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1.第261章 引宫佑熠上钩
    苏陌凉只觉得这家人可笑。

    宫佑熠这种人,估计眼瞎了,她都看不上。

    宫佑熠听到这话,只觉得尴尬不已,君沫是他尊敬的大师,现在被她这么一闹,反而显得有些暧昧不清,若是惹得大师不高兴,他以后的算盘还要怎么敲?

    黄家主看到周围的人都在看黄家的笑话,黑着脸,低声呵斥:“好了,不许再闹,今天就是误会一场,晞儿,赶紧给君大师道歉。”

    黄家主虽然质疑君沫的实力,但毕竟人家的名气在那儿,得罪了这样的大人物,总归是不好的。

    所以,做人要识趣,趁着台阶就要下,不然就真是蠢了。

    黄曼晞没有她爹的脑子,还在任性的嘟囔着,后来被她爹一个刀眼震慑住了,才收敛了气焰,憋屈的咬住唇瓣,迟迟不肯开口。

    见她是个顽固的,还得她老子替她道歉。

    “君大师,误会一场,小女年纪小,不懂事儿,你大人大量,不与她一般计较。”黄家主这话说得可真是不要脸。

    明眼人一看就看出来了,黄曼晞比这黑衣女子怕是还要大个一两岁,居然在人家小丫头面前说年纪小,也真是够无耻的。

    苏陌凉倒是不在意,既然人家已经道歉,她也没必要跟他们撕,反正打了一拳,扇了一巴掌,已经算给了教训。

    说来,她一根汗毛没少,黄曼晞倒是被打得惨兮兮的,黄家也被贻笑大方。

    没亏!

    看着闹剧落幕,大伙儿像是余兴未尽,都遗憾的叹了口气。

    而黄家主黑着脸,带着黄曼晞上了二楼雅间。

    这雅间做得十分奇特,没有门,只有帘子,就算坐在雅间里,也能看到大厅的动静和拍卖台上的物品,而大厅下方的人,也是能将雅间里的人瞧得一清二楚。

    至于二楼的雅间与雅间,只是隔着布帘子,不过距离稍远,只看得见人,听不见声,还算比较保密。

    这时候的二楼雅间,早就坐了不少人,放眼望去,黄家,郑家,赵家,殷家,风家都来了,就连一向纨绔的六皇子都坐在了上面,看来大家对这拍卖会期望很高啊。

    当苏陌凉的视线,触到赵长老的时候,目光微顿。

    没想到赵长老晕倒了,现在还死撑着出现在拍卖会,想来他除了觊觎八阶兽核以外,还要找她质问苏陌凉的事儿。

    看来,今天又免不了天花乱坠一番。

    就在苏陌凉想得出神的时候,宫佑熠伸手为她引路:“君大师,这边请,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雅间。”

    苏陌凉闻言微微点头,跟着他走了上去。

    这个雅间,采光和视野自然是最好的,宫佑熠倒是没有让她失望。

    “君大师,这次你打算拍卖多少兽核啊?”一坐下来,宫佑熠就开始进入正题,丝毫不耽误。

    苏陌凉笑了笑,睨他一眼:“你都向外宣称要拍卖几十颗兽核,我若是不拿出这么多来,不是打脸吗?”

    很明显,宫佑熠此举就是在变相的逼她。

    看到她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宫佑熠嘴角微抽,尴尬的低笑两声:“哈哈,什么都瞒不过君大师的慧眼。”

    话落,苏陌凉也懒得跟他计较,因为还有事情拜托他,所以非常爽快的拿出了三十颗兽核。

    看着苏陌凉递过来,宫佑熠惊喜的连忙去接,不料,她又迅速的收回手,目光如炬的盯着他。

    宫佑熠被她盯得有些发毛,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额,君大师,你——”

    “七殿下,我听闻你人脉很广,不管是帝都,还是四大城,甚至是周边的一些小国家,你手里的信息多如牛毛。”

    听到苏陌凉突然说这样的话,宫佑熠心中一禀,有种不好的预感。

    “呵呵,大师谬赞了,我也只是熟悉帝都一带,其他的地方,还真不了解。”宫佑熠谦虚的笑了笑。

    苏陌凉摆手,不出奇的眸子此刻却是闪烁着让人移不开眼的亮光,竟是让宫佑熠涌上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可是,仔细一想,却又想不出到底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眼神。

    就在他微微愣神的时候,苏陌凉再度开口了:“七殿下,莫要谦虚,我只是想跟你做笔交易而已,你若是愿意替我办事儿,这八阶兽核自然是便宜你的。”

    宫佑熠闻言,心中一震,忐忑的盯了她一眼:“额,君大师的意思,我不明白。这兽核,怎么是便宜我呢?”

    苏陌凉见他还不肯承认,不由得轻笑起来:“哈哈哈,七殿下啊,你打算瞒到什么时候呢,这飞鸿交易行也算有些年头了,如今屹立不倒,还隐隐有越做越大的意思,不要告诉我,这背后没有你在操纵,说出来,我都不信的。”

    听到这话,宫佑熠神情大震,俊俏的容颜忽而凝固,嘴角勉强扯起的笑容也淡淡消失了。

    他实在没想到,君大师竟然知道自己隐藏得很好的势力。

    看来,她从一早就知道他在算计她了。

    想到这一点,宫佑熠心中一凉,更是忐忑起来,试探性的询问:“哈哈,什么都瞒不过君大师,只是不知道君大师想和我做笔什么生意呢?”

    苏陌凉见他肯静下来听自己的条件,这才严肃开口:“帮我寻找异火!”

    “什么!”宫佑熠闻言,吓了一跳,冷淡的眉毛瞬间扬高,情不自禁的惊叹出声。

    苏陌凉却是挑眉,淡定得不像话。

    因为她知道宫佑熠当初寻找墓穴,那么远的地方,都找了过来,他对许多地方和地形都是很熟悉的,所以找他准没错。

    可是,异火这种东西,宫佑熠这辈子就没奢望过,现在被突然提起,狠狠吃惊了一把,对于苏陌凉这笔生意,也有些排斥。

    异火可是生长在凶险的地方,一不小心就没命了,他还没必要为了她,以身犯险吧。

    “七殿下,你也知道我是个炼丹师,对于炼丹炉,药材和火焰的追求一向很高,你若是能帮我,别说着八阶兽核,就算是那皇位,你也唾手可得!”苏陌凉幽幽开口,声音不大,甚至有些低沉,可是落到宫佑熠的耳朵里,却是掀起轩然大波。

    皇位!

    他最看重的就是皇位!

    君大师竟然许诺皇位,简直是戳到了他的心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