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1.第271章 我是她男人
    苏陌凉听到宫墨羽像倒豆子一般将当日的情形吐了出来,顿时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撕烂他的嘴。

    果然,身旁的君颢苍面色已经黑得不忍直视了。

    她竟然取名君颢苍?还君公子?

    她进妓院也就算了,还敢用他的名字!

    这个女人要是不狠狠收拾一顿,真是无法无天了。

    想到这儿,君颢苍目光微沉,瞳孔猛然跃上怒意。

    接收到君颢苍预备将她生吞活剥的眼神,苏陌凉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她装作无辜的直摇头,眼里写满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君颢苍气得半死,伸手一掌拍在她的屁股上。

    苏陌凉被挨了这么一巴掌,还是挨在屁股上,面子有些挂不住,尴尬的,哀怨的瞪了君颢苍一眼。

    这丫的,不说话气她,就开始动手动脚了,仗着他身体不好,她不能把他怎么样,就为所欲为,可恶!

    宫墨羽将这么暧昧的一幕看在眼里,整个人气得歇斯底里。

    这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牵着手,拉拉扯扯也就算了,这男的还敢摸苏陌凉的屁股!

    岂有此理!

    “放肆,你是谁!男女授受不亲,你竟敢摸她屁股!”宫墨羽指着苏陌凉的臀部,冲着君颢苍厉声大吼,面颊气得通红,脖颈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在宫墨羽看来,刚才那一下,根本就不是打,分明就是摸。

    因为他已经先入为主的把苏陌凉当成了自己的指婚对象,虽然不喜欢她,但男人的自尊心作祟,总觉得就算自己不接受她,她也不能和其他男人鬼混在一起!

    宫墨羽用这种心态看待刚才的举动,很难不往那方面想。

    这一吼,动静太大,惊动了周围不少人,纷纷朝着苏陌凉和君颢苍投去诧异的目光。

    苏陌凉也被这一吼,也吼得有些尴尬,冷漠的脸蛋罕见的飞上了两团红晕。

    其中最为淡定的自然是君颢苍,他微微转眸,望向宫墨羽,冰蓝色的眸子像是两把闪着寒芒的尖刀,犀利慑人,只需一眼,便是让宫墨羽如遭芒刺,心中发慌。

    冷如冰刺的语气,霸道至极!

    “我是她男人,你有意见?”

    话落,他伸手一揽,顿时将苏陌凉拥入怀中,挑衅,阴鸷的眼神死死盯着宫墨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畏惧的冷意。

    听到君颢苍如此霸道的宣告所有权,宫墨羽气的浑身发抖,却又说不出话来:“你——你——你——”

    君颢苍搂着苏陌凉,冷酷的眉头轻挑,冰冷的声音挑衅十足:“我不但摸她屁股,还要吻她。”

    说罢,不等苏陌凉反应,君颢苍便是低头猛地咬住了她的唇瓣,像是发泄一般,用力加深这个吻。

    苏陌凉窝在他的怀里,想要挣扎,却又怕弄疼了他的身子,只有被动的接受着他的强吻和爱抚。

    看到这里,宫墨羽整个人都气炸了,愤怒的俊脸扭曲成暴怒的狮子,胸口的怒火如同压力够大的锅炉,随时都要爆炸开来,

    “苏陌凉,亏我母后如此看重你,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哼,你这种贱人,不要再妄想嫁进皇家,因为本皇子就算是死也不会娶你!”宫墨羽的怒吼如响雷般滚过,给周围的人造成不小的影响。

    吼声落下,只见他愤怒甩袖,扬长而去,不出片刻便淡出了众人视线。

    苏陌凉觉得莫名其妙,什么嫁进皇家?什么娶她?

    那宫墨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能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嫁进皇家吗?”君颢苍自然没有漏掉这几个字,阴沉的声音仿佛藏着刀子,尖锐得让苏陌凉打了个冷颤。

    苏陌凉超级无辜,她自己都没弄明白宫墨羽说的什么意思,怎么给他解释。

    “我也不知道啊。”她苦着脸,无辜的摇头,观察着君颢苍的面色,忐忑得不行。

    君颢苍见此,拿她实在没办法,索性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苏陌凉吓得慌了神,小声的尖叫起来:“君颢苍,你干嘛,你赶紧把我放下来,这里是寂灭宗不是你的王府啊!这么多人看着,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搁!”

    苏陌凉本来脸皮就薄,她虽然喜欢君颢苍,但不代表能在大庭观众之下如此奔放啊。

    君颢苍现在一肚子火,可管不了那么多:“你的意思是,我让你丢脸了?”

    苏陌凉对于他的误解,欲哭无泪:“我不是那个意思,被这么多人看着,太难为情了!”

    “哼,我就是要让这些人看看,你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觊觎。”

    想到苏陌凉一身的烂桃花,不断有男人往她身边凑,君颢苍就恨不得将她绑在自己身上。

    苏陌凉闻言,了解君颢苍执拗的性子,知道随便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索性如鸵鸟一般埋进了他的胸膛,不敢看众人炙热惊奇的目光。

    君颢苍见此,愤怒冷硬的嘴角总算是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这一路上,苏陌凉害怕君颢苍生气,不由得软着性子解释,低吟般的声音软绵绵的,听得君颢苍心里痒痒的。

    “颢苍,我上次去妓院是因为躲仇人,不是去玩乐的,至于那个六皇子,一个纨绔子弟,你觉得我会喜欢他吗?我放着你这么厉害的大美男不要,去喜欢他,我脑子又没病。”

    很显然她这话讨好了君颢苍,三言两语便是将他一肚子的火熄灭的干干净净。

    非但不生气了,还出奇的开心。

    原来他在她心目中是个大美男啊。

    想到这儿,君颢苍的眼角微微渗出笑意,若不是他拥有超强的自制力,此刻怕是已经笑出来了。

    可是,碍于面子,他还是板着脸,冷声追问:“那嫁进皇家又是怎么回事?”

    “这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肯定是他故意栽赃陷害我,我这种身份怎么可能嫁进皇家!”苏陌凉满腔愤慨的反驳,语气表情都理直气壮,看得出来,她没有骗他。

    听到这里,君颢苍算是饶过她了。

    可苏陌凉还来不及松口气,便见芸香从远处跑来,手里捏着一张信纸,焦急的大声禀报:“主子,主子,刚才慧贵妃托人带给你了一封信,好像是让你下月进宫参加皇上的寿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