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0.第270章 被他识破身份
    宫墨羽阅人无数,周围美女成群,却没有见过这样冷艳脱俗的女子。

    她眉目冷漠,可一颦一笑却优雅动人,浑身散发的清冷气质,仿佛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宫墨羽虽然不是寂灭宗的弟子,但对寂灭宗颇为熟悉,从来不知道寂灭宗竟然有这样出众的女子!

    想着,他眉头一挑,来了兴趣,顿时朝着跟前的几个丫头,沉声问道:“对面那个女子叫什么名字?”

    眼前的几个丫头见他突然问话,都是愣了片刻,随后抬眸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朝对面望去。

    看到他所指的身影,几个人都惊了一跳。

    其中一个女子胆子稍大,连忙回话:“回六皇子,对面的女子名叫苏陌凉。”

    宫墨羽闻言大震,整张俊脸涌上不可思议。

    他惊得一把揪住说话女子的衣领,硬生生将她提了起来,眼珠瞪得很大,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低吼:“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女子被宫墨羽莫名其妙的愤怒吓得白了面色,只知道一个劲儿求饶:“六皇子饶命,六皇子饶命!”

    看着几个女子都被自己吓着了,宫墨羽才松手,狠狠甩开她,重新抬眸望向苏陌凉。

    这时候,苏陌凉和君颢苍刚好从对面的池塘绕过来。

    宫墨羽见此,瞳孔猛缩,眼底所有惊艳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愤怒。

    “苏陌凉!你个贱人,背地里破坏本宫和如意的婚事儿,自己却在这儿明目张胆的和其他男人**,你该当何罪!”宫右熠自然没有忽视走在她身边的男子,这个男子同样长着一张惊为天人的俊脸。

    他们两人走在一起,相得益彰,般配至极,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一般,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可是这一幕落入宫墨羽的眼睛里,却是觉得分外扎眼,恨不得将这唯美的画面生生撕碎。

    苏陌凉被前方突然一声大吼,惊得停下了步子,不由得抬眸望去。

    只见前方一袭蓝色锦袍闯入眼帘,那张盛满愤怒的俊脸,顿时让她唇边的笑容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厌恶。

    六皇子,宫墨羽?

    他来寂灭宗干嘛?

    苏陌凉轻轻蹙眉,瞳孔浮起一丝疑惑。

    宫墨羽见她看到自己,刚好高兴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顿时气得握紧了拳头,再度大吼:“苏陌凉,你好大的胆子,看到本宫竟然不下跪行礼!”

    苏陌凉冷淡的看着他,瞳孔里掠过一抹显而易见的不屑,冰冷的声音更是带着浓浓的嘲讽:“六皇子,你的官威可真大,架子都摆到寂灭宗来了。要知道,这里可不是皇宫,就算皇子到这里,也得守寂灭宗的规矩。再说了,我们这儿只有强者为尊,可没规定必须要给皇子下跪的。”

    苏陌凉一句强者为尊,隐隐有讽刺宫墨羽无能的意思,宫墨羽虽然不学无术,但也不傻,自然听出了这层意思。

    他霎时气的面色涨红,咬牙切齿,瞪着苏陌凉的眼睛差点鼓出来。

    “苏陌凉,你放肆!竟敢如此跟本皇子说话!活腻了吗!”

    苏陌凉轻哼,冷淡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六皇子,放肆的应该是你吧,你不是寂灭宗的弟子,却硬闯寂灭宗,说来违反了宗派的规矩,你若要在这儿大吵大闹,把长老们引过来了,相信你少不了一顿惩处。”

    宫墨羽仗着皇子的身份,来过寂灭宗几次,大家不敢得罪他,所以对他自由进出寂灭宗的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正因为他被大家纵容,所以就更加得寸进尺,从来就没想过寂灭宗的规矩,这下子被苏陌凉严厉呵斥,顿时黑了一脸,想要开口反驳,却连反驳的底气都没了。

    此时此刻,耳边回荡着她冰冷的讽刺,瞳孔倒映着她美丽却冷漠的面孔,宫墨羽气得浑身发抖,内心却涌上一股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在哪里发生过一般。

    想到这儿,宫墨羽神情一怔,盯着苏陌凉的脸仔细打量片刻,最后像是回想起什么,恍然大悟般的大叫起来:“原来是你!!!”

    站在苏陌凉身旁的君颢苍听到这话,顿时眯起了眼睛,握着苏陌凉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

    苏陌凉害怕君颢苍知道她去妓院的事儿,心下一慌,连忙拉着他朝另外一个方向离开:“颢苍,我不认识他,我们走吧!”

    看着苏陌凉做贼心虚的样子,君颢苍更是皱起了眉头,冷声道:“你不认识他,怎么知道他是六皇子?”

    宫墨羽都没道明自己的身份,苏陌凉便是轻车熟路的喊出了他的身份,眉眼里全是不屑和厌恶,让他如何相信他们不认识?

    苏陌凉自知谎言被识破,暗自吐了吐舌头。

    害怕他动气,伤着身子,不由得扯起笑脸,讨好道:“呵呵,之前在帝都的时候见过,看着大家都叫他六皇子,所以记下了。”

    君颢苍看她笑得这么谄媚,就知道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

    真不知道苏陌凉背着他搞了些什么名堂。

    此时的宫墨羽听到这里,顿时冲上前,拦住他们的去路,气呼呼的大声指认:“哼,苏陌凉,你敢说不认识!上次你在妓院跟本皇子抢女人,你忘记了!”

    妓院!

    君颢苍听到这两字,本就愠怒的冰蓝眸子更是释放出杀人的寒芒,猛地低头擒住苏陌凉心虚的双眼。

    她在寂灭宗拈花惹草也就算了,竟然胆大包天的跑到妓院去。

    他一个大男人都从未进出过那种烟花之地,她一个女人家,反倒比他还放肆潇洒。

    想到这儿,君颢苍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燃起来了。

    苏陌凉自然感觉到了他的怒气,对揪着不放的宫墨羽恨到极点:“六皇子,我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去妓院,我想你认错人了!”

    宫墨羽见她否认,更是火冒三丈,不依不饶的大吼:“苏陌凉,你休要狡辩,你这双眼睛,这说话的语气,化成灰我都认识,当时你女扮男装,说自己叫什么君颢苍,如意一口一个君公子,喊得脆生生的,别以为我忘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