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第250章 你不能杀我
    大伙儿看到这里,知道此事关系到皇室的声誉,更是关系到宫右熠的前途问题,全都吓得六神无主,心有余悸的咽了咽口水。

    赵高寒知道此事棘手,立马以善后为由回到了帐篷处,处理尸体。

    这狩猎比赛是赵长老组织的,其他人死了还好说,偏偏死的是五大家族之一的殷家女儿,若是因为此事牵连到赵家,就真有些麻烦了。

    所以,他必须赶紧通知赵长老。

    众人见此,也跟着赵高寒离开,显然选择装聋作哑起来。

    他们没有背景,这些事情还是少沾惹为妙。

    这时候,只剩下苏陌凉和宫佑熠单独两人留在原处。

    苏陌凉不顾宫佑熠杀人般的视线,微微俯身捡起了地上的玉佩,拿在手里把玩着,这一幕太过刺目,顿时激怒了他。

    “苏陌凉,你难道不怕死吗!”

    苏陌凉抬眸睨他一眼,唇角轻扬,笑容甜美,“怎么?殿下想要杀我吗?”

    “哼,你以为我不敢!”宫佑熠咬牙,显然动了杀意。

    苏陌凉却是丝毫不怕,轻笑着摇摇头:“殿下可真是糊涂,刚才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被那么多弟子亲眼目睹。你若现在杀了我,外面只会传我拿到了你的把柄,最后被你杀人灭口。而你杀害殷碧凡的罪名,可就坐实了。”

    听到这话,宫佑熠浑身大震,说不出的惊骇失色。

    太可怕了。

    眼前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怕了。

    她简直是机关算尽。

    将杀害殷家女儿的嫌疑栽赃在他身上,勾起他与殷家的仇恨,再来,他还不能随便动她,一旦动她,便是坐实了这个罪名。

    她轻轻松松将了他一军,把他推入绝境,就盼着他粉身碎骨,再无翻身之日。

    意识到这一点,宫佑熠全身都在颤栗。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陌凉瞥他一眼,眼神中有说不尽的厌恶:“怎么,殿下在派人暗杀我的时候没有想过今天这样的局面吗?”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好在,她提前洞察了他的阴谋,让血战团阻止了这场暗杀活动,又拿钱以宫佑熠的名义去吩咐夜狼佣兵团办事儿。

    至于那块玉佩,还是王锋利用了非常手段,从卫勇身上弄来的。

    若不是她机警,今天死的就是她了,又怎么会有机会站在这里陷害宫佑熠。

    这七皇子一向阴险,不敢明着招惹她,想来是忌惮君颢苍,现在背地里出手,八成是想把仇恨拉到赵家身上。

    毕竟赵家和苏陌凉已经结仇,赵高寒也在队伍里,狩猎大赛也是赵长老组织的,表面上与赵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只是没想到,苏陌凉对他早有防备。

    她一向如此,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但有人把主意打到她头上,她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相反她会反击,一反击就是致命的。

    相信,宫右熠已经尝到了这种绝望的滋味。

    “苏陌凉,你狠!我们走着瞧!”宫右熠那张冷漠清秀的容颜此刻像是被人生生撕裂般难看,稳重冷静的性子也是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他咬牙低骂一声,甩袖离开。

    苏陌凉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浅笑,随后跟着回了帐篷。

    因为殷碧凡被杀,大伙儿的心情分外沉重,赵高寒害怕连累赵家,通知了赵长老这件事,天蒙蒙亮的时候宗派里便是有人来善后殷碧凡的尸体。

    眼看着殷碧凡的尸体被运走,众人的心还是七上八下的,说不出的忐忑。

    不过,狩猎比赛还没完,为了奖励,为了圣灵池,大伙儿还是要留下来战斗。

    宫右熠不愧是被人拥戴,最有希望登基的皇子,就算被苏陌凉坑得这么惨,如今也冷静淡定了下来,那张漠然的脸蛋上看不出丝毫慌乱,相反,他还很稳重的指挥着一切,就好像此事与他毫无关系,就连苏陌凉都差点以为,昨晚像是一场梦,十分的不真实。

    不过,他面上装得若无其事,就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了。

    “大家也看到了,就连殷小姐都被杀害,就知道苍雾森林的凶险!所以,接下来,我们要更加谨慎小心才行!”宫右熠沉稳的声音,再正常不过。

    可是大伙儿看他的眼神却是变了味道,说不清的复杂。

    不过碍于他的威严,大家都是顺从的点点头,不敢表现出任何违逆的意思。

    看着大家还算识趣,宫右熠不再说话,只是带头朝着森林深处继续前进。

    由于晨雾还没完全散去,一路上都迷雾重重,让人辨不清方向。

    不一会儿,众人忽然发现,烟雾缭绕的前方隐隐约约露出崎岖的山路。

    宫右熠看到这里,面色变得凝重起来,顿时朝着众人沉声提醒:“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苍雾森林的中心,大家小心!”

    听到宫右熠严肃的声音,众人心下一惊,不由得紧张起来。

    能让宫右熠慎重的事情,一定是万分凶险的。

    就在这时,远方一个峥嵘的断崖映入眼帘,待众人走近时,才发现这是一个雄峻的峡谷,峡谷里崎岖山路蜿蜒曲折,陡峭幽深,一直冲着地下蔓延而去,层层叠叠的盘踞在峡谷两侧,苍凝深邃,险峻异常。

    众人站在崖谷边缘,朝下一望,顿时有了一落千丈的恐惧感。

    “妈呀,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就在众人还来不及感叹峡谷险峻之时,忽然有人尖叫了起来。

    大伙儿骇得神情一震,纷纷探头朝下望去。

    只见,在那峡谷最深处,有一个巨大的深谭,深谭中央竟然盘踞着一条足有十米粗长的黑色蟒蛇。

    黑色的蛇皮在晨光的照耀下,泛起一层油亮,硕大的身子重重叠叠的缠绕,只需要轻轻一个动作,潭水便是飞溅起来,砸到两边的悬崖峭壁上,发出不小的轰响。

    潭水幽幽,泛着黑色的波光,不知道本就是黑水,还是被巨蟒映成了黑水。

    光是这么一眼,就让人陷入无边无际的恐惧中。

    “我的天,是九阶灵兽,黑幽地冥蟒!”

    队伍中,赵高寒比较有见识,一言道出了黑蛇的身份。

    其他人虽然没见过,但也听说过这黑幽地冥蟒的威名。

    再说了,光是九阶灵兽这样的头衔,足以雄霸整个东炎大陆的灵兽界。

    因为九阶灵兽算得上苍元国最厉害的灵兽了。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

    若是能契约到九阶灵兽,不但能成为本次狩猎比赛的冠军,获得圣灵池的机会,还相当于拥有了一个玄灵师等级的帮手。

    这样的诱惑力太大,众人都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望着下方庞大的黑幽地冥蟒,两个眼睛瞪得发直。

    宫右熠同样是震惊不已,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开始打起了黑幽地冥蛇的主意。

    此时,苏陌凉的关注点却与他们完全不同,因为她发现了一个更为珍贵的宝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