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9.第249章 栽赃宫佑熠
    死寂的夜色下,忽然爆发出一声尖叫:“来人啊,殷碧凡被杀了!!!”

    听到动静,所有人都从帐篷里跑了出来。

    这时候只见好几个黑影从某个帐篷里逃窜而出,一下子射入森林深处。

    “快!快!抓住那群人,他们杀了殷碧凡!”

    大伙儿听到殷碧凡遇害,吓得倒抽一口冷气,立马抬步去追。

    跑在最前面的自然是实力了得的赵高寒。

    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搞小动作,一向自负的他如何忍得了。

    此时,作为队长的宫佑熠,队伍遇到偷袭,他自然是责无旁贷的追了上去。

    苏陌凉看着那黑衣人跑得太快,害怕有人刻意放水,手里早已捏着的夺魄针瞬间飞出,一下子扎进了黑衣人的大腿。

    黑衣人身形一顿,猛地被赵高寒抓个正着。

    苏陌凉见此,大吼一声,“留活口!”

    赵高寒是停下了动作,可是追上来的宫佑熠却是一掌轰在了黑衣人身上。

    只听砰的一声,黑衣人喷出一口鲜血,直接从半空中飞射而出,跌到地上,没了气息。

    这时候,大伙儿全都追了上去,看着黑衣人的尸体,每个人的面色都极其的难堪。

    现在人死了,其他黑衣人的同伴也跑不见了,这次暗杀瞬间成了一个谜。

    到底是谁要杀害殷碧凡?

    所有人心里全都打上了问号。

    此时,苏陌凉缓缓走上前,低头看了看黑衣人的尸体,而后将冰冷的视线移到了宫佑熠的脸上。

    “刚才我叫留活口,殿下为何这么着急的杀了他?”

    苏陌凉阴沉犀利的质问,顿时将大伙儿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宫佑熠的身上。

    大家惊讶的盯着宫佑熠,对于这个问题,也是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苏陌凉这样问,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怀疑七皇子?

    就在大伙儿心思各异的时候,宫佑熠冷着面孔,说话了:“刚才情况紧急,我害怕他跑了,所以出手没了分寸。”

    苏陌凉冷笑,淡漠的表情掠过几分不信:“真的是这样吗?”

    宫佑熠被苏陌凉问得有些难堪,冰冷的面孔沉了沉:“苏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我是什么意思,你自己清楚。按照你的实力,明明可以轻松的抓住这个黑衣人,结果,你反而让他跑了,跑了也就算了,明明可以用其他手段拦下的,偏偏把他打死了,不知道,殿下要如何解释这些巧合啊。”

    巧合二字被苏陌凉咬得有些重,很显然,这样的巧合被她这么一说,顿时变得有些刻意了。

    宫佑熠被她犀利的质问,震得变了脸色,“苏姑娘,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还是少说为妙,不然落个诬陷皇子的罪名,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苏陌凉早就知道他会拿身份来压她。

    不过,她也不怕。

    “呵呵,是不是捕风捉影调查了才知道,赵公子,你是离这黑衣人最近的人,你说说这黑衣人有什么异常!”

    赵高寒见苏陌凉问自己,微微一愣,回忆了片刻,仿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

    许是想的不透彻,他便是翻过黑衣人的尸体,扯开他的面纱。

    “咦,这好像是夜狼佣兵团的人啊。”

    听到赵高寒这么一说,大伙儿都是凑过来看,熟悉佣兵团的人,都是惊讶的点点头。

    这夜狼佣兵团算是苍元国比较出名的佣兵团了,没想到竟然会暗杀殷碧凡!

    殷碧凡何时得罪这个组织了?

    看到这里,大伙儿更是觉得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苏陌凉看了,沉声提醒道:“搜搜这人身上有什么!”

    赵高寒闻言,顿时伸手翻了翻黑衣人的衣服,寻了半天,竟是掏出了一块玉佩。

    然而,此时看到玉佩的宫佑熠,冷静的面孔像是从额头开出一条裂缝,所有的镇定自若在此刻碰瓷一声,破碎了。

    “天啊,上面写着熠字!这不是七皇子的玉佩吗!”

    “是呀,这分明是七皇子的贴身之物,见玉佩如见本人啊。”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感叹起来,望向宫佑熠的视线也变得前所未有的诡异。

    苏陌凉见此,轻轻笑了,冰冷的视线在宫佑熠惨白如纸的脸蛋上徘徊着:“殿下,如果你没办法解释那些巧合,那请你解释一下这个玉佩是怎么回事吧!”

    宫佑熠盯着苏陌凉唇边那抹冷笑,望着那双黑曜石般明亮,却闪烁着寒芒的双眸。

    这一刻,他如坠冰窖,如临深渊。

    他明明叫卫勇让黑鸦佣兵团出手的,怎么忽然变成了夜狼佣兵团,更奇怪的是,那玉佩一直都是卫勇捏在手里,替他办事的,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黑衣人的身上?

    宫佑熠自己都是满肚子疑惑,苏陌凉竟然叫他解释,他要解释什么?

    解释为什么派人杀害殷碧凡吗!

    意识到这一点,宫佑熠瞳孔猛缩,似乎明白了过来。

    看来,这一切都是苏陌凉的阴谋

    她早就洞察自己会派人暗杀她,所以她就在这过程中动了手脚,还真是做得滴水不漏,神不知鬼不觉啊。

    这下子,非但没有杀了她,宫佑熠反而被她栽赃成杀害殷碧凡的凶手。

    这个女人真是好歹毒的手段!

    接收到宫佑熠杀人般的目光,苏陌凉表情淡然自若,只是那双漆黑的双瞳里隐隐有着笑意浮动,看地宫佑熠握紧了拳头,暗自咬牙。

    可恶,又被她摆了一道。

    现在人死了,死无对证,只摸出来一块属于他的玉佩,他算是百口莫辩!

    就算大伙儿愿意相信他,只怕殷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殷家毕竟是五大家族之一,他登基还要靠着几个家族扶持呢。

    可是他现在就得罪了其中一家,这简直是他这么多年以来打得最失败的一仗!

    而这失败和耻辱,全拜眼前这个女人所赐!

    “苏陌凉,你休要血口喷人,仅仅凭着一个玉佩就能说明是我派人杀害殷碧凡的吗,天真!”

    苏陌凉闻言,不屑的冷哼摇头,现在宫佑熠不管说什么,都是拥有最大嫌疑的人。

    就算他死不承认,努力为自己开脱,可是殷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相信很快宫佑熠就会被参上一本,惹上大麻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