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2.第272章 慧贵妃的邀请
    信?

    还是慧贵妃给她的信?

    苏陌凉震惊的瞪大眼睛,抬头看了看正幽幽盯着自己的君颢苍,那质疑的眼神,有点冰冷,瞧得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如果你和那六皇子没有任何瓜葛,为什么他母亲会给你写信,还让你参加皇帝的寿辰?”君颢苍一字一句的问出口,表情冷淡,可语气却阴沉得可怕。

    苏陌凉吓得抖了抖身子,连忙从他身上下来,赶紧接过信纸,快速展开,嘴里还不敢相信的念念有词:“我和慧贵妃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给我写信啊!”

    芸香也是觉得奇怪,同样疑惑的摇摇头。

    此时的苏陌凉快速浏览着信纸里的内容,顿时惊得皱紧了眉头。

    这慧贵妃什么意思,字里行间居然有讨好拉拢之意,还让她不要跟六皇子一般计较。

    难道慧贵妃知道了她就是君沫的真相?

    不对啊,君沫早就在邀请之列,慧贵妃若是查出了她的身份,怎么会重复邀请她呢?

    更何况,她要是真的知道了她的身份,也不会这么傻的打草惊蛇吧。

    苏陌凉想到这儿,立马否定了内心的猜测,面色从刚开始的震惊变得疑惑。

    如果慧贵妃不知道她是君沫,那为什么会邀请一个来自南隋国的下等外门弟子?

    这不是很奇怪吗?

    看来,这慧贵妃有些诡异,八成是知道了些什么,不然怎么会看得上她这样身份的女子!

    君颢苍看着她面色凝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由得幽幽开口,语气冷嗖嗖的,一听就知道心情不好:“看来,嫁进皇家一事,并不是子虚乌有。”

    苏陌凉无语的瞪他一眼:“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君颢苍自然知道此事与她无关,猜也知道,是某些不长眼的打起了他女人的主意。

    “颢苍,不准轻举妄动,你现在身体很糟糕,不要在苍元国惹事知道吗!”苏陌凉看他那阴沉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立马打断他不该有的想法,凶狠的警告。

    她炼制凝寒丹毕竟也是有次数的,现在暂时能控制住他的病情已经是万幸,她实在不想他再因为自己出了岔子。

    “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你不要插手,否则别想我再理你!”

    听到苏陌凉这话,君颢苍没有生气,反而心中一暖,情不自禁的一个用力,将她拉入怀里,沉沉的声音,带了让人安心的信任:“好,我相信你,我不插手。我的女人从来不曾让我失望!”

    听到这话,苏陌凉有些惊讶,以前的君颢苍很霸道,眼里容不下很多东西,可是今天却有这样的表现,实在匪夷所思。

    “君颢苍,你还是君颢苍吗?”苏陌凉被他搂得很紧,却还是忍不住疑问出声。

    君颢苍闻言一愣,没好气的在她脖颈处轻轻咬了一口:“小东西,竟敢质疑我。”

    苏陌凉被他弄得有些痒,忍不住扭动了下身子,辩驳道:“谁叫你突然这么温柔,温柔得让我有些害怕。”

    君颢苍忽然停下动作,苏陌凉明显感觉到他身体僵硬了一下。

    正准备说话,却听耳边传来一声低吟,很柔,很轻,可力度却直击苏陌凉的灵魂深处:“因为害怕失去——”

    他害怕失去她,所以放下了他所有的架子和尊严,去体谅,去迎合,去容忍。

    这是君颢苍活了这么多年,从未有过的经历。

    苏陌凉真是给了他太多不可思议的第一次。

    她听到这话,吃惊不小,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君颢苍。

    想到他为自己做的改变,苏陌凉心头暖暖的,情不自禁的将他抱得更紧:“你永远也不会失去我!”

    ————————

    很快,时间一晃就到了下月中旬。

    这段时间君颢苍和黑枭有事儿,经常不待在宗派里。

    虽然她来不及问到底是什么事儿,但也知道,绝对跟九幽大陆的事儿有关。

    那个世界不是她现在这个实力可以企及的,所以这些天她除了不断打听异火和噬魂花的消息外,便是关在房间里修炼。

    直到十五日那一天,芸香高高兴兴的替她梳洗打扮,她才想起进宫一事。

    “主子,寂灭宗里的外门弟子可是没资格参加皇上的寿辰的,主子真是好运气,能得到慧妃娘娘的赏识,听说慧妃娘娘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若是她能替主子美言两句,想来主子在苍元国的处境也能好上许多。”

    芸香思想单纯,觉得被皇室看重就是好事儿。

    可她也不想想,若是没什么企图,慧贵妃为何要讨好一个不起眼的外门弟子。

    更何况,等着她的还有赵家和殷家,今晚肯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来对付她的。

    所以,这个宫宴,八成是个鸿门宴,凶险着呢!

    不过,她又不能不去,人家慧贵妃都邀请到这个份上,若是不去,就是给皇室难堪了。

    现在她的敌人够多了,若是还明着跟皇室作对,只有自讨苦吃的份儿。

    所以,这次宫宴还非去不可。

    此时,药鼎空间里的真君老人说话了:“小主人,君沫也被邀请了,你若是以苏陌凉的身份出现,君沫要怎么办?”

    苏陌凉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可是她实在分身乏术。

    当初她是为了钱进宫治病,现在有钱了,那点赏金她也不放在眼里了。

    苏陌凉沉吟片刻,内心传音道:“君沫身份神秘,去不去都无所谓。君沫不去,皇上顶多只会失望,不会生气,也不敢强求,可是苏陌凉不去的话,就有些棘手了。”

    真君老人闻言,觉得有理,便不再多言。

    这时候,苏陌凉随意穿上了一件绣着点点白色茉莉的淡蓝色衣裙,很简单的收拾两下,便要出门。

    芸香看到这里,急得不行,连忙劝道:“小姐,你穿的这么朴素进宫,会被人笑话的啊。”

    苏陌凉听了,轻笑起来。

    她要得就是简单朴素,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因为她深谙越是不起眼就越安全的道理。

    而那慧贵妃想来是在打她什么主意,若是让她看到自己这副不起眼的样子,估计会打消不该有的念头也说不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