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5.第265章 给苏陌凉赐婚
    话落,只见帘后的女子挥挥手,示意站在身后替她按摩的宫女退下。

    这时候,整个大殿只剩下,禀报的宫女和慧贵妃两人。

    宫女上前一步,凑到了慧贵妃的跟前,低吟般开口:“娘娘,殷家主今日参了七皇子一本,现在皇上正大发雷霆,决定惩办七皇子呢,皇后也被惊动了,正在乾元宫哭闹呢。”

    慧贵妃闻言,一双灵动妩媚的杏眼划过精光,花瓣般柔嫩的小嘴微微牵起一个弧度,好听的笑声低低传出,不经意间,媚态十足:“那女人平时不是很稳重矜持,仪态得体吗,这下子怎么哭上了?”

    虽然是问句,但宫女听得明白其中的嘲讽之意。

    “呵呵,想来是皇上气狠了,才让皇后慌了神。毕竟殷家可是大家族,在朝堂上拥有不可撼动的地位,如今七皇子杀了人家的宝贝女儿,摆明了跟殷家过不去,殷家怎么可能不发怒。”

    宫女捂嘴轻笑起来,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

    慧贵妃闻言,唇边的笑意更深,秀丽的娥眉微挑,轻声道:“看来,这次还得感谢那位叫苏陌凉的呢。”

    “是呀,娘娘真是英明,居然调查出七皇子在南隋国被那苏陌凉坑骗的事情,现在又是查出苏陌凉设计陷害七皇子,将殷碧凡的死栽赃到他身上,娘娘真是好手段啊。”小宫女眼珠子绽放出崇拜的光芒,冲着慧贵妃竖起了大拇指。

    这么隐蔽的事情,都被慧贵妃查出来,不得不承认,这个深陷宫中,游刃有余的女人实在厉害。

    对于宫女的夸赞,慧贵妃只是带着浅笑,并没有任何得意之色,漂亮的眸子下涌动着深沉的意味:“这个苏陌凉也是个不简单的人,不过是个小丫头,居然有这样的计谋和手段,把宫佑熠耍得团团转,呵呵,本宫倒是对她很感兴趣呢!”

    小宫女也是个人精,听她如此说,便知道她有了不一样的打算:“娘娘的意思是?”

    慧贵妃嘴角轻勾,眸子闪烁着迷人的光泽,“敌人的敌人,就是本宫的朋友,再说了,如此人才,如果不拉拢过来,岂不是浪费了!”

    苏陌凉跟宫佑熠有仇,那就是她慧贵妃可以拉拢的朋友。

    相信有她的帮忙,这皇位定然是她皇儿的!

    宫女闻言,领悟的点点头:“可是娘娘,此人要如何拉拢啊?”

    “呵呵,这还不简单,那丫头来自南隋国,又是寂灭宗下等外门弟子,身份卑微,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想来生活过得拮据凄惨,本宫若是许她皇妃之位,她定然是感恩戴德的。”不得不说,慧贵妃是条老狐狸,连这样的方法都想出来了。

    若苏陌凉真是一般的女子,绝对会被她笼络,然而她却不知道苏陌凉身边还有个超级大醋王呢。

    慧贵妃虽然聪明,可还是没算到君颢苍这步棋。

    宫女听到这儿,对慧贵妃的智谋五体投地,连连点头。

    “可是,殿下的心思一直都在那风尘女子身上,若是突然让他迎娶苏陌凉,不知道会不会——”宫女在心里补了两个字——翻天!

    依照宫墨羽那倔强任性的性子,若是知道慧贵妃在背后操纵他的婚事儿,铁定会翻天的。

    慧贵妃一听到那风尘女子,就怒得皱起了眉头,本还喜悦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哼,羽儿太不懂事儿,本宫为他铺了这么多年的路,做了那么多事儿,他非但不领情,还要去和那下贱女子搅合在一起,若不是本宫经常在皇上面前替他兜着,他怕是早就让皇上失望了,真是不争气的混账!”

    听到这儿,宫女也是垂下头,不敢说话了。

    这一向是慧贵妃的禁区,说不到两句就会大发雷霆。

    然而这时候,从外边匆匆跑进来的宫墨羽将这些话听了一清二楚,本因为宫佑熠被参一事高兴得不行的表情瞬间黑如煤炭。

    “母后,你竟然在背后安排我的婚事儿!我说过多少遍了,除了如意,我谁都不娶!”

    宫墨羽黑着脸大步走来,一双桃花眼瞪得铜铃大小,全是叛逆和愤怒,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怨气。

    慧贵妃是最讨厌看到这样子的他,眉头皱得更紧,厉声呵斥:“混账!这婚事儿岂是你说了算的。一个妓女如何当皇妃,你难道想看到你母后和你父皇被天下人耻笑吗?”

    “我不管,我喜欢如意,非她不娶!那个苏陌凉不也是南隋国的贱民吗,我虽然没看到她,但也知道一定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乡野村姑,还比不上我的如意呢!”

    宫墨羽已经先入为主的将苏陌凉打上了粗鲁丑陋的标签了。

    慧贵妃听到这里,气得浑身发抖,直接从榻上站起来,指着他高声训斥:“闭嘴!人家那苏陌凉好歹给宫佑熠使绊子,害地他焦头烂额,你那如意又能做什么?除了会弹拉弹唱勾引男人,还会做什么!!!”

    宫墨羽身为皇族,有皇子的使命,搞不好以后就是皇帝。

    如果娶个风尘女子,不但被天下人耻笑,还对他的前途没有任何帮助,反倒误了江山社稷。

    慧贵妃一直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个,奈何宫墨羽就是不清醒,总是跟她对着干。

    “哼,苏陌凉是吗,我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母后如此推崇!”宫墨羽听到这儿,也气得咬牙切齿,对未见面的苏陌凉已经恨到了极点。

    有人敢破坏他和如意的婚事儿,他一定要给她点苦头尝尝。

    说罢,不等慧贵妃反应过来,宫墨羽就是揣着一肚子怒火,甩袖离去。

    “羽儿,你干嘛!”慧贵妃见他气势汹汹的样子,吓了一大跳,连忙大喊。

    “自然是去会会那个女人!”一声怒吼从外殿传来,惊得慧贵妃白了面色,身形微晃。

    一旁的宫女见此立马上前,搀扶住她:“娘娘,这可怎么办啊!殿下性子太过冲动,若是坏了大事,如何是好?”

    慧贵妃气得咬牙,整张俏脸都在颤抖:“这死孩子,本宫如此为他,他偏偏要与本宫对着干,你赶紧书信一封给那苏陌凉,表达本宫的善意,邀请她下月到皇宫来,为皇上贺寿。切记让她不要与羽儿一般计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