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3.第263章 三寸不烂之舌
    赵家其实也有心将赵语琴嫁给宫佑熠,只是黄家一直从中作梗,黄曼晞又是个脸皮厚的,喜欢缠着宫佑熠不放,才导致赵语琴一直没机会趁虚而入。

    所以赵家早就将黄曼晞记恨上了,现在见她吃瘪,他们自然是高兴的。

    黄家主听着讽刺,更是怒不可遏,气咻咻的起身,拉过一旁的黄曼晞,撩开帘子朝着楼下走去。

    看着黄家被气走,其他四大家族都是放声笑起来。

    没想到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黄家,也有今天啊。

    许是没见过黄家如此狼狈,大伙儿都是有些兴奋,对这位敢作敢为的君大师也多了几分好感。

    宫佑熠看着黄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离席,心头一突,知道今天的举动惹怒黄家主了,随即冲着苏陌凉告辞一声,跟着追了出去,想来是解释去了。

    这时候的苏陌凉坐在雅间,等着下人盘点拍卖来的晶石,慢悠悠的喝着茶。

    赵家主,赵长老和赵高寒三人见此,缓缓起身,朝着苏陌凉的雅间走了过去。

    苏陌凉早知道今日免不了忽悠一翻,看他们走来,很是淡定的放下茶杯,冲着三位做了一个请坐的姿势。

    三人见此,冲着君沫,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缓缓坐下。

    可是面对苏陌凉那张略显冷淡的脸,他们顿时有些局促不安。

    因为,关于苏陌凉一事儿,他们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

    话说重了,害怕得罪君大师,可是不问,又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好歹,他们也是花了一个蓝品炼丹炉的代价啊。

    看着三个曾经在帝都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在面对自己时候,扭捏得像个小媳妇,苏陌凉心头不禁好笑。

    当初赵长老可是对她喊打喊杀的,那气焰嚣张得差点要飞到天上与太阳肩并肩。

    如今面对君沫,却是这副扭捏的姿态,说来实在可笑。

    “有什么事儿就说吧。”苏陌凉耐性不够,等不下去了。

    赵长老见她表情冷淡,没有任何不喜,随即才壮着胆子询问道:“君大师,前几天我听小儿说你去苍雾森林,可是苏陌凉却好端端的回了宗派,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赵高寒闻言,在一旁连连点头,他是亲眼目睹君沫出现在苍雾森林的。

    苏陌凉看他一眼,微微挑眉,有些冷淡的面色阴沉了几分:“是,这次我的确去了苍雾森林,只是遇到点棘手的事情。”

    听到这话,赵家主和赵长老面色一愣,都是不解的追问:“什么棘手的事情?”

    苏陌凉眼波流转,眸底划过一道暗茫,娓娓道来:“你们有所不知,我本来是要抓到苏陌凉的,可是突然涌出来好多身手不俗的黑衣人,趁着我对敌的时候,他们将苏陌凉救走了。说来,也是我太大意,太轻敌了。”

    “什么?怎么会突然有黑衣人?”他们还在纳闷为何君大师没抓到苏陌凉,没想到竟然有人从中作梗。

    难道有人已经洞察他们的行动了吗?

    难不成是殷家搞的鬼?

    不对啊,如果是殷家抓了苏陌凉,怎么会放任她平安无事的回宗派呢?

    赵家主摇头,立马否决了这个猜测。

    赵长老也懒得猜了,直接询问:“君大师,你和那些人交过手,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

    苏陌凉表情凝重,微微摇头,“不清楚,那群人身手如电,不过眨眼时间就消失了,很可能是某个势力培养的隐卫。”

    “隐卫?能培养出隐卫的除了五大家族,就只有皇室了啊。”赵长老皱着眉头,疑惑的感叹一声。

    苏陌凉挑眉:“五大家族,除了你们赵家和殷家和苏陌凉有仇以外,我好像还没听到其他家族和苏陌凉有牵扯吧!”

    “是呀,黄家,郑家和风家,最近都挺平静的,没什么动作,若是要发难苏陌凉,总该有蛛丝马迹可寻的。”赵家主同样的颔首,显然是排除了这三家的可能。

    从他那口气,苏陌凉也听得明白,想来赵家的眼线遍布各地,对其他三个家族的情况也是了如指掌,看来也是在提防他们知道石婴的事儿。

    赵高寒闻言,心头一惊,“这么说来,很可能是皇室干的咯?”

    苏陌凉听到这儿,面色微敛,沉吟起来,“如果是皇室的话,那宫佑熠就有最大的嫌弃。”

    赵家主和赵长老闻言,神情大震,鼓着双眼,满是惊骇的追问:“君大师,此话怎讲?”

    苏陌凉面色凝重的看了他们,眼神里全是肃然之色:“我听闻,殷家的女儿殷碧凡被杀了,还是被宫佑熠派人杀害的。”

    赵高寒听到这儿,一个劲儿的点头:“是,当时我在场,我亲手从暗杀殷碧凡的黑衣人身上搜到了七皇子的玉佩,那玉佩我认得,当初我和七皇子在外游学,无意中得知,那玉佩有调派隐卫的作用,平时宝贝得很,绝不外露,若不是主动交出,怎么可能出现在夜狼佣兵团的身上。所以,我敢肯定,殷碧凡绝对是被七皇子所杀。”

    苏陌凉有赵高寒这个人证在这儿,后面的忽悠更是如鱼得水:“既然赵公子亲眼目睹那件事,那我也不便多说,我只是在想,宫佑熠为什么要杀殷碧凡呢?早先我听闻,殷碧凡一直欺负苏陌凉,而宫佑熠又与苏陌凉是旧识,所以不排除宫佑熠,怒发冲冠为红颜,杀害了殷碧凡。如果是这样,也就能解释宫佑熠为什么要杀害殷碧凡,为什么要阻止你们抓苏陌凉。”

    苏陌凉装作不知道石婴的存在,带着他们往另一个方向思考,可是他们三个是何等精明的人,怎么可能认为宫佑熠会因为喜欢苏陌凉而得罪殷家。

    宫佑熠那个人的性子,他们最清楚,为了权势,为了皇位,不择手段。

    没有人可以挡他的路,一个不起眼的女人就更不够格了。

    不过,苏陌凉这话,倒是提醒了他们。

    宫佑熠为什么会杀殷碧凡!

    这个问题,他们从未想过其原因,现在被提起,才静下心来思考。

    宫佑熠作为皇室中人,照理说,需要几个家族扶持的,他这种立场,疯了不成,怎么可能去得罪殷家?

    但是殷碧凡被杀,说明了一件事,殷家肯定跟宫佑熠有了利益冲突。

    能让宫佑熠不惜一切代价,得罪殷家的利益冲突,除了石婴,他们再也想不到其他了。

    想到这一点,三人惊骇的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找到了确切的答案。

    只有一种可能,石婴被宫佑熠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