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8.第248章 传说中的饥饿营销
    宫佑熠看到这里,不得不承认,这个苏陌凉太狡诈了,这种时候都能大发横财。

    然而,就在苏陌凉将拍卖来的晶石收入空间的时候,她又是掏出了一瓶丹药,装模作样的喊起来:“哎呀,我倒是忘记了,这里还有最后三十颗,有晶石的师兄师姐们,不要气馁啊,这是最后生存的希望了!”

    刚才用高价拍卖下来的众人,这下子真的吐血了。

    他们以为只有二十颗丹药,所以拼了老命的哄抢,没想到——

    亏了,亏了啊!

    赵高寒也看不下去了,皱着眉头,厉声大吼:“苏陌凉,你别太过分!你明明有那么多丹药,为什么不全部拿出来!”

    苏陌凉冷冷瞥他一眼,“这叫饥饿营销,你懂什么!”

    说来,这也是做生意的一种手段,如果她不故意把丹药说得稀少,又怎么能造成供不应求的假象,让大家争着花大价钱购买呢。

    既然要赚钱,那就要赚大钱。

    这么好的机会,苏陌凉怎么可能放过。

    赵高寒自然不懂,但对于她犀利的手段,却是又惊又怒。

    他本以为从南隋国来的贱民,没见识也没实力,没想倒是个狡猾的,把这么多人都宰了一顿,偏偏大家还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就算知道被宰,还要伸出脑袋等着她宰。

    赵高寒还从未见到这些富家千金,富家公子如此憋屈狼狈过,竟是栽在一个下等外门弟子手中,简直不可思议。

    宫佑熠相比赵高寒来说,就要淡定不少。

    因为曾经就连他都着过苏陌凉的道,所以非常清楚这个女人的厉害。

    他很恨她,却又不得不佩服她。

    这是一种极端矛盾的感觉,就好像是又爱又恨!

    意识到爱这个层次,宫佑熠惊了一跳!

    他也会爱人吗?

    对他来说,这世上只有权利和实力才是他追逐的目标,怎么可能去爱人。

    也许,这个女人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和征服欲。

    只是这个女人太聪明,已经威胁到他了,他不得不除之后快!

    想到这儿,宫佑熠的目光渐冷,袖口下的五指悄然握紧。

    苏陌凉今天是发了大财,好几十万的晶石进账,早知道她也不去什么斗兽场了,赚这些冤大头的钱还轻松些。

    这时候,大伙儿吃了丹药都渐渐的缓和了面色,解除了毒素。

    剩下的弟子没啥钱,只有硬生生的扑腾着,没一会儿,身子就僵硬得不能动了。

    看到这里,付岚雅和殷碧凡也被吓着了。

    若是再这样僵持下去,她们非但不能拿到第一名,还要把命都交代在这里啊。

    想到这里,她们才开始恐惧起来。

    “苏陌凉,我出三十万!买你的丹药!”殷碧凡实在支持不住了,才厚着脸皮冲她伸出手。

    看着殷碧凡都松了口,付岚雅气得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吼起来:“殷碧凡,你居然也向苏陌凉低头!”

    “不低头就得死,我也不想啊!”殷碧凡能有什么办法,现在中了毒,只有靠着苏陌凉的丹药了。

    可是付岚雅就不一样了,她已经被苏陌凉坑了一大笔,现在分文没有,就算想叫价也叫不起啊。

    苏陌凉见殷碧凡终于低头,这才轻笑起来,不屑的冷觑她一眼。

    “抱歉,我刚才说了,那是最后三十颗,已经卖出去了,没有了!”说着,苏陌凉摊摊手,轻松的语气简直要把殷碧凡气炸了。

    “你——你骗人,你明明就有,你刚才说你只有二十颗,后来又拿出三十颗,你是故意的!”殷碧凡疯狂的吼起来,雪白的面容早已看不到血色,紫得发乌的嘴唇跟着虚弱的身体一起颤抖。

    苏陌凉这下是真没有了,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我身上只有那么多,早就告诉你那是最后的希望了,你自己不把握机会怪我咯?”

    殷碧凡气得发疯,却有无可奈何,这时候她只有将目光转向了拿到丹药的其他弟子,看到其中一个弟子正准备吞下丹药,她简直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扑过去,与之扭打在一起。

    “把你的丹药拿来!给我拿来!”

    看着殷碧凡抢夺其他弟子的丹药,付岚雅也像是头脑开窍,冲着另一个弟子扑了过去。

    就这样,寂灭宗算上得上有名的两位美女,为了活下来,竟然从别人嘴里抢丹药吃。

    今日之事传出去,她们美好的形象就要支离破碎了。

    苏陌凉看着殷碧凡和付岚雅像两只疯狗一样,抢夺着丹药,心里冷笑连连。

    宫佑熠和赵高寒看到这一幕,也是不忍直视的移开视线。

    实在是大跌眼镜,出乎意料。

    这下子,一心想嫁给宫佑熠的殷碧凡,这辈子的皇妃梦都飞了。

    经过中毒事件一折腾,一百个弟子,就生生被砍去了一半。

    不过,好在核心实力是保住了,死了的都是些又没钱,又没啥实力的弟子,寂灭宗想来也是不大在意的。

    这时候,夜幕渐渐降临,大伙儿刚解完毒,身子还有些虚弱,所以宫佑熠命令安营扎寨,留在原地休息一晚,再继续前进。

    大家聚在火堆旁烤了烤火,便是有人陆陆续续的进了帐篷,准备睡下了。

    想来大伙儿也是累了。

    看着陆陆续续的人走光了,宫佑熠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苏陌凉,声音听似关心,可苏陌凉却从他眼里看出了冷意。

    “都折腾一天了,还不去睡吗?”

    苏陌凉心头冷笑,微微点头,“嗯,我去睡了,殿下也早点休息吧。”说着,苏陌凉在他阴厉的目光中走入了自己的帐篷。

    苏陌凉发现,宫佑熠在她帐篷外站了一会儿,才掉头离开。

    这一夜,她并未睡熟,因为她知道即将发生一件大事儿。

    黑色像是一块布,笼罩着整片森林,夜风袭来,树影婆娑,森林里静得连蚊子煽动翅膀的“嗡嗡”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只是除了这声音之外,苏陌凉还闻到了一股狞杀之气。

    从远处飞速而来,眼看着就要到跟前。

    这时候,只听一声惨叫,划破寂静的夜色,熟睡的众人纷纷惊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