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9.第259章 羞辱黄家
    黄曼晞嘟着嘴哼了一声,算是听进了这番劝慰。

    她自己也知道,他们可是五大家族之一的黄家。

    以前,黄家帮了宫佑熠不少忙,他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所以这些年,黄家和宫佑熠走得近,皇上也看在眼里。

    那字里行间也有将黄曼晞许配给宫佑熠的意思,而宫佑熠本人虽然没有表态,但也没有拒绝,算是默认了这样的说法。

    加上黄曼晞喜欢他,总是黏着他,而他也没有拒绝。

    种种迹象来看,宫佑熠和黄曼晞的婚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私下,大家都认同了黄曼晞是宫佑熠未来皇妃的身份。

    所以黄家总是在极力撮合二人。

    这时候,宫佑熠急急忙忙来到了大门口。

    看到果然是君沫,他的俊脸猛地沉了下来,面色分外难堪,面对苏陌凉时,那双古井般的眼眸更是溢满了尴尬之色。

    他快步走上前,冲着苏陌凉微微俯身,行了一个礼,语气十分抱歉:“哎呀,原来是君大师驾到,实在抱歉,这群狗奴才没眼力劲儿,我在这儿赔不是了,你别跟他们一般计较。”

    众人听到这里,都是惊得睁大了眼睛,满脸骇色。

    没想到传闻中的君大师竟然是眼前这个小丫头。

    所有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摇头咂嘴,半天都没消化过来。

    苏陌凉瞧了一眼宫佑熠,冰冷的面孔多少有些不悦,可是看在宫佑熠的面子上也没有过多计较:“不碍事,狗眼看人低,也是常事儿。”

    苏陌凉的嘴巴就这么毒,虽然放过他们了,还不忘讽刺羞辱一把。

    宫佑熠听出她的不耐,只有一个劲儿的点头应是,随后连忙伸手邀请她进入交易行:“君大师,拍卖会马上要开始了,里边请吧。”

    苏陌凉见此,微微点头,大步走了进去。

    这时候,等在里面的黄曼晞一直望着大门处,搜寻着宫佑熠的影子,此刻看到他和一位穿着黑色袍子的丑丫头走了进来,俏脸一滞,期待的目光瞬间变得犀利如针,死死盯着苏陌凉,将她上下打量。

    宫佑熠此时跟在苏陌凉身边,一直说着好话,面色也带着几分讨好温柔的笑意,黄曼晞见了,更是气得柳眉倒竖,整张俏脸气鼓鼓的。

    平时宫佑熠除了面对自己的时候,会挂着几分浅笑,其他时候,从来都是沉静冷淡的样子,什么时候也对其他女人笑得这么开心了?

    黄曼晞气不过握紧了手心,整个人都散发出了一股怨气。

    苏陌凉也被这道强烈的目光吸引了注意,不由得转眸看了不远处身穿鹅黄衣裙的女子一眼。

    见她满脸阴霾,神色怨恨,苏陌凉的心微微一震,她和那黄衣少女认识吗?

    为何用一种敌意的目光,一个劲儿的盯着她瞧?

    苏陌凉没想明白,就见那黄衣女子快步走了过来。

    “你是哪里来的丑丫头,竟敢勾引熠哥哥!”黄衣女子一声大吼,还不等宫佑熠反应过来,便是扬起巴掌,狠狠甩向苏陌凉。

    苏陌凉刚还觉得莫名其妙,可是一听这话,也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宫佑熠的爱慕者,可是这飞醋也吃地太夸张了吧,她和宫佑熠屁事儿没有,咋就打上了。

    想着,苏陌凉猛地扬臂,一下子擒住黄曼晞的手腕。

    只是没想到黄曼晞是个练家子,实力也在中级将灵师的等级,倏然挣脱她的束缚,猛地一拳打向苏陌凉的面颊。

    苏陌凉好歹眼疾手快,一个偏头避开,指尖瞬间萦绕起灵力,一拳轰在了黄曼晞的肚子上。

    黄曼晞虽然灵力不错,同样是中级将灵师,可是在灵力强度和身手敏捷度上却不是苏陌凉的对手,一下子被打个正着,摔在了地上。

    众人看到这里,全都停下聊天朝这边望来。

    看着黄曼晞被打倒在地,都是不可思议的议论起来。

    “我的天,那不是黄家小女儿黄曼晞吗,居然有人不长眼的招惹她!”

    “打她的女子还是个生面孔,不像是五大家族的人,也不像是什么宗派弟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连黄家的人都敢打。”

    “呵呵,那黄家小姐一向嚣张跋扈,以为自己是个将灵师,实力不得了,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被那女子一拳都轰飞了,想来只是些花架子,没什么真本事,也真是耻辱。”

    听到周围人的讽刺,黄曼晞气得咬牙切齿,整张俏脸白了三分。

    “你——你个贱人,你竟敢还手!”黄曼晞身为噬魂殿的内门弟子,又是黄家的掌上明珠,从未遭受过这等羞辱,实在让她咽不下这口恶气。

    苏陌凉听周围人的议论,也大致猜出了她的身份,不禁冷笑着开口:“我还以为是哪个不长眼的狗奴才,没想到竟然是黄家小姐。都说黄家是大家族,怎么教养出来的小姐如此没有规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二话不说的大打出手?”

    这话讽刺意味十足,一会儿骂黄曼晞是狗奴才,一会儿又骂她没有教养,听得大伙儿都是捂嘴偷笑起来。

    也不知道这黑衣女子是什么身份,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当众羞辱黄家。

    黄曼晞听到这里,更是怒不可遏,俏脸一阵白一阵红,气得不行:“你个贱人,我今天要宰了你!”

    说着黄曼晞顿时从地上跃起,再度朝着苏陌凉袭击而去。

    宫佑熠看到这里,眉头皱成了川字,只觉得额头两边隐隐凸起,像是要炸开般疼痛。

    他气得面色铁青,快速上前挡在苏陌凉的跟前,用了极大的力气抓住黄曼晞的手臂,那力道简直能把她纤细的手腕给捏碎了。

    黄曼晞惊得瞪大了双目,望着宫佑熠愤怒的面色和阴鸷的眼眸,表情掀起难以置信。

    宫佑熠从未给过她脸色,今日竟然挡在一个女子面前,给她难堪。

    岂有此理!

    “熠哥哥,她欺负我!!!”黄曼晞又惊又怒的大叫,这个丑女人欺负她,照理说宫佑熠应该帮着她修理才对,可是他不但不帮她,还阻拦她,这一举动差点把她五脏六腑气炸了。

    宫佑熠瞳孔微眯,一看就是发怒了,低沉的声音带了几分警告:“晞儿,不得无礼!”

    “熠哥哥,明明是她先无礼的!”黄曼晞气得喘了一口,不依不饶的低吼。

    苏陌凉听到这话翻了个白眼,她都不认识她,就见她急冲冲的跑过来要赏她一巴掌。

    到底是谁先无礼?

    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