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8.第268章 除了喝汤当然还要吃你
    苏陌凉听出他宠溺而又无奈的口气,心头一暖,将头靠在他的胸膛处,贴着耳朵倾听着他的心跳。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好好的活在我身边就好了。”知道他被寒病缠身,苏陌凉如今最大的愿望就是他能平安无事。

    君颢苍听到这话,低头看着自己跟前的脑袋瓜,胸膛处热热的东西在膨胀,他知道那是感动,那是幸福。

    他好想抛下一切,什么九幽大陆,血海深仇,统统都不管,就这样搂着她,搂到天荒地老。

    然而这静谧幸福的时刻,却是被他肚子传来的咕咕声打破。

    苏陌凉微微一愣,惊讶的抬头看他。

    君颢苍苍白的面色因为尴尬,染上了点绯红。

    苏陌凉见此,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饿了吗?”

    “嗯。”君颢苍也不扭捏,这些天因为重病,又因为生气,一直都没吃东西,现在心情好了,自然也饿了。

    苏陌凉见他如此坦率的承认,倒是轻笑一声,随后起床:“我去帮你弄点吃得来。”

    君颢苍将她拉了回来,霸道的摇头:“不要离开我的视线。”

    苏陌凉无奈:“可是你现在身子虚弱,饿着肚子如何是好?”

    “我不要你离开。”君颢苍此刻像个缠人的小孩子,拽着苏陌凉不肯放手。

    他怕苏陌凉一走,又离开好久。

    苏陌凉失笑的摇摇头:“我不走,怎么帮你弄吃的啊。”

    君颢苍勾唇一笑,指了指侧殿:“那边有个小厨房,还有些食材,我想你亲手煮给我吃。”

    苏陌凉没想到君颢苍虽然跟她一样住在下等宅院里,配备却不一样,想来是那个金长老害怕自己的弟子受苦,特意吩咐人备上的。

    苏陌凉想着,微微点头:“好,你等着,我就在这儿煮。”

    话落,她快速起身,来到了所谓的小厨房。

    看着一桌子的材料,她突然有些犯难了。

    怎么办,她根本不会做菜啊。

    早知道,她就该学两个菜的了。

    算了,做不了菜,就弄点汤给他暖暖身子吧。

    想着,苏陌凉胡乱将好几样食材都一起丢入了锅里,混着清水煮了起来。

    远处的君颢苍见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唇边微微勾起笑意,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妻子照顾丈夫,在厨房里忙上忙下的。

    只是,看着她笨手笨脚的样子,君颢苍难以想象,自己的女人平日里看着那么强横,在做菜上面却是个白痴啊。

    不过,苏陌凉还是没让他失望,不一会儿他就闻到了香味儿。

    这时候,只见苏陌凉端着汤碗,快步走了过来,脸上洋溢着笑意,暖暖的,就算不用喝也暖到君颢苍的心间里去了。

    “汤好了,趁热喝吧。”苏陌凉小心翼翼的将汤碗递给他。

    君颢苍直勾勾的盯着她,并不愿出手接下:“我要你喂我。”

    苏陌凉见他任性的样子,失笑的摇摇头,看在他身体虚弱的份上,她还是听话的坐在榻边,一边吹着勺子里的汤水,一边递到他嘴边。

    君颢苍看着苏陌凉如此细致的照料着自己,冰蓝眸子闪烁着让人移不开眼的亮光,若是与之对视,估计会受不了那样赤果果的注视。

    好在苏陌凉正专心的喂汤,并没有注意到他眼里的兴奋和激动。

    “小心点,烫哦!”苏陌凉吹了又吹,生怕烫着他。

    可君颢苍的眼睛里全是苏陌凉,哪里顾得上递到嘴边的汤,看也不看,一口吞了下去。

    烫倒是不烫,只是这味道——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苏陌凉见他表情僵硬,有些震惊的盯着自己,心下一慌,连忙问道:“怎么了?很烫吗?”

    “凉儿,你在汤里加了什么?”君颢苍像是隐忍着什么,装作淡定的问。

    苏陌凉不解的皱起了眉头:“没加什么啊,我看桌上那么多食材,也不知道哪个好,所以,我差不多都倒进去了,我听说煮汤好像可以这样煮。”

    以前煮火锅不也是全都倒进去的吗,还有什么养生汤,也可以一锅煮的嘛。

    君颢苍闻言,憋着嘴里浓烈的怪味儿,笑着点头:“嗯,对,没错。”

    苏陌凉见他表情怪怪的,疑惑的问:“怎么了,味道很难喝吗?我尝尝。”

    说着她欲要舀一勺子,往自己嘴里递。

    君颢苍见此,一把夺过汤碗,“没有,真的很好喝。”

    看他如此反常,苏陌凉更是觉得有猫腻,再度从他手里夺过汤碗,舀了一口送到嘴里。

    一股呛鼻的怪味儿瞬间直冲脑门,苏陌凉难忍的欲要喷出。

    君颢苍却眼疾手快,伸手一把按住她的后脑勺,吻上了她的唇瓣,将她嘴里的汤水尽数吸到了自己嘴里。

    苏陌凉一惊,正想挣扎,谁知君颢苍已经轻轻放开了她,紧紧盯着她的冰蓝眸子溢着浓浓的戏谑,嘴唇牵起暧昧的银丝,瞧得苏陌凉耳根子一红,尴尬不已。

    “君颢苍,你干什么!”苏陌凉羞怒的低吼一声。

    君颢苍因为刚才的吻,苍白的嘴唇变得红润起来,低低笑道:“没有,我只想说,你为我煮的汤,很好喝,我一滴都不想浪费。”

    “你——”苏陌凉受不了他如此炙热的视线,和暧昧得让人面颊发烫的情话,一时之间,竟是有些手足无措。

    “我饿着呢,快喂我!”君颢苍笑着指了指她手里端着的汤碗。

    苏陌凉闻言,皱起了眉头:“这么难喝,你还是别喝了。”

    君颢苍见她要端开,立马抢过来,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苏陌凉看到这里,表情纠结不已。

    刚才那股怪味儿,她自己都受不了,更别说君颢苍这个病号了,真的没有问题吗?

    看着她担心的视线,君颢苍咧嘴轻笑,一把拦过她的小腰,将她整个人都带上了床:“如果害怕我有个什么,今晚就留下来陪我。”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故意喝下那碗汤,让她有负罪感,于是她只有乖乖待在他身边,任由他差遣。

    君颢苍闻言,故作痛苦的皱紧了眉头,好看的俊脸带着几分可怜兮兮:“我现在是病号,就不能让着我吗?”

    苏陌凉见此,颇为无奈,心里还是担心他的身体:“你不是饿吗,光喝汤能行吗?”

    君颢苍眸底划过一丝狡黠,嘴角隐隐勾起一抹坏笑:“喝汤当然不够,不是还要吃你吗!”

    话落,君颢苍伸手一拉,顿时将她拥入怀中,滚到了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