑。

    显然,她根本就没打算要与风墨痕扯上关系。

    只是疑神疑鬼的宗主却不信。

    他太了解风墨痕。

    那孩子性格冷淡,对什么都漠不关心,若不是这个女子勾引他,他怎么会突然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

    就是这种自以为是,宗主便认为是苏陌凉搞的鬼。

    “哼,休要狡辩,到底有没有关系,我不是瞎子,看在眼里的。今日,我说得话很明白了,只希望你记在心里,不要去招惹痕儿,不然我不介意除掉你。”宗主阴寒的眸子冷芒乍现,直言不讳的警告像是出鞘的利剑,直逼人咽喉。

    苏陌凉微微一震,对上那双黑眸,心头有些发寒。

    看来,她和那风墨痕真的要保持距离了。

    可是,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交集啊,真不知道要保持哪门子距离。

    “好了,你退下吧——”该说的话,他已经说了,若是苏陌凉聪明,自然会明白他的意思,若是不聪明,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苏陌凉也不想和这疑神疑鬼的宗主多说半个字,索性站起身,连个礼都懒得行,直接转身走出了大殿。

    一路上,她都心事重重,回忆起风墨痕三次解围的场景。

    第一次在酒楼,帮她挡去了鲁建的攻击,第二次在招生办,为她挡去了长老的刁难,第三次在她的院子,替她挡去了赵长老的击杀。

    她每一次危险,他总会及时出现!

    苏陌凉忽然意识这一点,心中暗惊,面色不由得一变,还来不及细想是怎么回事,便听见不远处传来铮铮琴音。

    如今已是夜晚,琴音在有些萧瑟的夜风中显得清冷孤傲,却又扣人心弦,让人为之倾倒。

    苏陌凉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侧目朝着右方望去。

    只见,不远处的凉亭下,坐着一位俊美男子,星月相映下,只见他目如朗星,肌肤如雪,清雅脱俗的容颜,像是一块在黑夜里发亮的美玉,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他修长而优雅地双手轻轻抚过琴弦,抚起了层层泛着涟漪的乐音,琴声委婉却又刚毅,券券而来,像是天边缱绻白云,慢慢舒展,又似高尚流水,奔腾而来,空灵的琴音配着他一尘不染的高贵气质,仿佛九天之上落下的仙人一般,如梦如幻。

    苏陌凉看愣了一会儿,才发现此人便是风墨痕。

    她心中一震,立马反应过来,抬脚便是要朝前赶路。

    今日才被宗主警告了,她实在不想和他有任何牵扯。

    可是,事与愿违,这时候琴音戛然而止,换来的是风墨痕冰冷的声音。

    “就这么怕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