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第257章 治病的法子
    强烈的悲痛如泰山压顶般地向苏陌凉袭来,她的手脚麻木,血液凝固,泪水倾盆如注,心脏像被尖刀一片一片剔下来一般疼痛,五脏六腑都快裂开了。

    君颢苍啊,君颢苍,你总是这样默默死撑着,默默做尽一切事!

    明明讨厌听到风墨痕半个字的消息,却为了她,派人调查着一切。

    他的心该有多苦,该有多痛,想到这儿,苏陌凉心疼不已,死死抱住双臂,克制住因为悲伤而颤抖的身体。

    她没有进去。

    她太了解君颢苍的性子,若是这样盲目的闯进去,他一定什么都不会说。

    就这样,她站在外面良久,直到等到黑枭出来。

    黑枭没想到苏陌凉竟然站在门外一声不吭,面色划过惊怒,正准备开口呵斥,却是被苏陌凉一个噤声的动作,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两人走了很远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不等黑枭开口,苏陌凉率先质问:“他得的到底是什么病?”

    黑枭看着她哭得红肿的眼眶,非但没有同情,反而愤恨的怒哼一声,一把掐上了她的脖子:“你也会关心他吗?他痛苦难受的时候,你在哪里!”

    “是,我不配,但请告诉我,他到底是什么病!”苏陌凉嘶哑低吼,没有任何反抗,全然将生死置之度外。

    她只想知道君颢苍到底还有什么瞒着她!

    黑枭看着苏陌凉眼里并无半分恐惧,倔强的盯着自己,似乎只求一个答案。

    “寒病!”许是这样的眼神太过刺目,黑枭不由自主松开了她的脖子,冷声回答。

    “寒病?这种病不能医治吗?”苏陌凉之前听君颢苍提起过,可这次见他健健康康的回来,她以为他已经好了,没想到——

    黑枭目光一凝,面色黑如天边乌云,沉甸甸的:“不能!”

    苏陌凉身形一颤,踉跄的后退一步,深受打击的俏脸惨白如纸。

    “不!不可能!既然是病,就有得治!”苏陌凉不相信这世上还有治不好的病。

    君颢苍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他若是被寒病缠身,这辈子要如何施展自己的抱负。

    虽然他从来不曾明说,可是苏陌凉知道,他心里有事儿,是关于九幽大陆的。

    他曾经说他受了重伤,**陨落,才变成了南清绝。

    那就说,九幽大陆,他有仇人,他有牵挂,他还有很多没完成的事儿。

    可是,她却害他变得如此狼狈,还把他束缚在自己身边。

    她是不是太自私,太无情了?

    苏陌凉无法接受的直摇头,坚强如她,也因为君颢苍的遭遇,泪流满面。

    “不,我不相信,一定有治疗寒病的法子!我会治好他,一定会!”苏陌凉咬紧银牙,坚定道。

    黑枭轻蔑的眼神扫她一眼,只是冷笑:“嗯,的确有治疗寒病的法子。”

    苏陌凉闻言,神情一震,急忙追问:“什么法子!”

    “有一种丹药名为烈火炼魂丹,可以治好寒病,只是这种丹药必须丹尊才可以炼制。”

    丹尊!

    如今苏陌凉连丹王都没达到,跟别说是丹尊。

    要知道丹王之后是丹皇,丹宗,丹圣,然后才是丹尊!

    苏陌凉虽然灵魂力强大,体质逆天,可是要达到丹尊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看着苏陌凉愣住了,黑枭以为她退缩了,不禁嗤笑起来:“放弃吧,丹尊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达到的,更何况你还是下位面的人,对你来说,那个等级,比登天还难。”

    苏陌凉闻言,眉头紧拧,猛地抬眸盯着他,坚定不移的大声道:“我会达到的,烈火炼魂丹,我炼定了!”

    黑枭见此,更是大笑起来,阴鸷的目光满是讽刺:“天真!丹尊只是一个基础条件,若要炼制这种丹药,需要三样药材,分别是异火,噬魂花和火灵之体的双眼!”

    “火灵之体的双眼!!!”苏陌凉这下惊住了。

    没想到烈火炼魂丹居然需要人的眼睛!

    黑枭见她惊骇失措,不禁冷哼:“是,异火生长在凶险的地方,去寻它必然经历一番波折,就算你寻到它了,想要将其炼化,就要承受天劫,天劫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应下来的,稍有不慎就会殒命。至于火灵之体,那就更难得了,因为这种体制的人本就是千年难遇,实力和天赋绝对是世间顶尖的存在,别说你能不能遇到,就算你遇到了,估计还没碰到他的发丝儿,就被他轰成了粉末,更别说想要挖他的眼睛了。”

    “当初,主子虽然染有寒病,但只要时机成熟,用正常的手段冲破极阴体的封印,就能摆脱寒病,这也是主子为何在南隋国隐忍这么久的原因,可是,你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为了救你,他不顾一切的冲破封印,受了重伤,从此以后被寒病缠身。可是治疗寒病的法子极其艰难,他不得不瞒着你,是因为不想你以身犯险,奋不顾身,明知道你会死,他不忍心看你去送死!”

    听到这儿,苏陌凉像是被天空中的闪电劈中,面色一下子变得灰白,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冰水,全身麻木。

    她没想过炼制这种丹药竟然有这么大的难度。

    那怪他总是隐瞒,总是死撑!

    这一刻,苏陌凉才恍然大悟,如临深渊,浑身上下冰凉一片。

    她很害怕,怕君颢苍有个三长两短,怕自己面对他的痛苦,却无能为力。

    这种无力感,像是一双手掐住了她的咽喉,让她喘不过气。

    不,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痛苦,以前总是他救她,这一次她要救他!

    想到这儿,苏陌凉瞪大双目,死死盯着黑枭,瞳孔里绽放着坚定的光芒,声音斩钉截铁:“我会治好他,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

    说罢,苏陌凉转身离去,只给黑枭留下一个坚毅如巍峨高山的背影。

    这一刻,黑枭眸子里瞬间萦绕起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震惊。

    回到房间里的苏陌凉情绪极为的低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芸香急得半死,却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主子,你出来透透风吧,听说今天有一场盛大的拍卖会,在飞鸿交易行举行呢,飞鸿交易行奇珍异宝,什么都有,你可以去瞧瞧啊。”

    房间里的苏陌凉听到奇珍异宝,忽然抬起头。

    是啊,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只有去寻找那些药材的蛛丝马迹,若是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算脑袋想破了也想不出治疗君颢苍的办法。

    想着,苏陌凉推门走了出去,“好,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