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7.第267章 我该拿你怎么办
    苏陌凉由于跨级炼丹的缘故,身体十分疲惫,这一睡就睡了一天的时间,直到临近傍晚,才被外面的敲门声敲醒。

    她惊醒般撑起了身子,快步走去打开房门。

    只见黑枭竟然堂而皇之的就站在自己门口,目光如炬的盯着她。

    苏陌凉一看是他,心中一慌,焦急询问:“怎么了?君颢苍出事儿了吗?”

    若不是君颢苍有事儿,黑枭怎么可能突然找上门来。

    果然,只见黑枭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主子,现在病得很重,他想见你!”

    苏陌凉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的叫起来:“怎么回事,我不是给他炼了凝寒丹吗,那丹药对解寒病有奇效啊!”

    真君老人是不会骗她的!

    想到这儿,苏陌凉慌了,该不会是自己等级不够,技术不到位,炼制出了个半成品吧。

    “不行,不行,我要去看他,他不会有事儿的!千万不要有事儿啊!”苏陌凉整个人像是丢了魂儿似的,一把推开黑枭,疯狂的冲着君颢苍的房间奔去。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君颢苍的房门被苏陌凉轰然撞开,她慌乱的冲进去,看到君颢苍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整个人奄奄一息的样子,顿时吓坏了。

    她猛地扑过去,扑到了他的身边,大惊失色的唤着他的名字:“颢苍,颢苍,你醒醒,醒醒,快看看我,我来了,我来陪你了!”

    君颢苍看到苏陌凉来了,这才缓缓睁开眼睛,伸手摸上苏陌凉的面颊,有气无力的轻声道:“凉儿,你来了啊。”

    苏陌凉连忙握住他的手,惊慌得六神无主,“颢苍,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

    君颢苍摇摇头,嘴角扯起一个苍白的笑容,声音很淡:“我吃了丹药好多了。”

    苏陌凉闻言,却是不信,他整个人还是气若游丝的样子,明明还很虚弱啊:“怎么还是这样呢?为什么吃了丹药没有好转呢?”

    “已经不痛了,只是身体还有些无力,应该要修养一段时间。”君颢苍拉过苏陌凉的手,放在嘴里亲了亲。

    好多天都没有跟她亲热了,君颢苍都快想疯了。

    苏陌凉闻言,这才稍稍定了定神,可还是不放心的摸了摸他的额头,感受着他的体温。

    君颢苍见此,眼眸一转,忽然叫起来:“哎呀,我好冷,冷——”

    虽然苏陌凉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寒气,可是看到君颢苍满脸痛苦的喊冷,还是害怕得不行,立马跳上床,一把将他抱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部,安慰他:“我抱着你就不冷了,我给你取暖。”

    君颢苍嗅到熟悉的香气,抱着思念了好久的娇躯,整个人心猿意马,情不自禁的将头埋进她的胸膛,埋得更深。

    站在一旁的黑枭见此,眼角嘴角齐齐抽搐。

    他家主子明明已经好了,却在这儿使苦肉计,摆明了是在占苏陌凉的便宜啊。

    君颢苍的余光看到黑枭竟然还像个木棍子杵在那儿,眼神一厉,给了他个凶狠的警告。

    黑枭才逼不得已,退出了房间,替他们关好了房门。

    这时候的苏陌凉还真以为君颢苍病得严重,死死抱着他,不断用自己的体温给他取暖。

    君颢苍的双手在她身上游走,也被她纵容了。

    “凉儿,你好香啊——”君颢苍凑到她的耳垂边,轻吟一声,顿时惹得苏陌凉一阵颤栗。

    可这种时候,她也懒得计较了,只要他没事儿,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颢苍,还很冷吗,我要不要去给你加几床被子?”苏陌凉见他越抱越紧,不由得轻声问道,想要起身去拿被子。

    君颢苍见此,将她按回怀里,撒娇般的嘟囔道:“不用了,有你给我暖着,我好多了。今晚别离开,让我一直抱着你好吗?”

    苏陌凉闻言,只有妥协的点点头。

    或许凝寒丹是控制住了寒病,但他的身体太虚弱,还需要调养。

    君颢苍见她默认了,不由得得寸进尺的埋进她的颈窝,轻声说道:“凉儿,对不起,之前是我太冲动了,我听到你和风墨痕有瓜葛我就控制不住!你那日问我是不是真的爱你,我的心就在这儿,你可以随时挖出来看看。”

    说着,君颢苍捏着苏陌凉的手,移到了自己的心脏处,那炙热的跳动让她心头一震。

    她当初也是冲动了,口不择言的问出不经过大脑的话。

    她当然知道他是爱她的。

    他们经历过那么多,有那么多事实证明,她若是还不能确定,那也太辜负了君颢苍的感情了。

    她收回手,对上那双闪烁着柔情的冰蓝色眸子,轻轻点头:“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闻言,君颢苍冰蓝眸子涌动着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深情,还有那么一抹不易察觉的忐忑。

    他紧紧盯着她的双眼,握着她的小手重新按在胸膛处,让她感受自己炙热的心跳,低沉的声音那么认真,那么动听:“凉儿,我以前没有喜欢过任何女人,你是我唯一的女人。所以我没有其他男人会讨女人欢心,更甚至我连如何跟女人相处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想要你,要你一辈子,你可明白?”

    他在害怕,在担心。

    这辈子他身处高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是,却没有一个像苏陌凉这样特别的女人,毫无预兆的闯入了他的世界,让他混乱了,失措了,紧张了,甚至害怕了。

    因为这个女人带给他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渴望。

    这种渴望深入骨髓,蔓延四肢百骸。

    只要一想到她会离开自己,君颢苍就觉得呼吸困难。

    他自己都想不到,一向冷血无情,无畏无惧的他,在面对眼前这个女人时会如此没有安全感。

    那是一种患得患失的痛苦。

    他知道自己是双手沾满血腥的人,是不少人眼中残忍无情,痛恨无比的恶魔。

    他并不完美,相反他很冷血,很无情,很残忍,很暴力,很阴险。

    若是有一天,她知道了他真实身份,了解了他真正的性子,是不是会唾弃他,甚至离开他!

    这样的恐惧,一直萦绕在君颢苍的脑海里。

    他想要苏陌凉,可是又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她开心幸福,只一味的用自己霸道的方式占有她。

    如今,他知道这样霸道的占有只会让她痛苦。

    “凉儿,我该拿你怎么办?”眼前这个女人,他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无所不能的君颢苍面对苏陌凉犯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