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第242章 两人吵架了
    王锋沉着面色摇摇头,表情有些挫败:“主子,这风墨痕太过神秘,我们只调查到他进入寂灭宗后的消息,以前的消息完全查不出来,就好像没有这个人似的。”

    苏陌凉惊得皱起了眉头:“什么?没有这个人!怎么可能!”

    风墨痕一定存在着的,不然,他怎么调查她。

    还是从八岁起就已经知道她了。

    苏陌凉摆手,全然不信:“不可能,我现在要你们随时注意他的动向,切勿打草惊蛇知道吗!”

    王锋闻言,面色有些发白,“主子,晚了,他的暗卫已经发现了我们。”

    苏陌凉心下一惊,随后想到那样强大的人物,稍有风吹草动自然逃不过他的眼,也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挥挥手:“下去吧。”

    这种她摸不清对方,却被对方摸得一清二楚的感觉实在太不爽了。

    王锋不能为主子解忧,面色内疚,只有低头退了出去,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寂灭宗。

    这时候,君颢苍推门走了进来,绝美的容颜分外阴沉,冰蓝色的眸子闪烁着不悦的寒芒。

    “背着我调查其他男人,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君颢苍阴霾的面色如覆冰霜,一开口的语气就能将人冻结成冰。

    苏陌凉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你躲在外面偷听我说话,是不是也该给我个解释。”苏陌凉挑眉反驳,显然不打算服软。

    君颢苍面色更加黑了,一想到那个风墨痕,他就有些抓狂,“苏陌凉!”

    如今的他很少全名的叫她,除非气急了,才会这样。

    “干嘛这么大声,我的耳朵都快被你震破了。”苏陌凉不悦的瞪他一眼。

    君颢苍气红了眼,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握紧,压抑着内心的怒火,再度低吼出声:“到底为什么调查那个风墨痕!”

    “他太神秘,总是做出反常人的举动,所以我才调查他!”苏陌凉见他真的生气,只有耐心解释。

    可是,这话落入君颢苍的耳朵里却是变了个味道。

    “他很神秘,很强大,长得还不俗,所以,你对他感兴趣了是不是?”君颢苍这话几乎是咬牙吼出来的,声音很大,震得空气都有些颤抖,而苏陌凉更是被惊得呆住了。

    “君颢苍,你发什么疯,你冲我吼什么,我什么时候说对他感兴趣了,我只是——”苏陌凉的话还没说完,便见君颢苍蓝色眼眸怒得猩红。

    “你不感兴趣,为何调查他?你的性子一向冷淡,与你无关的人,你从来不屑关注,现在突然这么着急的调查一个人,没查出他的身份,那失望的样子,连我都看不下去了。”君颢苍现在醋劲大发,完全失了理智,说到底他这么冷漠淡然的人,会发这么大的火,也只能用“超级在乎”几个字来解释了。

    此时的苏陌凉却是觉得莫名其妙,百口莫辩,“君颢苍,你冷静点,我对风墨痕一点念想没有,真的是因为他行为举止古怪,我才调查他的!”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告诉我,让我替你调查,你应该知道,我比你那血战团靠谱多了,可为什么偏偏瞒着我!今日我还听到有丫鬟在议论你和他半夜约在亭下弹琴的事儿,起初我是不相信的,可是你现在的做派让我如何不相信!”

    君颢苍以为是丫鬟造谣,一气之下杀了两个丫鬟,没想到却听到苏陌凉亲口吩咐血战团调查风墨痕的消息。

    他不管苏陌凉是不是喜欢风墨痕,但有一点必须承认,那就是她开始在意了,开始关注了,那就是不好的开始。

    他承认那个男人有些神秘,不管是长相还是实力都算不错,更主要的是,那个男人还对苏陌凉虎视眈眈,另有所图。

    他平时着急,担心,但又不想增添苏陌凉的负担,所以什么都没说。

    他以为只要苏陌凉不主动去招惹,那风墨痕便不足为惧。

    可是万万没想到她竟然瞒着他,秘密调查着风墨痕的一切。

    让他如何不惊,如何不怒!

    苏陌凉听他说出这样的话,红润的面色也一点一点发白。

    她叫血战团调查,没有叫他,就是怕他多想。

    现在,看他气得发疯的样子,苏陌凉就更加确信自己的决定没错。

    只是听到他不相信的质问,她的心还是钝痛难忍,漆黑的瞳孔浮起一层受伤,死死盯着他,反问:“在你心目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君颢苍被她这样的反问,弄得身形一震,表情显得格外的僵硬。

    他想相信她,很想相信,可他无法容忍她关注风墨痕的事实。

    他现在气疯了,气炸了,控制不了了。

    苏陌凉的心狠狠抽痛着,她以为君颢苍能理解,能听她解释,可是他没有,他只顾着发火,把她一片赤忱之心,丢到了一边,视而不见。

    “君颢苍,你真的爱我吗?”苏陌凉用了一种怀疑的目光盯着他,说出了锥心的话。

    君颢苍愤怒的神情僵住了,他难以置信,自己用生命去保护的女人,竟然会问出这样的话。

    如果不是爱她,他会在意一个风墨痕吗?

    如果不是爱她,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迟迟不肯回去,还要死皮赖脸的陪在她的身边,是疯了不成?

    如果不是爱她,他不顾身体的伤势,迫切的解开极阴体的封印,给灵魂造成巨大的创伤,终身被寒病侵体,常年忍受非人的折磨,这些都是为了什么?

    他爱她,恨不得挖心掏肺,可是到头来,却换了这么一句锥心的质问。

    “君颢苍,你太让我失望了。”苏陌凉冷冷的看着他,眼神里有说不清的情绪在流淌,有心痛,有委屈,更多的是失望。

    君颢苍听了这话,指甲陷进肉里,掐出了一道血痕,坚强如他,那双冰冷眸子也浮上了刺目的水雾。

    他让她失望了!

    这是一句多么简单的话!

    也是一句多么伤人的话,竟是这么被她轻易的吐了出来。

    此刻,君颢苍只觉万箭穿心之痛,痛得他没了继续与她争辩的力气,体内的寒气也隐隐有发作的趋势。

    他不能在她的面前发作,不能让她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一面,他必须离开!

    想着,君颢苍顿时转身要走。

    苏陌凉见此,更是心痛大吼:“君颢苍,你今日要是走出这大门,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